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631、逆时代而行就是螳臂当车
    国庆节结束,其实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哪怕游客还是熙熙攘攘,但是警力已经大幅撤离,街道办事处连忙来跟园区管理公司开会联动,检讨这个高峰期的得失,还是发生了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需要汲取教训。

    这从侧面展现出来姜主任确实是个能力全面的政务官,整个项目应该算是大获全胜。

    管理公司潘总报出来的数字是明年租约调整以后,年收益能过五千万,一百多家店铺的租约更是热门抢手,主导权已经掌握在管理公司手里。

    可以开始逐渐调整更符合园区定位的商家入驻了,而实际上作为名气最大的代言人也仅仅就在文创园区拿了十万左右的年薪,还没有这位外聘老总的工资高。

    姜主任对细致完整的园区管理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也要总结上报,这绝对是今年江州市最明星的业绩,值得各方大书特书。

    以教育机构为基础,发展支撑起文化旅游产业,还带动了周边经济,影响了周边环境,更不用说大火的电影已经成了江州市的名片之一。

    有很多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私底下都在传言,姜主任肯定要高升。

    本来四十左右的年纪就是最黄金的阶段,能把全市最落后最头疼的钢花街道变废为宝,不耗费任何国有资源,就改变成这样,功劳很大啊。

    就等着论功行赏吧。

    蜀川美院这边也在传闻万长生会被论功行赏。

    因为他又不经意的展现了一把控制力。

    昨晚回寝室前,他习惯性的把车停在竹庐下面,上楼看看大美社的工作规划安排,再溜达到街对面跟老友们喝几杯聊聊天。

    老曹随口抱怨了几句,说现在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新院长挣表现,后勤教务那边从新学期就陡然加强了对师生教学的考勤,严苛到和小学差不多了。

    这事儿本来也无可厚非,只是很多专业老师都是艺术家,难免有些散漫,晚上喝酒创作之类到半夜是家常便饭,早上八点就要准时到教室,简直要了命。

    老曹提到的是,学生都没来多少,老师杵在那真的没事做啊。

    艺术家的散漫真是从美术生就开始培养了。

    众位老师艺术家就开始笑论这个细节,说最近这两个学期的课堂缺课率越来越高,无论绘画专业还是设计学科都有这个现象。

    偏偏这些缺课的家伙,回头又都能交出优秀的作业,让老师们也无可奈何。

    有人就直接指出来这种学生是万长生那边的人。

    这帮兔崽子往往都是专业课来上个开头,课题、技法、内容和要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后面就销声匿迹,反正各种信息都在网上能够搜到。

    绘画专业的他们扎堆在培训校那边的画室搞作品,设计专业的更过分,直接全都在自己的工作室搞了,有些专业譬如影视动画、摄影摄像、计算机辅助设计等等科目,这些家伙在外面不断更新设备、追求更新更好的软件,老师都搞不过他们!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三四十岁的中青年专业老师都很难跟得上这种层出不穷的技术更迭,更别说五六十岁的老教授。

    大学生们就如鱼得水。

    扎堆儿的大学生更加适应这种局面,甚至会你追我赶的不亦乐乎。

    谁在某种软件上面占据了领先地位,能做出非常精妙的东西,其他人跟进的同时,只要发现有更好的软件技术,会抢先去占领。

    这种学习氛围,让基本都是吃老本的专业老师很难跟上!

    所以很多专业学科作业,让老师们甚至有种被降维打击的挫败感。

    明明要求的是这个,学生过些天却用别的手段做出更好的作业来凑数,怎么办?

    是说这些学生不按照教学大纲走,给个零分,还是彻底承认教学大纲落后了,给满分?

    随之而来的还有美术学院师生体系的崩塌。

    这在设计专业里面尤其明显,学室内装饰的、学广告设计的,很多学生都是边学边给老师打工,接点什么活儿来实践。

    价格当然就是极为廉价的。

    这种事情现在越来越行不通了,大美社的学生有的是自家渠道,环境设计、平面设计、影像制作的活儿要求比老师这边高超多了。

    就比如说美院这边的影视动画专业老师能拿得出来什么响当当的作品吗?

