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597、人生何处不意外
    没错,就是艾米拉那个相依为命的姐姐来了中国。

    但是目前还在平京一个他们的商贸办事处,必须得万长生自己去交涉才能接出来见弟弟。

    万长生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还不能自己行动,未成年么?”

    艾米拉的回答稍微出乎意料:“17岁!还没嫁人!”

    万长生哪里关心什么嫁人不嫁人:“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去见见你姐姐,陪着她到处玩些日子都行。”

    艾米拉却顾左右而言他:“我说了我学习很刻苦的,父亲也知道我很刻苦,所以请她来看看我学习的样子吧,求求你了。”

    少年牵着师父的手摇晃,万长生仿佛看见那个在碑林孤独的自己,笑着摸摸他的头答应下来,接过一个手机号就上路。

    却没看见身后徒弟眼中兴奋激动又有些忧虑的神情。

    在那种复杂大家庭长大的孩子,不比你个庙几代差吧。

    甚至更青出于蓝才是正常的。

    相比之下万长生都是个温室里的花朵了。

    温室里的花朵是觉得艾米拉已经跟着自己一年出头的时间,既然没能送回家去跟亲人见面,家里来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没当回事。

    钟明霞自然也要去,她今天恰好跟着姜主任去市里面,直接在航站楼停车场等万长生。

    空着手什么都没带,墨镜棒球帽已经成了她出门的标配。

    银灰色的衬衫领口有条黑色小绳结,深灰色的西裤更显双腿修长,哪怕不是明星身份,走在机场也是让人瞩目的身影。

    没了以前雀跃的神情,就是并肩疾走,观察万长生一直在操作手机:“还没安排好么,走开一个下午晚上都不行?”

    万长生的时间确实非常紧:“临时又多了个事情。”

    主要是准备各种英语对话,还在候机厅等着就打电话约定时间:“哈喽?”

    没想到那边竟然有一口比较正宗的汉语口音:“你好,是万老师吗?”

    英语对话还不如钟明霞的万长生松口气:“哦,您好,我是艾米拉的老师,请问这个电话号码能找到他的姐姐么……”

    结果那边说她就是,迅捷的跟万长生约定了时间地点,再三叮嘱万长生要带上他的印鉴。

    万长生还得冥思苦想什么印鉴,对方也说不太清楚。

    钟明霞的单眼皮快速转几下,却不问是什么事。

    只是拿起自己的小本来不知道写啥。

    跟通常也是拿着速写本勾勒造型的万长生类似。

    不过今天在航班上的两个多小时,万长生一直莫名其妙的在脑海里面萦绕这个什么印鉴。

    可能更多还是因为那听着就是外国人的汉语口音吧。

    略带厚重的嗓音有着难以言表的韵味,万长生主要是感到很自豪。

    每当听见外国人学汉语的时候,都很自豪。

    只有国家强大了,被人仰慕了才会引八方来朝啊。

    也正是在航班上,万长生才艰难回忆起来好像就是曾经从意大利飞回国,航班上遇见那位英国绅士……哦,葛宁先生的时候,万长生给他画了张速写盖了个印鉴,后来为艾米拉的父亲画画时候,也盖了那个章。

    唯一能说得上的印鉴就是这个了。

    万长生摸出自己兜里那个祖传的小印章盒来看看,庆幸这次的晚宴自己做了准备。

    他根本就没有存留印章的习惯,所有印章石头在他这手里就是个即刻即用的物件,随时都能磨了重新来过,印章盒里面的小石头也早就换了好几茬儿样式。

    这导致他落地拿到行李,首先就从里面取出刻刀,想对那指头大的印章石重新加工,可时隔一年,对于自己当初在航班上给葛宁先生盖章的样式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这三天两头都会改来改去的篆刻意趣,旁人很难懂的。

    问杜雯,她也不记得。

    现在有车自然都是杜雯来接他俩,还换了那件腰间有大花的礼裙,但在机场的时候外面罩一件宽松的淡黄色衬衫,腰间随意的打个结,迷人的风采让人驻足。

    这会儿摘了墨镜打量万长生的发型衣服:“钟钟这身还行,幸好我带了你的西装,我只记得这个印章……”

    伸出来摇晃的白皙手腕上,一根红绳系着那枚尾指头大小的风门清印章,淡淡的绿色晶莹剔透,像把小玉锁那么精致好看。

    万长生经手这么多印章石,第一次发现印章和美人儿的手搭配起来这么好看。

    怪不得颜从文要在美女身上写书法……

    他好像现在有点理解老教授了!

    赶紧摇头让自己摆脱出来:“那就厚着脸皮过去见招拆招。”

    杜雯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惊讶得捂嘴笑:“阿拉伯公主?哇,你可以啊,艾米拉家的公主来了,你还不抓紧时间好好撩一下!”

