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704、传统的力量
    钟明霞很想留下来,贾欢欢却说不用,让长生哥好好陪爷爷聊会儿天,成天在碑林后院爷孙俩习惯了。

    可贝赫耶还是留下来了,有些怯怯的看着万长生忙碌。

    夜深了灵堂还是外还是热闹非凡,吹拉弹唱的戏台班子跟和尚念经的声音作为背景,白天的流水席桌子现在成了麻将桌,人声鼎沸得根本不像长辈去世。

    万长生也没垂泪到天明的悲切,接过村里人给他抬来的两木盆草土,就在棺柩边做塑像。

    标准的半身泥塑,而且是庙里传统的草木泥胎做法。

    因为和雕塑系有放大改换材质不同,庙里都是直接朝着最终泥菩萨做的,干了以后必然开裂。

    所以在黄土里面得混上大量的干草麦秸,这就等于给泥巴中间增加了如同血管、经脉一样的拉扯连接力。

    古人的智慧其实穿插在我们生活中的每个细节角落。

    只是这草木泥胎刚开始看起来相当瘆人。

    一坨坨拍到一起的泥土有点人形了,却被草根麦秸搞得像个干草堆。

    人头半身人形的干草堆,就跟那木乃伊似的,还在棺木边。

    这让使劲说服自己待在堂前的贝赫耶心惊肉跳,跪坐在本来是给吊唁拜祭乡亲用的蒲团上,偷偷裹紧自己的黑袍。

    孙二娘打着牌也眼观六路呢,示意周婶拿了件夹袄过去给阿拉伯少女披上。

    哪怕已经立春,乡下晚间还是春寒料峭透彻骨的。

    贝赫耶有点感激又有点傲娇,只看了眼这个显然是下人的中年妇女,不说话。

    还是把目光停留在万长生身上。

    万长生动作很快,没有用那套意大利雕塑刀,就是传统技艺里面的一把尖头小刀,把浸湿的黄泥开始一点点拍实叠加到草木泥胎上,内里透气疏松外面才能严紧细密。

    全神贯注到眼前泥塑上的他,不会在意外面的人影、喧哗,也不需要爷爷的照片,纯粹凭着脑海里面的感受,一点点呈现。

    父亲去世以后,一身技艺都是爷爷悉心传授,更不用说在碑林里面无数孤独的时光,都是爷爷佝偻着身躯把自己最后那点传承交给孙儿。

    这种蕴含的深厚情感不是放纵情绪,大哭悲恸能够诠释的。

    万长生更不需要做给谁看。

    他更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把情感一点点倾注到塑像上,封存起来。

    人生本来就是从出生到死亡的必由之路,分离永别本来就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部分。

    可笑大多数人却装着没看见,还非要把这种伤痛撕心裂肺的放大。

    只有深深的把情绪寄托封存起来,才能有更加敞亮的心胸、情绪去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所以从送走了欢欢和伙伴们,万长生就全身心专注到手上活计里。

    还能轻声给眼前的雕塑讲讲自己的看法思路。

    当爷爷还在的时候,万长生不会拿这些需要扭转思维的新时代看法去困扰老人,现在不过是把未来要变成什么样,一点点描绘出来,也让自己的决心愈发坚定。

    他自己呆在灵堂里面做泥塑,街坊邻居跟亲戚们都习以为常,没人去打扰,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能让长生做成菩萨的,也就爷爷有这个资格了。

    唯有看在贝赫耶的眼里,却慢慢没了之前的孤独胆怯,好像在她眼里一直很伟岸的这个大男生,也有需要祷告或者倾诉的时刻。

    只可惜她基本听不懂。

    唯有看见那本来毛毛躁躁的泥巴头,逐渐变得油光水滑的清晰起来。

    这才是万长生最熟悉的泥塑手法,和雕塑系做的那种头像截然不同。

    不讲究面部肌肉走向,骨骼骨点,就像国画里面的人物一样,宽皮大脸,浓眉长鼻,就是抓住了长相特征以后的古典造型风。

    很像人们熟悉的那些古代皇帝画像那种风格,确实也更像寺庙里面的菩萨。

    现在的万长生,要他做出超级写实,让人感叹栩栩如生的爷爷头像,已经没有任何技术难度,包括他给贝赫耶做的那尊塑像,都在写实基础上还增加了面纱的难度。

    如果朝着卖弄技巧的方式去发展,光是做超级写实流派,万长生也可以成为名家,但那基本已经是不加思索的天赋本能。

    他更倾向于在作品里面加入思考性,就好像之前这尊西亚雕塑,那种从不锈钢到汉白玉的材质变化。

    从立方体到柔美女性的线条变化。

    都在展现美感。

    不过这尊爷爷的塑像,又绝对没有悼念哀思的情绪,充满了谐趣童真的顽皮。

    用菩萨佛像的庄严雕塑手法,却有那么一点点左右不对称,然后在眼部周围就开始展现出一点老头儿狡黠的气质,那是种通透的灵性。

    万长生没发现自己脸上也始终带着笑容:“我的终极目标是要把观音村变成一家公司,四家人都分别占股的旅游景区公司,所有村里人都应该是在公司上班那样,讲究个规章制度,但这时肯定不可能的,对不对?所以慢慢来,只要动得早,这件事就是个养生的过程,慢悠悠的让大家都跟着效益走,如果真逼到香火凋零,尝尽了这千年难遇的好时光,再有那么一丁点下滑,就是要人命的崩塌场面了,您说是吗?”

