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天神皇〕〔诸天大道图〕〔快穿:反派BOSS是〕〔天下无敌〕〔道士不好惹(又名:〕〔诅咒之龙〕〔盛世嫡女:医品特〕〔超神宠兽店〕〔最强狂婿归来〕〔无敌师叔祖〕〔第八冠位〕〔战王归来〕〔大唐好妹夫〕〔站住给你钱〕〔都市之天帝归来〕〔大佬们的小团宠〕〔圣者降临〕〔别叫我歌神〕〔超神学院的神秘商〕〔斗罗之武魂魔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665、到底谁在约束谁
    这世上总有些骨骼清奇的人,能在电光火石间,秀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炒作。

    这个叫陈大伟的男生从大美艺考的时候就属于掉进人堆儿看不见的那种,在广告装潢专业大二的各方面专业成绩都很普通,也挺踏实的跟着各个组干活儿,除了逗乐子开玩笑甚至搞恶作剧比较积极,别的都很普通,但绝对脑瓜子灵光。

    他先总结了下大家伙儿对这两款车的看法:“老大代言的那个平京产越野车,看着挺粗犷的,很符合我们美院的审美,但质量真的不算很好,用起来各种小问题很多,十几万的价格准确说是买个外壳,钟钟认识的那家江州本地产就可靠多了,外观虽然平庸了些,但各方面性能更均衡,我推荐大家一起去买后面那个车。”

    美院可不是讲究个性嘛,不少人闹哄哄说就喜欢那个粗犷的。

    陈大伟不管:“你要买自己买去,那车我推荐标价18万那个型号买的人最多,但现在我要说的是我们这里有个别人没有的优势,这一口气要买一百辆甚至更多的车,如果这么大的批发量不去谈个大折扣,那真是可惜了,如果把这个购买力还分散了,就更可惜。”

    这下大家立刻安静了,除了少数几个对外形特别喜欢,其他人都关心到底能便宜到什么样。

    陈大伟和盘托出:“第二个优势就是我们这么多车出游,如果不卖点车身广告,那简直就是白瞎了这么多移动广告位,所以要么车商来承担这个,要么我们另外找商家问,钟钟代言那几家品牌我觉得就很有可能,因为他们都不是一线品牌,对于我们一路上去的这些西部城市还是有影响力的,他们只要给钱,我们就全套制作自己完成了,根本不要甲方爸爸劳累,对不对?”

    热烈的掌声已经响起来,万长生脑瓜子转得快,但不代表他对城市里面这些门道清楚,使劲鼓掌表示支持:“我该给的还是给,但是这笔钱就能用来改善不少条件了。”

    陈大伟显然是全面考虑过这件事的:“第三点,由此推开,我们需要采购几百套睡袋、帐篷、对讲机、水壶还有任何装备,都可以去谈折扣或者赞助了,因为我们有这么大的量,更重要的是,我们能把这事儿炒作得稍微有点热闹,譬如美术生西北采风,探索古代丝绸之路的艺术风情,再或者勤工俭学的几百学子上路前行,全程在网上直播或者曝光,又把老大或者钟钟的名气拉过来用用……”

    其他人立刻就反应过来:“《人间不拆》的实景地创作团队再出发呀,这个噱头绝对传开就能有热度,然后各家赞助商,凡是想跟着露脸的,要么给东西,要么给钱!”

    “有得做,有得做,绝对有得做,把我们这次旅游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杜杜的媒体公共团队正好安排上!”

    “好了好了,老规矩,开黑组团,大伟来当团长,谈车价的一组,谈赞助广告的一组,谈装备赞助的一组,搞炒作直播宣传的一组,搞整个活动标志、旗帜、logo、周边配套设计的一个组,这是我能想到的,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大家跟上……”

    “跟上,跟上,我们还要搞个后勤组、安全组……”

    原本只是几个女生之间约着出去玩的小行动,不知不觉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商业行为。

    而且是大家都还没太意识到的实战演练,对于广告媒体推广行业从业者来说,基本上要入行好些年,才有机会主导的案例。

    这里无意间就形成了。

    就像当初的独角兽周边产品的出发点,仅仅是为了让越来越多的大美生能够找到“就业点”。

    结果成了以此类推,可以在电影、电视周边,观音庙周边,现在中东艺术社区都用得上的招牌猛菜。

    更不用说本来只是为了帮新校区张罗出来的文创园区,彻底引发了一种优势产业的掌握。

    很多技能在演练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未来会发挥出多么巨大的战斗力。

    万长生又是全程笑眯眯的坐在旁边,看着小伙伴们相互发掘能力。

    最后大家还嫌弃他:“你个开奔驰越野车的,哈哈哈,毫无商业价值!”

    撵了他自己去雕塑工厂忙自己的事儿。

    于是万长生回了雕塑工厂脸上都忍不住这种微笑。

    林楚妮敏感的发现了,掀起护目镜扯开点口罩警惕:“一脸的淫贱,又看上哪家的美女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哪怕戴着棒球帽,身上更是深蓝色劳保工作大衣包裹,还是遮挡不住汉白玉的粉尘沾满了眉毛和鬓发,依旧身姿窈窕,表情生动。

    真是卿本佳人,非要勤奋。

    万长生看了只想伸手去帮她拂拂粉尘,不能更喜欢。

    好在也知道这伸手必被抓的道理,强忍着爪子描述刚才的场面:“这就是我的成就感,看见这么多人变得这么优秀,更想看到五年、十年以后他们会变成什么样。”

    林楚妮使劲让自己的表情不要柔和下来:“还不是因为跟着你能赚到钱!”