    万长生无辜的看着她。

    钟明霞笔挺的站在旁边轻笑不说话。

    杜雯就乐得自己嘿嘿:“戏剧学院已经在国内美女这块儿走到了极致,看来只有挑战外国美女了。”

    万长生纵容的随便她,只要高兴。

    所以三人开车出发以后,杜雯一直都在憧憬这位阿拉伯公主的容貌,钟明霞说自己见过乌克兰的,俄罗斯和巴西、香港的模特美女,阿拉伯真是从来没概念。

    杜雯就给她描绘那种神秘风情,也许是看多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万长生和钟明霞都表示想象不出来。

    按照万长生的计划,他们中午出发,三四点抵达平京,六七点开始酒会晚宴之后,十一二点的航班返回江州,明天一早还要参加拍卖市场的开幕典礼呢。

    所以现在本来就是打算随便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垫个底儿,然后去参加晚宴的,这种酒会的目的肯定不是吃饭。

    杜雯就决定吃阿拉伯餐了,虽然上回在中转航站楼也没留下什么特别深刻印象。

    钟明霞依旧没存在感,好像和杜雯在一起,比跟贾欢欢还要恬静,反而显得杜雯挺活泼。

    性子上面本来也是。

    循着对方手机号发过来的地址抵达,不是那种富丽堂皇的宫殿级别,更没有阿拉伯风情,就是普通的平京住宅楼,只是整个社区到处能看见大胡子的外国男人,女性也多半都是戴着面纱的低头不语。

    杜雯好奇的从扶手箱翻了张纱巾,把自己也披头遮脸的打扮起来,对着副驾驶的镜子还咯咯咯笑。

    看得出来是真高兴。

    万长生就更轻松,停车问她俩一起不,杜雯看钟明霞,这位马上说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翻开软面抄和手机的样子很欲盖弥彰。

    杜雯就开心的一起了,走了几步:“我觉得我俩离远点还挺好,每次见面就很开心,分开也不是多难过,这次的票房提成我打算在平京买套房,你觉得怎么样?”

    万长生无所谓:“你这几年不是住学校么,我跟欢欢买那公寓……反正很少去住。”

    杜雯斜眼瞟了下,脖子扭两下西疆舞,做个好看的鬼脸给自己看。

    结果和杜雯想象的完全不同,万长生走进那片铺满了地毯的商贸办事处,几位盘坐在上面喝茶的大胡子,用和艾米拉口音类似的英文交流几句,就高声喧喊后面,出来个胖妞!

    穿着黑袍的样子,呈现出小山雄伟的状态。

    可能袍子也有加成,应该没那么胖。

    但遮住脸露出来的手都肉乎乎的。

    反差过大,大得杜雯差点笑出声来,幸好她也戴了头巾遮脸,使劲低头忍住了自己的表情。

    万长生反而松口气,询问对方是艾米拉的姐姐么。

    果然是那把略带厚重的汉语嗓音,这让万长生有点纳闷,您这汉语虽然绝对能听出来外国腔,但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底。

    人家说是,还出示了自己的外国护照,看着上面弯弯扭扭的字体,万长生啥都不认识,可后面进来一群人就穿着白袍,还有俩蒙面黑袍应该是侍女,站在小山背后,人家那黑袍就没这种雄伟感。

    杜雯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哦,被纱巾这么包裹着特别水灵灵,她还赶紧把自己的墨镜戴上,躲在镜片后面观察场面。

    别人就是要出示那枚印鉴,打开手机展现他们拍的画面上印章纹样,说话的时候那个结结巴巴的白袍翻译明显还不如艾米拉的姐姐熟练。

    万长生探头看一眼就恍然大悟想起来,随口糊弄:“我们这个是随时要改变的,就像现在密码随时都要自动更新一样,这是我们去年的版本,马上……”

    说完就摸出刻刀把自己那指头大的小印章快速刻画出来!

    这种纯文人把玩的小印章只有一厘米多宽,非常精细,换做新手一个手滑就能直接贯穿印面,万长生却娴熟得要命。

    吱吱吱的刀尖在早就磨好的印面上划出内框,接着飞快的把篆书“长生”二字刻出来。

    这恐怕是他无聊时候刻得最多的字样。

    一群白袍不知道他这个说法到底是真是假,起码他们现在也很难看见用印章的中国人。

    只能这么看着万长生最后轻巧的吹上一口气,扬起一点点粉末,在掌心这么抹一下,满意的蘸蘸印泥,随便盖在旁边的纸巾上:“还行么?”

    一大群人都目瞪口呆的茫然点头,对比手机上放大的画面,他们真的分辨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杜雯就喜欢看这种没有见识的模样。

    不过她发现只有艾米拉的姐姐,眨巴下胖乎乎的异样眼神,没说话。

    这胖姑娘很有点见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