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637、 搭个台等你唱戏
    两人碰头的时候,赵磊磊还嫌弃了万长生的奔驰越野车:“你还嫌不够招眼么,低调点嘛,坐我的车过去。”

    万长生钻进那单门小车里,倒是比想象的宽松,就跟杜雯那辆小奥迪差不多。

    想起昨天葛宁先生把mini拉高到比奔驰宝马还好的英国车档次,讲给未来院长听。

    赵磊磊果然跟他的感受差不多:“时代真的是在不停变化,我读附中和美院的时候,哪里能想到整个社会快速变化到了现在的样子呢?更不用说让英国人来感叹差距。”

    万长生点头:“对啊,越到大城市这种感触越深,以前在乡下,十年如一日的变化就没有这么明显,也许江州都比较滞后,还是要多出去看看,越看就越会思考,这个国家变化如此之大,我们在其中做了什么?”

    赵磊磊吃惊:“你这思想够先进的啊!”

    万长生笑:“可能这跟我从小的传统教育有关,我在庙里画壁画,讲那些忠孝廉耻的故事,妖魔鬼怪恶有恶报的故事,就是民间乡间的道德传统教育,待在碑林里面打石头,也是在把文化底子一点点传承,毕竟我们乡下以前教育水平低,只能靠这样的方式来传递,我们万家一直都有这种责任感,现在托国家的福,我们变得这么美好了,可我作为一个画画做雕塑的,为这个巨大变化的局面做了什么呢?”

    赵磊磊以前扎马尾辫的,自从开始参加竞聘,也把自己剪成了平头,少了几分艺术家的洒脱,却多了点阳刚之气,现在哑然失笑:“不瞒你说,我和老曹、老樊他们从来不会这么想,越是我们这种身处整个美院体系,甚至从少年时期就进入了附中开始钻研艺术的人,就越不会这么想,因为我们所有的思维都放到了艺术之中,很少考虑家国民族这些东西,那怕有政治任务,要搞一些献礼工程,那也是迎合上意而已。”

    万长生反而更像年龄大点那个:“你们一直在艺术金字塔里面啊,我在乡下,而且我接受传统思想里面,家国天下事,这是必须要关心的,我从来都不认为艺术是独立存在,这是整个人类社会中有天赋的人,有义务给所有人传达美好的一项事务,不要把艺术看得过高,也不要把艺术看得一文不值。”

    赵磊磊笑:“我持保留意见,但是部分赞同你的观点。”

    两人这一路聊得挺自在,中途赵磊磊还换了万长生来开车,因为他说得兴起要抽烟。

    都抵达教育部门这边了,贾欢欢可能才起床,懒洋洋的看见万长生留言,发来消息说今天约了贝贝去烧香再爬山,万长生还想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不是她的什么室友,而是贝赫耶。

    那姑娘难道也是学钟明霞,走嫂子路线么?

    这边容不得万长生多想,两人已经走进机关部门。

    很快约了赵磊磊的几位官员就出现在小会议室,很客气的笑着相互寒暄认识。

    万长生有点纳闷,这是罢课乃至要静坐的乱糟糟时期态度吗?

    感觉一点问责的感觉都没有。

    当然也不应该找赵磊磊问责,之前所有事务都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吧。

    感觉好像是要旁敲侧击的询问情况。

    果然坐下来以后人家首先就提到美术学院关于目前教学方面的问题在哪里。

    赵磊磊说得比较客气,主要就是目前新上的专业类别比较多,各方面师资力量也在整合中,所以有些专业的老师难免出现拆东墙补西墙的现象,但几个拳头专业的师资力量是没有问题的。

    人家又问根据反映师生矛盾较多,学生抱团不服管教的问题又是为什么。

    赵磊磊直接把万长生推出来:“这是我们蜀美的学生会主席,也是学生团体的主要领导人,他来回答关于学生的问题比较清晰。”

    万长生也学赵磊磊的语气:“目前专业更新换代非常快,学生们社会实践接触的新事物也多,所以有些跟市场接轨比较近的专业,难免出现学生比老师还钻研得深的情况,但传统艺术专业,国油版雕这些专业老师的实力还是很强的。”

    结果也许欺负他是学生,马上追问具体什么专业,怎么会出现学生比老师还能干的局面,那学生到大学来学什么?

