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可以点化诸天〕〔诡秘之上〕〔陆地键仙〕〔三界劳改局〕〔最强终极兵王〕〔概念为王〕〔神明的东京生活〕〔自由穿梭在万界〕〔仙域之皇〕〔诸天冥海〕〔拜师四目道长〕〔小可爱快把尾巴藏〕〔地球人实在太凶猛〕〔玄浑道章〕〔笑傲不群〕〔我能看到准确率〕〔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无限逃生指南〕〔你好,神棍〕〔绝对一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595、钱财乃身外之物,挂满全身那种
    从老院长的角度来说,他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一生都在创作油画。

    他的创作轨迹同样也能说明他在不断追求改变。

    从赖以成名的超写实具象画法,到后来越来越追求个性化的抽象演变,虽然再也没达到他曾经最高的高度。

    但这仿佛就是在印证万长生说的那种当绘画被照片抢走了一部分功能以后的走向。

    八十年代是相机逐渐走进家庭的开端,新世纪以后则是手机镜头变成人手一个的习以为常。

    正是在这些节点上,写实作品已经很难引起观众共鸣,除了极少顶尖的存在,大多数艺术家都转向了抽象。

    越是抽象的作品,绘画功底就越不被需要,反而变成了应试教育的禁锢。

    而艺考强调的基本功底,越来越有点不适应招生要求。

    万长生现在已经很有把握,在一年时间内把一个毫无美术基础,也没有艺术天赋的高中生强化到能够全国联考过线的水准,只要把这几样应试教育当成套路来打磨,无非是个熟能生巧的事情,不需要任何天赋,只要足够刻苦听话就能搞定。

    但艺术家显然不是这样培养的。

    很多老师教授提起艺考都嗤之以鼻,说是应试教育。

    却从未做出什么努力去改变。

    万长生不声不响的做了:“我只是在尝试,有天赋的孩子肯定在强化艺考培训里面会脱颖而出,这种学生我会尽量凑到一起,让他们主攻美术学院,然后其他大量的学生还是当成一门手艺,当成以后谋生的手段来学习,而更出色的天赋,在青少儿中间展现出来的那种想象力,就根本不用培养基本功底,因为等到他们考大学的时候,我随时可以协助他们强化应试教育,这三年的时间我已经把考上美院和艺术专业,这个台阶打好了,下一步就是从年龄更小的孩子中间发掘天赋。”

    哪怕有不少人骂他是钻应试教育的空子,搞艺考工厂流水线培育,万长生都充耳不闻。

    做事的人,不在乎那些细枝末节的讲究。

    老院长彻底搞懂了万长生的线路:“两年前你告诉我要把艺考费用压下来,那时候你就想好了这个方向?”

    万长生摇头:“我也是在慢慢摸索找寻方向,美好始终是我们向往和需要去宣扬的,用美好的事物去引导民众的审美,这才是艺术家的责任,一方面为青少年学习美术探索方法,另一方面就是用作品来带动审美,这才是我参与拍摄电影的目的,事实证明民众是希望看见美的,是我们艺术家没有做出更多更好更能打动他们的作品。”

    这跟艺术界里动不动“这届观众不行”,“老百姓的审美就是渣”,“不懂艺术就看不懂我的作品”的态度差别太大了。

    什么时候开始艺术家们以普通人看不懂他们的艺术理念作为标榜了。

    于是附庸风雅的人也跟着不懂装懂的吹捧,彻底搞浑了艺术这坛子水。

    老院长慢慢点头:“你能想清楚这些来龙去脉,还找到了踏实前行的道路,那当然是挺好的,那么从你内心来说这几位竞聘的教授领导,你到底觉得谁更合适呢。”

    万长生像个提前看了答案的作弊者,坚定不移:“我不发表任何意见,我还是个学生,学生的态度就是专注于学习创作,上个学期因为电影的事情,我耽误了很多创作,这个学期我要收拾心情,毕竟再好的想法,那也要一步步去完成,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当然也清楚院领导会支持我们这样的努力,谁来都一样。”

    老院长笑:“你呀,就是知世故而不世故,该滑头的时候一点不掩饰,我一直担心你过多的把重心放在社会事务上,耽误创作,现在看来你心里清楚,那我就放心多了,你准备安排下,国庆前我会出席关于蜀美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成立典礼,这就算是我最后一次在蜀美公开露面了。”

    万长生算算时间:“对,这也是我们今年内最后一件重要事务安排,您能来出面剪彩,肯定各方面规格都高了不少。”