    “这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是要循序渐进的一点点去改变,我很有耐心的,从小你就说我有耐心,不是吗?”

    泥塑的老人嘴角拉起点似笑非笑的赞同。

    这一做,就是五六个小时!

    半夜两三点过后,万长生才精疲力竭的放下泥塑小刀,稍微退远观察下整尊塑像的感觉,艰难的做着扩胸运动,舒活双腿,给爷爷的灵位再鞠个躬出来。

    这种乡下灵堂都是正中挂了黑帘,挂着黑白相框,摆着香烛牌位的,两侧才有点通道到后面棺柩。

    所以跪坐在堂外的贝赫耶也仅仅是从一点侧面缝隙看着万长生,对上他出来的疲惫身影,深深的倾身伏在蒲团上迎接。

    万长生略微意外:“这么晚了。”

    贝赫耶摇头:“我想等着你。”

    万长生回首看眼灵堂:“我要一直守在这里的,这是我们中国人尽孝道的传统。”

    贝赫耶轻声:“那我也陪着你守在这里,好吗?”

    万长生没说老习惯里面,只有长房长孙才有这个资格,而是伸手帮其实跪坐得有些站不起来的姑娘起身:“为什么呢?”

    贝赫耶的回答果然没让他失望:“我想多了解你们的国家,你们的宗教。”

    万长生笑起来,指指前面摆满了吃食的席位:“吃点热乎的再说吧。”

    既然是要连着打几天的麻将,旁边甚至还有能现点现做的各种厨子师傅,这几十上百桌人的麻将场面,也始终有人在端着吃的川流不息,真正把红白喜事的精神贯彻到了极致。

    万长生帮贝赫耶要了碗羊肉汤,自己端了碗鲜香麻辣的小面过来。

    贝赫耶已经能娴熟的运用筷子,还帮万长生先递上,自己才摘下面纱开始品尝。

    这样的夜晚,端着碗热气腾腾的吃食,会让整个人都觉得生命如此美好。

    特别是万长生这样站着忙碌了几个小时以后,更有种浑身释放的愉悦。

    贝赫耶看他欢畅的西里呼噜的吃完面,想赶紧加快自己的进度。

    万长生笑:“长夜漫漫,不着急的,能够比那些庸庸碌碌的人提前看到比较远的地方,那就不要急着做决定,因为慌乱之下容易出错,现在对你来说,已经没有刚刚来到中国时候的焦急,更不用担心你的安全感,中国人总体来说很善良的,特别是对外国人,我们总想表现得我们是泱泱大国,不能丢脸。”

    贝赫耶其实一直都在思考:“这就是你们的宗教?我怎么感觉和我们不一样,你们好像很认真的在对待,可是又让我感觉不那么认真,林也说你们不认真。”

    万长生哈哈哈的乐起来:“嗯,所以我说你很聪明,也很有眼力呢,我们中国人在好的时候很少在乎宗教,譬如获得成功了,很少感谢菩萨感谢老天爷,哪怕说也只是顺口无心,真正感谢的是父母、家人、朋友或者老板,但是一旦遇见困境,我们中国人就会无比相信宗教,考试学习,生病治疗,重大抉择冒险之类,都会来寺庙拜佛祈求,一旦搞定又会把菩萨抛在脑后,最多来还个愿。”

    贝赫耶谨慎的批评:“你们……这样是不对的,要全身心的信仰。”

    万长生摇头:“我们尊重任何一种信仰,只要是不伤害人,不妖言惑众,蛊惑普通人,都可以存在,因为本质上我们也崇尚精神的力量,我们参拜神佛都是为了获取自己内心的力量,至于拜哪个佛真的不重要,起码对我们这里的人来说,不重要,但是我们又不会错过任何寺庙拜佛的机会,而且还坚持自己认为挺好的宗教仪式,譬如我们最喜欢朝着佛像身上丢钱的仪式,感觉我给菩萨付了钱,就心安理得的应该菩萨要回馈我更多,哈哈哈……”

    贝赫耶面对这样一个唯利是图,却又意志坚定的家伙,眼神明显有点混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