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福女娇宠日常〕〔邓芳〕〔刘怀东〕〔罗振强〕〔仙宫〕〔张钟颖〕〔郭鹏〕〔杨帆〕〔黄钟〕〔宋志超〕〔万界最强签到系统〕〔富贵锦绣〕〔田晓丽〕〔万界怪物分身〕〔于勒〕〔宠妃修炼攻略〕〔齐斯丁〕〔筝爱一心人〕〔总裁大人你不配〕〔王爷站住,重生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688、层层推进结善缘
    ,。

    实在是万长生太讨厌了:“《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释论》里面也说过‘复次,是诸光明,变成千叶金色宝华,从舌相出此千叶金色宝华,光明彻照,如日初出’,所以这洞窟里面整尊佛像背光的火焰纹上,就应该有坐在莲台上的小化佛,那些想盗取佛像的人,掰走这一两米高的佛像不可能,就只有砸掉背光火焰纹上的小化佛了,这里就该是这个东西……”

    还是那句话,做泥塑做得好的,对佛像未见得钻研,佛像做得好的,对佛经未见得熟悉,对佛经如此滚瓜烂熟的,都当方丈了,捏什么泥巴啊。

    复合型人才万长生,对这些东西就太熟悉了。

    观音庙没有这么丰富的艺术宝藏,但好歹千百年传承下来没有断档,寺庙几经战火摧残,却从未被这样弃置上百年无人看管,一直都在被万家默默守护。

    所以还是有些家底儿的。

    特别是碰上万长生这么个在寺庙集市上练了好些年手艺的家伙。

    早就手痒痒了,好久没这么雕泥巴了,眼花缭乱的手法!

    那套佛罗伦萨雕塑刀的特点就在于精细,六支双头雕刻刀,十二种刀口效果,把国产竹板刀两三把的粗枝大叶轻松比下去,这两年万长生已经用得得心应手。

    一把最熟悉的小叶刀那是出神入化。

    而且他是泥塑,这里现场是石刻,两者之间,肯定泥塑要精美细腻得多,最主要还是他熟悉。

    很多普通人以为佛像坐在莲花台上,那莲花瓣是向上捧着一瓣瓣的,其实只要蹲在后山碑林的池塘边看看,就知道那荷塘春色时候的造型,莲花瓣得向下,才能衬托出中间的莲蓬,花瓣也正好成了整个造型的底座,甚至连花瓣叠放的层次,都有特色讲究。

    生物上的特点万长生不懂,但造型烂熟于胸。

    火焰光气更充满蓬勃生机,最后就在这一群人伸长脖子瞪大眼的屏息凝神下,完成了手托着的小化佛,那位佛像雕塑的专家欢喜的接过去,爱不释手又难以置信:“这,这焰光流畅得很,流畅得很,可是有点北魏的造型特点。”

    万长生承认:“是,我的泥塑风格和这里不完全匹配,但可以作为一个参考,您是做文物研究的,我是做艺术雕刻的,相互印证吧。”

    专家心无旁骛的埋怨:“怎么早点不说!”

    万长生嘿嘿嘿:“这里多高级啊,好多见都没见过的手法,天天经过这里也要揣摩啊,譬如这个……”

    又手指着旁边的一个洞窟,里面是壁画,可这壁画的特点却有不一样,中心的菩萨是把壁画和浅浮雕结合起来的,也就是用錾子把菩萨造型稍微打凿出来,在周围满满的壁画中,让飞天看起来似乎要从墙壁上飞出来了!

    最大程度上的模糊了真实与虚幻的边界。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二次元和三次元的边界,从平面到立体都结合起来。

    所以说了不起的人在哪个时代都有。

    也许只是蹲在这莫高窟不起眼的一个匠人,在上千年前,就能无师自通的创造这样的艺术形式。

    万长生内心也是真的在朝圣:“我现在其实是学雕塑的,从小也是画壁画、做泥塑菩萨,可是就从来没有想过把两者这样结合起来,画满壁画的墙面却可以这样用浅浮雕来发展出立体感,模糊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景仰!”

    这又让研究所、景区的领导们自豪不已:“所以活到老学到老啊,多来多回来多交流!”

    专家却认真:“这一点点意义有这么大?”

    对啊,对莫高窟来说,几百窟壁画、雕像,几万平米的画幅、几百上千尊的佛像,你关注点居然是这么不起眼的一点点浮雕?

    万长生也就认真解释:“我是蜀川人,我们蜀川的浮雕砖其实算是比较有名的了,但实际上如果联系世界艺术史来纵览,相对古希腊古典主义而言,中国古代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浮雕,散点透视,符号化,山石树木全是人物和情节的投射,造型主观化,整体布局更像是一种拼贴,这种特点在各种古墓雕刻砖,还有大户人家的床板雕刻上面都能看到,这就跟中国画讲究把气韵生动作为第一目标一样,我们是在法度和既成的语言中寻求无限拓展的空间,自然法则和理性客观的真实感则被摒弃了。”

    周围一大群人听得一愣愣!