    老院长就以身作则了:“万长生,你有艺术天赋创作激情,也有社会责任和艺术担当,现在就要记住你同时还是个蜀美人,老话说穷则独善其身,这就是你的身,你还年轻学习的阶段,带动你身边这么多年轻人的时候,也要带动蜀美,未来哪怕走向全国甚至世界,也不要忘了蜀美,我也一直会关注蜀美的发展,你的发展,希望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万长生连忙:“感谢您这三年来对我的教诲,以后也许很难再听见您的指导,请保重身体,才能创作更好的作品……”

    他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结束语了。

    没想到笑着起身的老院长:“那可未见得……这么说吧,新成立了国家艺术院,类似于一个国家级研究院,研究国内艺术发展方向,并且为相关部委提供政策参考,我过去当首任院长,我希望以后你到平京,多来串串门,跟我聊聊蜀美的情况,告诉我你又跟小伙伴们做出什么成绩,探索出什么经验,好吗?”

    看着对方六七十岁,万长生真以为老院长是退休了,可怜他这段时间被各种事务和创作充满了脑袋,艰难的想起来好像赵磊磊当初给他透露消息的时候,提到老院长是到平京另有职务。

    没想到是高升了,起码看起来是。

    对于这样一位很可能会影响到美术教育政策,又或者文艺发展方向的领导。

    万长生这种不停开拓试验田的实干派,确实是很容易受到青睐!

    所以回过头也就叮嘱下陈澄,要把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事情搞得稍微上档次点,需要的资金可以跟大美这边申请。

    大美培训机构在这座国内第一家大型美术生艺术品拍卖市场里面占股百分之六十,主要就负责资金跟场地,蜀美以学生版权管理入股百分之三十,画廊老板陈太为以拍卖管理资源等组成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陈澄和杜雯是有讨论过把这家市场以大美社的名义来合股,这笔钱不需要万长生来掏,大美社这近一年时间的文创用品销售还是积累了不少资金的。

    但万长生还是希望能真正的让培训机构和艺术品拍卖联系起来,这对未来艺考生的发展也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直白点说,让普通美术生创作的作品,能够流入市场卖个好价钱,甚至连艺考生画的那些画也能卖钱。

    让成本高昂的美术耗材,能够转化成利益。

    哪怕如他这样家传的庙守,不也要通过卖出去一枚枚印章来学习提高么?

    看着那些成堆的习作最后被当成废纸扔掉,万长生觉得可惜极了。

    更不用说雕塑系学生读了五年下来,都不敢自费放大做什么作品。

    不是人人都有他这样雄厚的资金实力和赚钱能力啊。

    譬如说啥都不用做,今年万长生的第四本艺考速写教材。

    已经被冠以“凭借一手精妙速写电影脚本,执导《人间不拆》票房大卖三十亿!内附电影脚本欣赏五页!”的噱头。

    在九月隆重上市了。

    会卖得不好?

    对于他这样已经被市场验证接受的顶尖艺考导师,光是收集万长生平时的课堂指导范画就足以凑成一本教材。

    然后出版方今年还悄悄的给他把提成拉高了些,毕竟万长生更有名了嘛!

    相比两三年前金牌导师团队有利可图才拉他入伙出教材,现在是人家要靠着这点关系来维持代理万长生的出版业务了。

    所以今年金牌导师来上课的频率也高了不少,不过除了苏琦冬和那位吴老师,万长生大多数时候都没有精力再单独约着吃个饭啊啥的。

    只能袖手旁观的看着收入哗哗的来!

    一上市就收了上百万版权稿酬!

    因为前面三本同时也再版在售,宣传中更是号称如果能把几本教材联系起来学习,决胜速写高分不是梦!

    所以艺考生们往往都是成套的买,这就两三百了。

    全国数以百万计的艺考生……

    这让刚刚收到一百万培训校分红的杜雯想跪下:“完了,我发现我的人格已经彻底被收买了,我很想清高的说我们之间还是不要谈钱的比较好,可这数字看起来真是开心得要命,发行方和投资方已经在开始确认结算八月档期分成,只要片子还没有彻底撤下院线,这个提成了一直会有,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拿了……”

    万长生就拜托她拿钱做事:“席导那边也跟我说了下,投资方对我也有个奖励红包的意思,其他主创人员也不会少,那么我们就负责给所有普通剧组成员吧,因为在我看来,五万十万几十万对于主创人员来说,他们更大的收获是这部影片,凭借这部片子,主配角都能得到一个很好的名气提升,老演员们更有口碑,但普通剧组成员就比较现实了,应该一百出头的样子,无论职务大小每人十万吧,剩的我俩再分,你觉得呢。”

    杜雯叹气:“我再有不舍,这会儿也要装着不在意,免得被你看不起,钱啊……再一次击垮了我的自尊。”

    万长生没敢问上一次是什么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