    万长生也戴上口罩和护目镜:“这本来就是前提,不能打土豪分田地,老百姓也不会跟着红军走的,信仰、梦想这些东西只能打动极少数意志坚定的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跟着利益走,这不矛盾,能够协助大家变得更好,这就够了。”

    林楚妮尽量嘲讽:“真像个老和尚!”

    万长生笑:“这是我根深蒂固的思想,寺庙或者宗教的出发点本来也是这样,只是很多后来又因为利益变味而已,所以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不忌讳钱,但又不完全依赖钱。”

    其实这些日子的放大工程,两人没少这么交流,毕竟蹲着打磨也是蛮枯燥的事情。

    林楚妮还是拉上口罩笑:“那你就是老狐狸。”

    万长生已经开始忙碌:“我看老书比较多,读史书,读传记,这些都能知世故,你是在社会上接触很多,看过很多好的坏的,没准儿还是阴暗的东西比较多,但看破很多事,依旧还是择善而行,没准儿就是因为你骨子里对美好的这种向往,从你做的刺青就看得出来,多好。”

    这直面内心的话,可不比那轻轻拂过发丝的动作还撩人?

    林楚妮拿着台精巧的角磨机,却发现自己有点静不下心来细致碾磨了。

    放下工具,走到雕塑工厂的门口,顺手从老师傅们摆在门外屋檐下的小桌上抽出一支烟点燃,潇洒的靠在门边让青烟袅袅。

    最后摸出手机来发消息。

    两天后已经临近圣诞节了,中午过来就没上手忙碌的她,看着已经趋向完工的雕塑,等万长生起身打量自己迄今最满意的作品时开口:“走吧,跟我飞平京,没什么意外的话,后天就回来,不耽误你跟女朋友过圣诞。”

    万长生什么时候对洋节感兴趣了,但还是有点意外:“马上?”

    林楚妮甚至连包都没有一个,双手插兜一件暗绿色飞行夹克和细腿牛仔裤,根本不像要出远门。

    但是想想人家本来就是平京人,还是快速收拾下手边工具,把剩下的细节给老师傅叮嘱下拍照出门。

    林楚妮看见他贴在副驾驶的“老婆专用座”就鄙夷得很:“我就看你这自我约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万长生也不矫情的非要她到后面去:“我对我自己有信心。”

    林楚妮靠在车门上凝视驾驶员:“你给我交个底儿,你到底爱杜雯多些,还是你女朋友多些?”

    万长生摇头:“我确实是有点不谨慎的给你暴露了点内心想法,但也过去两年了吧,我现在对这种纠结已经很释然了,可能你想象不到杜雯对我的意义有多重要,对于我这么个刚刚从乡下出来,还带点封闭思想,没打算跟外界多交流的土包子,冲击其实是很大的,所以那并不是什么爱呀爱的。”

    林楚妮立刻聚精会神:“你不说我怎么想象得到?”

    万长生却说起别人的故事:“你知道我钻研过一段香山饭店那位建筑大师,他有个师兄叫梁思成,作为刚刚留洋回国的人,那是极其稀有的人才,如果留在国外专心做建筑师,他完全可以成为另一个跟师弟一样的人物,名利双收,但是他选择回到军阀混战贫穷落后的国内。”

    林楚妮知道:“嗯,他在平京挺有名,老婆更有名。”

    万长生点头:“对,我就是想说他老婆,当时国内仅有两家华人建筑师事务所,有大把的建筑工程单子,以他的才华和能力,还有关系,哪怕回到国内,随便画画图纸就可以赚得钵满盆满,哪怕不做建筑,就凭他们夫妇俩的英语水平,在沪海、香港的外资洋行,喝喝咖啡打打高尔夫也能过上轻松富足的生活,可面对那个国破山河在的局面,他没有拿起刀枪的能力,那就尽一切可能保护研究古建筑,免得硝烟散尽以后,什么都不剩了。”

    林楚妮也知道:“嗯,真正是中国脊梁的那种知识分子,你的榜样?”

    万长生笑:“我比他圆滑得多,但最让我感动的是,当他骑着骡子走遍华北各县,寻找那些无人问津的古寺古庙,爬上尘土蝙蝠聚集的房顶,测绘那些房梁斗拱,画下几千张详细图纸的时候,他太太一直在陪着他,这样的相濡以沫,剑胆琴心,可不比关注那些花边情感更重要?”

    林楚妮想想撇嘴:“你要说杜雯肯跟你吃糠咽菜,我不太相信,你那女朋友是肯定会的,可她完全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万长生哈哈大笑刚要开口就戛然而止,因为路边贝赫耶笑眯眯的在招手。

    林楚妮也刚聊得兴起,只能叹气:“我有点后悔叫上她来约束我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翻手为云小说〕〔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