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归来当奶爸〕〔回到明初当王爷〕〔萌宝1V1:爹地你出〕〔从变形金刚开始〕〔我有一个搞笑的系〕〔李飞的搞笑日常〕〔这个学渣不简单〕〔征途从三国开始〕〔斗罗之魔君〕〔港九枭雄〕〔扶乱唐〕〔我是狗策划〕〔迪迦奥特曼之黑暗〕〔好莱坞从动画开始〕〔穿越之误惹君心休〕〔斗罗之药师传纪〕〔大唐盲盒供应商〕〔领主之诡秘世界〕〔无敌从漫画签到开〕〔持盾至极的上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697、无欲无求最洒脱
    就像林楚妮曾经给万长生分析得头头是道的他那点心理一样,这姑娘有点喜欢琢磨心理上的东西。

    也许跟她见的层面比较多,又比较杂乱有关系。

    这种特别望子成龙的单亲妈妈,要么万长生容易成妈宝男,要么就是当妈的很喜欢掌控儿子的一切。

    孙二娘显然是后者。

    从她不满意贾欢欢这个长辈内定的儿媳妇就可见一斑。

    贝赫耶真是有点过犹不及。

    可能还是因为她来自小国家吧。

    在贝赫耶根深蒂固的思维里,王室就是现实中最高存在,她的父亲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万长生充其量能跟她父亲在一个级别上,现阶段肯定还不如。

    她就以为有钱有势是所有人向往的目标。

    殊不知在孙二娘眼里,万长生如果像个赘婿似的要倒插门,那姑娘再好她也是要拼死反对的。

    万家的儿子,还需要靠着儿媳妇来光芒万丈?

    你怕是想多了。

    要是让万长生去别人家俯首低头,孙二娘死了都没法去见祖宗。

    刚才还有点被土豪之光闪瞎眼的表情,瞬间就不咸不淡的扯起来微笑,有了距离感。

    真的很奇妙。

    一旦不完全当成儿媳妇看待,那种被震惊、被唬住的感觉就完全不见。

    如果不是自家人,你有钱与我何干啊?

    咱家又不是没有钱:“长生不差钱,他的才华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想做我们万家的媳妇啊,那可就只有念着万家的好!”

    说完居然不等哈雅特还在低声给贝赫耶翻译,转头招呼:“明霞,拉我起来,这外国风俗坐地上,我还真不习惯。”

    钟明霞连忙跳起来扶着起身。

    贝赫耶脸色都变了,她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说错话了……

    赶紧泛起甜美的笑容来扶着孙二娘的另一边手。

    可孙二娘笑笑:“你是个好姑娘,但千万别以为有钱就能买到所有,我们家长生骨头硬着呢,走了!”

    最后俩字是对着林楚妮说的。

    谁知道林楚妮骨头更硬,笑眯眯的摇头:“我得给这满头雾水的外国小姑娘解释下她犯了什么错啊,毕竟万长生还在跟她家做大生意呢,总不能把事情搞砸了吧,买卖不成仁义也要在啊。”

    孙二娘反而惊喜的笑:“嗯!对,谢谢你帮着长生,为他着想,待会儿见!”

    真的就这么走了。

    贝赫耶差点没哭出来,抿紧的嘴唇,牙都能咬碎那么用力。

    哈雅特也一脸着急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劝。

    林楚妮悠然的喝口茶,甜得腻人的茶:“茶叶是从我们中国传到西亚,然后才到欧洲的吧,你知道我们中国有多少种茶叶,中国有多大吗?”

    贝赫耶眼泪都包在眸子里了,但是也没跟着追出去。

    因为她知道于事无补了,这会儿眼神表情都有些阴晴不定。

    终归还是十七岁的少女,终归还是太患得患失。

    林楚妮就清醒的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你俩在平京待过,我不知道你们去过皇宫博物院没,万长生可是那里正儿八经的工作人员,中国古代皇宫三宫六院,后宫佳丽三千,那才叫宫斗,明白吗,你长大的家庭充其量能算是大户人家。”

    全中国说起这种话题,语气中最不屑的恐怕就是平京人了,看全国人民都是土包子那种口吻。

    林楚妮更典型。

    也不知道这后宫佳丽三千有什么自豪,有什么胜人一筹的。

    但起码贝赫耶终于平复下来,有些失落的坐下:“我说错什么了?还是我不会说汉语表达错了?”

    哈雅特脸都白了下。

    还好林楚妮没说是翻译的错:“你错在用你们小国家的态度来看万长生了,也许他没你爸爸有钱,我说的是也许啊,我也不知道他家有多少钱,但以后他肯定会比你家有钱,可能你觉得有钱就是人生目标了,万长生不是,他们家更不是,你在他妈面前表达你多有钱,能够支持万长生这呀那的,你让他妈怎么想?他是要给你父亲的家族卖力么?”

    贝赫耶恍然大悟:“他只能给他的家族卖力?”