    万长生还是很清楚主次关系,只简单的介绍了几个和电脑软件相关的专业:“譬如摄影专业,很多老师一辈子研究的都是胶片,结果就在这么几年时间里面胶卷彻底被放弃,以前遵循的很多原则,在人手一台手机镜头的现在,又变成了另外一回事,虽然构图、色彩、动态等等美学原则没有变化,可是以前摄影曝光洗片的流程,现在全都成了拍完直接在电脑里面修片,有些四五十岁的老师连电脑都没有怎么接触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天然上手快,这种超越实在是时代变化太快了。”

    赵磊磊不慌不忙的协助万长生:“学院当然应该会敦促教师考核,提高业务技能,但这几年各专业更新换代都很快,我们除了大力补充博士学历的青年教师,也在培养学生加强社会实践,紧追时代潮流的能力,至于到大学来学什么,恰恰他们就是来大学培养这种自主学习的能力,培养他们勇于探索的能力,甚至包括质疑老师,推翻老旧思维的能力,这对我们教师队伍也是个促进提高。”

    万长生瞄了眼大师兄,发现您这江湖滚爬了十多年,也很能说嘛。

    看来赵磊磊能被内定成为院领导,肯定还是有各方面原因。

    所以他也配合了下赵磊磊解释:“美术学院是个比较特殊的环境,不像数理化都是不断攀登技术高峰,艺术探索有时候老师不如学生也是正常现象,不能说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老师就没有意义了吧。”

    这个说法让人无懈可击。

    话题一转又谈起目前江州地区艺考市场被垄断的问题。

    玛德,这明显又是被什么人打了小报告!

    赵磊磊还是支给万长生:“目前他是江州地区最大的艺考培训机构负责人,也是西南地区青少儿美术下乡活动的发起人,他对这部分工作更有发言权。”

    万长生又腹诽这不是两年前你们扔给我的摊子么,如果不是当这个院长,你还不是股东。

    脸上尽量轻松些:“这是个不同角度看的问题,以前确实散布在全市各种美术培训机构里面,首先就是老师水平参差不齐,其次就是生源到处转手,介绍人吃差价,最后导致艺考市场学费虚高,艺考生家庭不得不付出一部分给中间人的介绍费,平均学费在三到五万一年,还没法约束这种收费标准,但是通过努力以后,我们建立了很完整的招生渠道,所有艺考生不需要盲目的托关系找门路,就像南翔技校一样,学美术报艺考,就到大美培训校的广告持续推出以后,那些中间人、介绍人自然就没了生存空间,今年已经把学费压到两万左右,甚至还能包含住宿费,这就是用市场手段来约束行业乱象。”

    人家到这时候才好像记录下来大美培训机构,又询问关于培训机构的运行状况。

    万长生心里都有点纳闷了,前年开始大美就和江州、蜀川教育部门共同运行青少儿美术培训下乡活动了,然后去年搞得风生水起花落蜀川,不是还让江州这边的主管部门有点不舒坦,才有了今年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么?

    也正是由于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筹备,才让万长生和姜主任搭上线,搞定了文创园区,这也有江州教育部门的参与。

    这几位怎么感觉一点都不知道?

    但万长生还是耐住性子,从头解释了培训机构这几年的发展状况,然后重点谈了青少儿美术下乡活动的意义,顺着一直谈到大美文创园区,包括今年刚刚下线的热门电影。

    对面终于有点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就是拍了这部电影的培训机构啊……”

    万长生无语,你们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么?

    怎么完全不闻窗外事的。

    况且这还不算窗外事,完全是教育系统内部的大新闻啊。

    只能说人家日理万机注意不到吧。

    可是又有人发问:“那么你们每年培训超过五千名艺考生,给钱就收,如何保证艺术人才的选拔呢?”

    万长生还是耐住性子:“我们只是商业培训机构,当然是学生和家长报名给钱就要收,青少年培养是个很大的课题,艺术是个很需要天赋的行业,大多数艺考生其实更多是在学习美术技能,提高审美意识,只要能够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考上美术专业就是我们的使命,至于艺术人才的选拔,实话说,这不是我们商业机构的任务。”

    结果这番话对方也没人变色,反而笑笑继续询问要怎么才能选拔出好的艺术人才。

    谈的人诚恳,万长生也就诚恳:“艺术培养不能急功近利,我们也是分两步走,短期内加大艺考生培训强化,帮助更多的高中生考上美术专业,具备更强的美术技能,长期就是从免费的少儿美术培训入手,让更多青少年能够早早的接触到美术学习,让很多青少年从未接触过艺术道路的情况得到改变,天晓得哪个孩子有艺术天赋呢,也许就是免费参加过一两次美术培训,就激发了他们的爱好,日后哪怕没人教也有个基础底子,所以从艺考市场赚到的钱,我们用来投入青少年培训下乡活动,持续两年多了,其中有些十几岁的已经走上艺考道路,大多是十来岁的还要五六年时间,我想大概五年、十年以后,这种长期铺垫的效果就会呈现出来,当然前提是不要断档,持续不断的投入,终究会看到成效。”

    赵磊磊坐在旁边的表情,真是骄傲又溺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