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548、盼无事以当贵,望早寝以当富
    席导关心的事情,果然也是问人:“网上沸沸扬扬的争论我都看了,小姑娘还承受得住吗?”

    万长生帮钟明霞代表了:“承受得住,只是之前我可能有点一厢情愿,以为她有天赋就应该朝着影视圈发展,抓住这个机会才不算是浪费自身经历跟条件,看起来还是有点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肯定也给她造成了不少压力,好在也调整过来了,正好我女朋友放暑假也来了,现在陪着一起逛街呢。”

    席导听出来万长生的撇清:“那你就没好好安慰下她?”

    万长生送了温暖就跑:“看看动静儿吧,要停顿几天,预先安排的四五个通告上完,如果因为这个事情有点影响没有后续,那我们就准备去周围旅游下,这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反复的回了江州再来也挺麻烦,我正要去博物院荆师父这边刻章。”

    席导简直有点深恶痛绝:“又去刻章!老头玩儿的东西你耗费那么多时间干嘛,往前看!那么多艺术事业需要探索,你成天坐在石头堆里捣鼓啥呀,李明然问你是不是心里不舒坦?”

    万长生还得想想:“啊……她那电视剧的事情吧,我们又不怪她,大明星大演员经纪人有顾虑,不想沾上这种话题人物,还是个啥正经名气都没有的新人,这个我们完全能理解,一早把剧本发回去,下午财务也把演员的预付款给退回去了,挺正常的吧,难道我们还要加倍赔偿啊。”

    席导想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一巴掌:“你这还是有情绪,好歹领着一起登门聊聊啊,小钟的表演天赋确实是可以的,也值得培养,难道每次都要我去帮你拍门啊?!”

    万长生都左右为难了:“她现在只想把电影推广的工作做完,赶紧回去上班了,挺踏实一姑娘,对娱乐圈这种动不动就暴风骤雨的气势有点打退堂鼓了,我自己去赔礼道歉吧。”

    席导调侃他:“人家喜欢她得很,但市场力量也不能乱来,你这把自己人护得挺严实啊。”

    万长生已经破罐子破摔:“别人怎么看我无所谓,我就是想让努力的人看到世间的美好,这种时候肯定要善待。”

    席导感叹:“舆论阵地轻而易举的就失守,文艺工作任重道远啊。”

    万长生不谈那些空洞的主义思想,简单而坚定:“所以从孩子抓起,理解美、传递美,不再把艺术束之高阁的只是小范围自娱自乐,不再让搞艺术成为很遥远的符号,就是我需要努力的方向。”

    席导停顿了下:“好,你有这样的心气儿,那就好,身正不怕影子斜,这部电影和未来长远规划都不会受到这种事情影响,你好好照料下小姑娘。”

    万长生听出来:“人家坚强得很,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席导哈哈笑:“太优秀的人就容易让人有好感,并不是说才子就风流,而是因为有才,所以容易引得倾慕,怎么把握好这个度,就是你的问题了,我当然希望你能在感情上面顺遂一些,这样可以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艺术创作上,但反过来说,如果你在爱情上有更多感悟,可能会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所以我也很矛盾啊。”

    万长生都想质问席大妈了,您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可能搞艺术的思路真的不一样。

    当初郭槐生也有类似的纠结,不过他那是在学业跟社会责任之间的纠结。

    所以才让万长生愈发承担起份量来。

    接下来几天没有通告安排,平京戏剧学院的就都回去了。

    杜雯陪着钟明霞随便找了家警察局试试看,结果发现她真不是什么嫌疑人待遇,不受任何办理护照的影响,估计事发警察局根本就没有半点为难钟明霞的理由。

    于是欢天喜地的贾欢欢立刻拉着找最快捷的办理渠道。

    接着开始做旅游准备了。

    这也确实让钟明霞彻底把注意力挪开,完全不把网上的腥风血雨放在心上。

    心境有时候就是这样打磨出来的。

    越关注,就越容易被拖进深渊。

    晚上去博物院接了万长生,四人随便找个地方吃饭的时候,说起日本之行应该没什么问题。

    万长生也挺期待。

    可杜雯却邀约钟明霞这几天跟她去玩,算是彻底放开工作上烦心的事情:“我这边学校放假了,总不能一直当电灯泡吧,我再问问妮儿有空没,附近找个地儿走走玩玩去。”

    钟明霞迟疑下马上点头说好。

    贾欢欢居然吃醋:“为什么不带我?”

    杜雯逗她:“你来平京不就是跟万长生二人世界嘛,我们成天凑什么热闹。”

    贾欢欢真心实意:“人多才热闹。”

    还嫌弃万长生:“他一直都不好玩,小时候就成天在碑林里面,现在有空又往博物院跑!”

