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亲爱的盛医生〕〔魂穿尹志平〕〔在漫威收养鸣人是〕〔种田系修仙〕〔斗罗之圣剑使〕〔我是最强幕后之王〕〔系统逼我找托〕〔太初〕〔鸿蒙之帝尊传说〕〔我老婆被夺舍了〕〔大侠凶猛〕〔捡属性武道〕〔纵横天下从铁布衫〕〔穿越诸天的僧人〕〔弃婿归来叶凡〕〔璀璨城13科的吉恩〕〔神话行者〕〔我主宰了亿万神兽〕〔侦婚之法医老公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93、小小的人性
    入夜。

    观音庙后院的正堂屋里,中老年男性十多人坐了一屋,万长生是唯一三十岁以下的。

    白炽灯下的这么多脸色,却没了白天在流水席上的嘻嘻哈哈,都凝重得很。

    本想先斩后奏干了再说的万长生,没想到找的第一个帮手就出了岔子。

    这也得怪他从来不参与这些宗族事务。

    但现在站在屋中央:“我决定要办个培训班,这是为了年轻人好,他们飙车、打牌、斗殴,成天无所事事的无心向学,就因为这些年观音庙的收入不错,各家各户分的钱让他们不劳而获,年龄大的我管不了,我想帮还在读书的,凡是愿意跟我学的,我免费教,材料画具什么都我来出,我想再声明一点,万家的手艺,在外面美术学院大把有的是人会,只不过我下了十多年苦功,还有点价值……”

    以往无比疼爱孙子的爷爷,这会儿却有些面色凝重:“长生……谁都能进的碑林,那就不是碑林了,在我们观音村,只有万家子弟可以跟着学手艺,这是老祖宗立下的规矩,你要毁了规矩,就是毁了观音庙!”

    堂屋大厅是没有门的,正对前面的天井那边影壁背后站满了妇道人家,哪怕如孙二娘这样的,在议事时候都上不得堂屋,她眯着眼远眺那边站着的儿子,再看看对面满脸焦灼的贾欢欢。

    白皙的面容上不知道是什么神采。

    万长生的声音能穿透过来:“那我不用万家的手艺,我用西洋技法,就教他们现在外面美术学院正宗的西洋技法……”

    这声音,感觉穿越了上百年的时间。

    像个即将叛出腐朽家庭的学生少爷那样。

    可真正的乡下,就是这样。

    对很多乡下人来说,别看他们眼里看着电视追综艺,手里拿着手机玩农药吃鸡,脑瓜子里面那根辫子,还从来都没剪了去。

    一贯抱成一团的观音村里更如是。

    宗亲宗族永远是他们看得比什么都还重的东西。

    包括两边厢房在内,到处嘈杂一片的议论声。

    万长生苦口婆心:“现在村里的年轻人是什么样,你们比我清楚,比着买摩托车、小轿车,没有一技之长,成天不是混在观音庙周围搞歪门邪道就是到市里面混日子,现在做事的叔伯婆姨们还能做多少年,他们做不动了年轻人都接不上班怎么办?要让村里有好的风气,起码让小的,还没学坏的,知道该做什么。”

    贾欢欢的父亲开口:“读不了书就跟着各家各户做生意,村里几百年来还有找不到事情做的么?永远都有香客来烧香拜佛的,我们不用变!”

    万长生知道父辈们很固执,但没曾想顽固到这种地步:“贾伯,您也在外面跑生意,接触外面的人,外面的世道变成什么样了?难道觉得我们永远都这样关起门来只是做庙里的生意?”

    贾伯肯定的点头:“不管外面世道好不好,观音庙的香火都不会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靠着观音庙,就为了把香火旺盛下去,其他的我们都不能变!”

    贾欢欢在对面听见父亲和长生哥针锋相对,眼泪都出来了。

    孙二娘还是一动不动的听着,背后那些婆姨妯娌们噤若寒蝉的都不敢吭声。

    万长生没有被气得吐血,只是无可奈何的上杀招:“当年老祖宗四家做观音庙,确实给我们带来世世代代的好处,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建议各位长辈能看远一点,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以后是什么样,这庙里各处还要怎么营生,当年老祖宗们不也招揽文人墨客,帮衬着才有了碑林,才能把原来巴掌大的观音庙发展成这么大的建筑群,未来这观音庙不可能我一个人来顶着碑林和一百七十五间庙里厢房大殿的手艺活儿,我起码也得要帮手,四家不给我帮手,那我就只有从外面招揽人手了?”