    大美社已经有人参加过《人间不拆》的剧组,成天都在给自家拍广告,三天两头更换川渝两地的电视台广告内容,关于电视台那些制式、流程、结构的相关知识,比老师还懂得多,甚至跟那边广告部的上上下下人面儿都更熟。

    这特么怎么教啊,直接断了很多老师的油水来路。

    甚至连在座这些绘画专业的老师,都很难找到学生来给自己当学徒了。

    毕竟对于每年都要出一大堆作品的画家来说,让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把画幅先完成个七七八八,最后再亲自动手画龙点睛,已经是业内心照不宣的事情。

    现在人家不但有的是授课收入,还有艺术品交流市场,学生们完全可以不用仰仗老师,就能把自己的画卖掉。

    这简直有点颠覆行业规则。

    虽然在小酒馆只是笑谑,而且这里基本都是油画专业的艺术家,感受到的冲击还没设计专业那么强烈,但听得出来有很大的隐患。

    万长生无声的跟赵磊磊对视下,选择先要求所有大美社的成员按时上课,不然查到迟到旷课没请假的就扣课时费,扣设计提成费用。

    既然是美院学生,基本的校方规范必须遵守,哪怕有因为要给艺考生上课的调整,也仅限于上课人次,该请假请假,其他时间不许待在画室和工作室完成课堂作业,课堂的东西就得回课堂上去。

    当然万长生也带头检讨自己就爱待在外面做东西,所以从国庆节之后开始,所有创作学习都会回到课堂上。

    他的做法总是这么以身作则又夹带了经济制裁。

    结果第二天一早,唰唰的各专业教室填得满满当当!

    早上八点前简直浩浩荡荡的从工作室、培训校到各自外面租的公寓之类,全都拎着东西赶回来。

    有些学生六七点就开车去搬画框画具。

    好些教学楼走廊都挤得人满为患!

    院长、教务处长的话都没这么管用。

    把万长生自己都惊了一跳,你们也太舍不得自己那点小钱钱了吧?

    大美社的美术生们还得意,感觉自家号召力超强,很有集体荣誉感的各种拍照发朋友圈发群。

    连带那些不是大美社的学生,也都赶着来教室上课。

    一时间整个蜀美各种班级系别群里到处都是这种照片和议论。

    学生会主席做到万长生这样儿的,可能是独一份。

    郭槐生课间休息的时候看见万长生,都嘲讽他:“最近万老板又有什么业务给我们做没有啊?”

    万长生求饶,承诺一定会加倍专心努力学习创作。

    郭槐生才心满意足的敲诈:“我听说你那边雕塑专业的练习全都换成了油泥,不再像我们这样土啦吧唧的用黄泥?”

    万长生赶紧解释:“不断在进步嘛,以前没有专业油泥,当然都是用泥土做塑泥,但现在沿海有公司专门给国外生产销售油泥,其实蛮便宜的,一两块钱一斤,但我们搞了一两百斤回来试用发现不太好,要么腻嗒嗒的软绵绵,要么就粉得跟豆腐渣一样,根本没法做雕塑,好点能用的就得十几块一斤,我在试着用那种美国进口的差不多七八十一斤,做好试验了,再给系里面推荐?”

    郭槐生就是这个意图:“新东西新事物,年轻人接受更快,这些东西不是一成不变的就非得延续下去,包括制作工艺、技术手段都要同步提升,国立美院那边据说在结合3d扫描和3d打印,我也去参观过,你有团队,有经济实力,可以在这方面试着探索下。”

    万长生领命。

    这才是亲生师父的宠爱,其他研究生班的同学看了都羡慕不已。

    其实万长生在雕塑系真是享受了特权,他没有跟着大三基础学科教学走,从跨系过来就在研究生班上课,至于平时各种课程更是哪里适合需要,郭槐生就直接调他去哪个班跟着。

    完全是当成研究生那么精雕细琢。

    这要是郭大炮当了院长,还得了?

    反正雕塑系都是这么说万长生是近些年来最得系主任恩宠的徒弟。

    但大家都不嫉妒,毕竟万长生能为雕塑系,为郭槐生提供的回报也太大了,这是人之常情。

    人家对得起这份待遇。

    也许就是这种太过明显的倾斜,甚至有点全系都袒护,才让国画系那边觉得没法笼络到万长生。

    那位系主任一直对拿了两项系内专业金奖的万长生不冷不热,需要的时候捧一下,平时都是晾着,现在既然和郭槐生成了针锋相对的竞争关系。

    自然就更加不把万长生当做自己人。

    中午吃饭的时候,万长生接到苏沐楠发给他的消息,有些无奈的通风报信说赵主任在国画系教研室,当着不少老师抨击了万长生这种一手遮天的学生头头现象。

    但是万长生所有事情没做错啊,哪怕从学生会主席的角度,也协助校方提高了考勤跟校风啊。

    所以赵主任表态的重心就在师生关系上,万长生带动了这些学生基本上不按照教学大纲进行学习,那么要老师还有什么用?

    这种言论在老师中间还挺有共鸣的。

    毕竟里面也涉及到了很多实际利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