    林楚妮摇头:“在他妈看来是这样,而万长生早就超越了给什么家族卖力的层面,他要改变别人的命运,非亲非故的这些人,就像你们国家总有些人是在为整个国家的发展改变努力一样,万长生的眼界是在这个层面,而且你们才多少人,还没这个市区人多,我们有多少,十几亿人口,他脑海里面考虑的事情,根本不是商人能理解的,你用这个去比划他,甚至还想让万长生为你的家族做什么,那真是太小看他了,他可以顺手拿你们那边的项目练手,锻炼队伍,但说要为你父亲效力,纯属想多了,这叫大是大非,明白吗?就像你建议他更换国籍一样,如果你用这话去对万长生说,没准儿他根本就不把你当朋友看了。”

    贝赫耶目瞪口呆,从她认识万长生以来,他不是最好说话的吗?

    被林楚妮骗到日本去裤子都脱了露屁股,在沪海被那什么女配角骂了也不还口,什么时候都温和文雅的。

    怎么突然又不通人情,一点都没得变通了?

    林楚妮说完了,笑着起身:“哎哟,这坐地上真的有点不习惯,腰都快折了,我们中国人可不像看着这样唯利是图,那不过是万长生外表上的一点点伪装,比你的伪装深厚多了。”

    说着又是好看的捏捏手再见,洒脱的走了。

    留下贝赫耶跟哈雅特主仆俩对坐无语……

    孙二娘就不会跟钟明霞打听林楚妮:“你跟长生这些日子怎么样?”

    钟明霞那颗心哦,可能又见证了一场翻天覆地的过山车:“挺好。我赚的钱都跟他分一半,不过他从来都不用。”

    孙二娘伸手轻轻揪钟明霞的耳朵:“你就这么慢慢跟他耗着?”

    钟明霞深吸口气:“不是耗,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有些事情真的不能想多了,现在这样我别提多开心了,总不能搞得为了嫂子,我连见到他都尴尬,那我也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孙二娘看来还是认定这个最适合当儿媳妇,居然有点心疼:“那你爸妈那边怎么说的?”

    钟明霞承认:“我给爸妈都说我在做明星,不许谈恋爱,可我爸每次都会问他,叫我要好好跟他在一起。”

    孙二娘觉得这个亲家公好得很:“接到城里来呀,买套大点的房子,要不到我们乡下去过日子吧。”

    钟明霞讪笑:“要是……知道嫂子了,就难堪了。”

    孙二娘终于意识到这点,要面对多个儿媳妇,那就得面对多家亲家母亲家公,怎么面对姑娘家的父母?

    只能挽紧了钟明霞的手拍手背安慰。

    钟明霞想想还是解释:“阿姨,是万哥把我变成现在这样有名又有钱的样子,我对他的心思您也知道,更是您教我学会现在做事做人的功夫,所以能陪着万哥这样我已经很开心了,其实我知道他从来没图我什么,就是希望我能变得更好,所以顺其自然吧,这是杜姐经常说的,顺其自然慢慢走下去。”

    又提到了一个,孙二娘才开口问:“你跟杜雯关系好不好?”

    钟明霞笑:“好得很,春节我们都是一起过的,这个帮贝小姐家把生意做大的想法,还是杜姐想出来的,她说要让万哥成为最好的艺术家,社会、国家、老百姓都很尊重的那种。”

    唉,这就比贝赫耶那只会砸钱的土豪派头要明事理多了。

    孙二娘挽着钟明霞心里也真是纠结,咋就不能像旧社会那样名正言顺的娶几房呢。

    等万长生从医科大回来,给他老妈打电话,孙二娘都懒得见儿子了:“我在明霞这边睡,有个仆人照顾还挺好玩的,你自己去跟媳妇混吧!”

    万长生只好给钟明霞发消息说麻烦了。

    钟明霞客气的回应不客气。

    第二天孙二娘自己抽空去找林楚妮,校长办公室的许大妈自然会把各种消息奉上的。

    找到美容美发培训中心,吃惊的发现这姑娘戴着口罩和耳机,在埋头给个光膀子大汉做纹身,周围倒是站了一圈的学徒。

    本来应该霸气十足的社会人大汉,在这么多目光注视下,非但不敢有欺男霸女的行径,甚至有点害羞,发现多了个大妈也在盯着看……纹身师,还咳咳咳的提醒林楚妮。

    林楚妮工作的时候就很不耐烦被打扰,戴着耳机声音就更大:“不要动!有病就回头去医院治好了再来,老娘手抖了给你搞出错,算谁的?”

    周围学徒们窃笑。

    林楚妮暴躁的骂骂咧咧,偏偏她那种京腔又充满了难以言表的霸气,直到终于想起来自己不是独立创作,好歹也要顺便上课讲解才抬头:“你们注意看这色块……咦?您怎么有空来了?”

    孙二娘内心还在感叹儿子认识的女生真是个个有特色,这会儿指着那趴着的大汉:“长生知道你在做这个吗?”

    林楚妮摘了耳机,把纹身枪丢给一个学徒指范围:“你来试试看……”

    然后对那可怜的大汉说:“这儿少你两百块啊……”

    起身从裤兜摸出来包香烟,娴熟的弹出来两支:“您来一颗不?”

    她真是百无禁忌最洒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