    多半都有点跟在听天书一样,不明觉厉的那种漂浮。

    每个词都明白,可是组合起来怎么就有点晕呢?

    贾欢欢在的话,一定会高喊:“长生哥!你又在忽悠人了。”

    起码唯一还在这里的杜雯就使劲忍住笑。

    她也知道这招。

    没错,这跟万长生在观音庙前刻章忽悠游客的那些什么朱雀青龙的词儿如出一辙,只是以前用文言文和凶险吉兆,现在换成了高大上的设计科研专业术语。

    就像他笑话陈大伟那样,这可是设计专业必备的功底啊,五分的作品,都能忽悠得跟九分十分一样!

    那位专家还严肃的点头:“这个思路,我们从来没想过,你说的浮雕砖对比这个,应该是有些不同的。”

    万长生笑:“您这是研究文物,我们看待的是艺术差异,来,您看这菩萨的肩部线条,用錾子轻轻切下来又打磨过,这就是古希腊古典式浮雕的特点,能看出来空气感,人物、动物无论正侧面,依据自然态势在石面上渐次凸显出来,再看看这发髻,他放在身前的手掌,对比出来没有?这里制造出了前实后虚的观感,从手掌指节的精细,哪怕只是一点点浮雕,再到脖子,最后这点头发依次渐隐,最后慢慢融化在石头中……理解到这种感受吗?这后面的石头一开始就被当做了透明的空气,这尊佛像是从空气里面慢慢透出来的感觉,这就叫做空气感!”

    在场这么多专家,天天和这些雕塑打交道,可能也是看得太熟视无睹了,完全没想到可以换这种角度来观察这尊很不起眼的浮雕。

    就像有些特殊设计的图案,只要被引导从特殊角度去观察,就会看见完全不一样的立体世界一样。

    惊呼声从这些人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来。

    连杜雯都凝神看着这佛像。

    是啊,同一件事物,换个角度,平淡就成了美好,甚至神秘悠远。

    专家已经忙不迭的先把刚才那尊小化佛给旁边助手,从兜里摸出手套戴上,轻轻触摸那浮雕边,很肯定的点头:“对!很光滑,很细致,你的意思是……”

    他眼里居然已经有些狂热的激动兴奋。

    万长生讨厌的摊手:“我不知道,我可没说,我也不懂,我只是从一个搞艺术的角度来评价这种浮雕形式,现在称为薄肉塑,是典型的古希腊古典式浮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许就是某个画工雕工突发奇想的个人行为吧?”

    专家只想一脚把这个家伙飞踹到层层叠叠的山下去:“课题!这是个意义非常重大的课题!我省附近还有一座石窟,那里北周时代的飞天雕塑更有这种风格,绝对不是偶然!”

    万长生马上:“哪里?我去看看……”

    行政领导都想一脚飞踹了那个专家!

    立刻围上来,就差捂住那个书呆子专家的嘴:“课题!秦工不用说了,马上申请课题,论古希腊浮雕手法从西域传递入境的可能性,刚才小万说的都记下来了吗,刚才拿着手机摄像的那个,录音清楚吗……”

    另一位更清晰关键点在这里:“强强联合,这确实是个新课题,艺术学院和文物研究所之间强强联合,我们有必要在这方面深入寻求合作探讨,蜀川美术学院看来在这方面有相当深厚的积淀,我们应该把这方面的工作开展起来。”

    万长生连忙满意的扎紧口袋:“我这边回到美院,就正式发函过来,成立个研究课题……”

    瞟了眼杜雯,经纪人会心的接上:“协会,敦煌莫高窟艺术研究协会,可以在民政部门注册成立的民间研究组织,但能够提供全面的研究课题内容,美术学院和艺术机构能够提供经费拨款。”

    相比财大气粗的皇宫博物院,这天远地远的景区和研究所虽然游客众多,收费也多,但那肯定不能跟皇宫比,更不能随便挪用半点经费,修补保护的经费消耗更大,所以对于这种就差说能够赞助的民间机构,立刻忍不住鼓掌!

    万长生总算是心满意足的帮蜀美在这里结下个善缘关系。

    真正能够给予蜀美一个高规格的合作伙伴地位。

    这才是他这个寒假,能够交给赵磊磊的圆满成绩单吧。

    相比之下,那个西亚的艺术社区大单,万长生更愿意看成是给大美社成员们的成绩单。

    杜雯也是带着这样满意的心情,先飞回平京,准备如法炮制平京戏剧学院、皇宫博物院跟蜀美之间的合作关系。

    哪怕她是个清美的学生,但这时候帮助万长生把蜀美的江湖地位推高,才会让大美社成为最大受益者。

    最终体现到万长生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