    万长生被席导也批评了:“我的错,我的错,不去了,您说去哪里玩就去哪里。”

    贾欢欢理所当然:“就是跟雯姐她们一起啊!”

    万长生和杜雯对对眼,肯定各有感受。

    但是都不扭捏,万长生还问本地人:“有什么推荐吗?”

    杜雯是真无奈:“要舒服点呢,就是仿古小镇的温泉度假酒店,要看风景呢,应该这会儿看草原还是蛮舒服的,两百多公里,去玩个三四天没问题的。”

    其他三位都是西南边陲的土包子,从未见过草原风情。

    特别是贾欢欢和万长生,对仿古小镇已经要吐了,观音村住了二十年还不腻吗:“去草原吧。”

    万长生也干脆:“那就去草原,明天一早我们先去李明然的工作室去拜访下,算是个礼貌回访,然后直接上路,两三个小时就能到吧。”

    杜雯马上明白:“是席导……”瞥眼贾欢欢忍住了。

    真的有顾虑,真的很不方便。

    直到四人开车回了酒店,杜雯还要去学校搬自己的行李箱,贾欢欢理所当然的让万长生去当长工了。

    开车进美院,杜雯才有机会抱怨:“我真不是刷存在感,她还当这年头有姨太太?我跟小钟成天围着你转像什么?而且我现在什么都得顾虑到她的感受,随便说个什么都得小心翼翼,累死了!”

    万长生哎呀:“席导也逗我玩儿……”

    听他描述,杜雯噗嗤:“看来还觉得你应该风流倜傥?”

    万长生摇头:“我觉得不是风流倜傥,是不应该这么老成,可我显然走不了有些艺术家的路子。”

    杜雯明白:“很多艺术家用自己的天赋,给自己打造了美妙舒适的生活,过得悠闲自在,潇洒人生,可你不是,对吗?”

    万长生点头:“从观音庙开始,我就习惯于要带领保护一村的人,从老曹把大美交给我,这份责任又延续下来,我就不可能做个单纯的艺术家,唉,这都是命。”

    杜雯眼底温柔:“可我们的命,和小钟比起来,就轻松写意无病呻吟,对吧?”

    万长生笑,说什么都能被明白的那种笑:“嗯,看远点,就不用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我现在已经不纠结什么男女关系别人怎么看了。”

    杜雯果然不抱怨了,伸懒腰的把自己舒展下:“嗯,还是我想多了……小钟说李编剧给她说的,命运给的一切,早就预先标好了价码,她确实是是挺喜欢小钟的。”

    万长生把这句话还回味了下:“苏轼说,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悠闲自在就是富贵,反过来想想,富贵了就没法闲散,没法早睡,什么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也对,这个道理套到我身上也一样,规模大了就没法吊儿郎当。”

    杜雯也点头:“说到我心坎上了,不想靠脸吃饭,那就得付出点什么,都有价码啊,你在楼下等我……”

    这边贾欢欢也跟钟明霞抱怨:“我们在一起不是挺好玩的吗,为什么非要把我撇开呢。”

    钟明霞惭愧得像个叛徒:“你……你,有事的时候我们几个在一块儿还行,这几天没事,我和雯姐还成天跟你们在一起干嘛,别人怎么看啊。”

    贾欢欢直指内心:“那你喜欢跟我们在一起不?”

    钟明霞滞了下乖乖承认:“喜……欢。”

    贾欢欢摊手:“那不就是了!长生哥还不是喜欢跟你们在一起,我也喜欢跟你们在一起,他轻松自在,我们也玩得开心,管别人干嘛。”

    钟明霞小声:“就怕……这样在一起时间长了,越发的舍不得离开。”

    贾欢欢理所当然:“那就不离开呗!又不是过不下去……对啊,婆婆拿了什么给你打理,我听说孙家这回来做了不少事情。”

    钟明霞刚有点心动神摇,马上心惊胆战给菩萨祈祷不该多想:“没,也没……不是我在打理,只是在新园区买了些房子做民宿,租给学生家长住的那种。”

    贾欢欢哦的若有所得:“晓得了,以前我们宁州那个小区里面就有不少家长租我们家房子,有搞头吗?”

    钟明霞都要哭了:“肯定有,嫂子,那些房都是写在万哥名下,我只是帮忙收租金……”

    谁知道贾欢欢的思路是:“那我就叫我爸也过来买点,婆婆把孙家的都刨给长生哥,那我也要把贾家的刨过来!”

    差点跪下求饶的钟明霞,猛的睁大眼,单眼皮都快变内双了:“啊?”

    这就是出嫁女儿的胳膊肘往外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