    这下各家十多个比较重要,能管事儿说话的长辈就忍不住动容。

    四大家呢,总有人想自家后生学这老祖宗的手艺,而且真从外面招来人,就成了肥水流到外人田里去!

    何必呢?

    不许其他三家学万家的手艺,却禁不了外人。

    这就有点自相矛盾了。

    爷爷杵着拐杖都说不出话来。

    贾伯也皱紧眉头,应该是在权衡到底哪个危害更大。

    放出这个饵以后。

    万长生趁热打铁:“既然未来我还有个做庙守的可能性,那我现在也有资格要求丢牌子,就为这个事情在场的各位叔伯爷公,我们公平起见的丢牌子,过了半数就允许我开这个培训班,没过就当我放了个屁,啥都没说。”

    长辈更有点嘈杂,因为都有多久没有丢牌子了!

    这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老办法呀!

    遇事不决的时候,那就应该丢牌子。

    实在是这么些年来一直萧规曹随,很难遇见需要决断不下的事情得表决。

    更主要还是爷爷年纪大了,好些年都没有管具体事务,万长生这未来庙守也一直无心参与管理,很多权限都被各家各房分着把持了。

    现在这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争夺。

    但谁都想不到一贯温和不管事儿的万长生,这次居然强硬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贾伯都有些吃惊,看了看自己的未来女婿。

    万长生已经走到堂屋,对着八仙桌后面半人高的观音像鞠躬行礼。

    长辈们快速的相视交错眼神,看见爷爷已经颤颤巍巍的起身站在孙子旁边,也都跟着站起来按照各家管事的大小排成了三四行。

    看万长生亲手摘下了观音像手里的净瓶,倒出里面一块块棕黑发亮的竹牌,准确的说,更像以前的竹背骨牙麻将牌。

    数出十七块竹牌排列在桌上,万长生把空空的净瓶翻覆下示意里面没了东西:“同意我的丢圆口,反对丢方口,这老规矩就不用我说了吧……”

    说着把那碧绿青釉的净瓶放在桌上,还扯了观音座前的红布盖在那特意做成半边菱形口,半边圆形的瓶口上。

    这是古时候常见的阴阳瓶,看着是一个壶,里面分了左右暗格。

    投进去的竹牌就在一念之间,谁也不知道别人是投到了哪边。

    算是个很公平的不记名投票。

    他自己就拿起块竹牌,掀了红布盖头投到圆口这边。

    爷爷用红布盖住手也投了。

    贾伯没盖,当着这么多双眼睛投进菱形方口里。

    可后面的每个人都盖住了红布。

    再怎么着,也没人愿意被万长生记恨吧。

    贾伯只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

    他们翁婿间跟其他长辈又不一样了。

    两边厢房还有不少亲戚乡邻挤着看热闹,终究还是发出不少议论纷纷的声音了。

    反倒是女眷那边安静得多,但不由自主的挪步凑近些,三四十号人都挤在天井里伸长脖子。

    全都看着万长生那高大的身形站在一群长辈中。

    几家里的小姑娘小媳妇儿们忍不住探头看贾欢欢,人和人的差距还真是无处不在。

    等桌上的十七块竹牌都被投进去之后。

    万长生自己摘了红布举起净瓶,在所有人的眼中,拉开瓶底的暗板^

    哐啷啷的,竟然只有五块竹牌掉下来了。

    整个堂屋、厢房和天井里面爆发出有点惊讶的喧哗声!

    看似凶险的气氛中,居然有十一位长辈选择了支持万长生!

    万长生翻过瓶身来,从那圆口这边,哗啦啦的掉出来一堆竹牌。

    几乎所有的女眷都松了口气。

    其实谁不希望长生赢呢?

    除了万家,其实谁又不想学那传说中的手艺呢?

    只是没想到,他会以这种形式,无形中宣布了对观音村的掌控。

    开始在整个观音村的宗族里面发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翻手为云小说〕〔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