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708、润物细无声
    到底万长生能不能带着秘书上学呢。

    作为学生这肯定有点匪夷所思,但他还兼着国画系的助教,正在凑课时数量冲讲师职称呢。

    虽然对他来说讲师、助教或者教授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上课。

    而且说起来这美院的教授,和其他院校教授可能要搞科研带博士的高深不太一样,反正都是一样画画,一样在课堂上给学生指导。

    那么万长生带个秘书好像也没那么离奇了。

    况且他还直接就带着贝赫耶去见赵院长,也算是给这件事做了个领导背书。

    名正言顺的介绍就由这位贝小姐来负责交换留学生的接待。

    贝赫耶早就胸有成竹,六位女生嘛,先住在她的宅子,各种车辆接送,加上本国饮食和生活习俗保证,绝对让交换生们没有远离故土的困惑。

    然后下一步就是正在考虑捐资修栋公寓楼,未来作为蜀美的留学生公寓中心!

    当然按照国内院校的习惯,这栋楼恐怕就得叫贝赫耶楼了!

    上一届的黄院长捐个健身房都心疼成那样儿。

    赵磊磊对上这种土豪,自然也欢迎得很。

    一本正经的感谢了阿拉比艺术文化管理集团董事长的辛勤付出,并邀请贝赫耶参观他的油画工作室。

    万长生想趁机跑掉,贝赫耶却立刻准备紧跟着走。

    于是只好无奈的跟着在油画系晃悠了一大圈,也被油画系围观了不少,有大美生偷偷摸摸找万长生询问能不能请贝小姐做个肖像模特啊。

    万长生只能说她可没钟明霞那种耐心。

    最后他回国画系的时候,果然贝赫耶就得意洋洋的跟着了。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万长生看见后勤建设科的科长都小心翼翼的发消息来问,贝小姐有空可以到校园里面选地方,全力支持留学生工作改善!

    他只能哭笑不得。

    贝赫耶还问国画系需要捐点什么不?

    咱别的没有,就是有钱:“爸爸因为这次的事情很高兴,又给了我点钱,我跟他谈了下做完这五座体育场馆艺术社区以后,准备在中国国内投资大量推进这种艺术社区建设管理,他就说先给个一千万,只要开始运行了他过来看看,如果真值得投资,多少钱都可以!”

    万长生觉得怎么听起来像个穷小子的拆白党招式呢,蛊惑着大户人家的小姐骗家里钱!

    江湖上多的是这种传说:“这是个……艺术产业的活儿,我们卖的是技术,也不缺钱……”

    贝秘书抱着自己的小包包:“我仔细想过,你说得有道理,如果我真能跟你的团队一起,把这个管理集团做大,在父亲的眼里,我就是真正的具有了价值,那时候我才是真正的独立。”

    万长生深吸口气,恭请秘书参观国画系。

    谁知道贝赫耶走进去就立刻喜不自禁!

    美院的教学楼其实跟很多文理科学校差不多,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一间间画室、教室、办公室。

    只是蜀美真的没多大,其实全国的美术学院都不大,国画系这都是跟别的系合用教学楼,走廊上也要凸显点国画系的风貌吧。

    挂了些书法和国画作品,万长生那枚获奖篆印也得以做了个巴掌大的精致镜框排列其中,据说这还是苏沐楠上学期力争的结果,说是这样才能展现书画印的全面关系。

    结果这些国画作品里面,除了常见的仕女工笔画,写意水墨中有张鹰……

    雄鹰展翅图是国画里常见的表现场面。

    但高水准点的一般喜欢画鹰鷲图,嗯,就好比老童给万长生画的那张油画材质的大写意,往往都是一只蹲在山崖上的孤鹰,带着高傲冷峻的眼神,回首凝望人世间的那种派头。

    表达画家自我清高,冷眼旁观人间的孤傲气质。

    比展翅翱翔的艺术品位高了不止一点点。

    这种题材很多,非常多,从古至今都有国画家不停的画这个画面。

    但贝赫耶表现出来的又太欢喜,爱不释手的想去摸,被万长生无奈的用指头扒住肩头,柔弱无骨的这么轻柔接触下,这姑娘就立刻红了脸娇羞:“怎么?”

    万长生指着画:“该我问你怎么?”

    贝赫耶甚至有点雀跃:“我的宠物!我最爱的……”

    她似乎吐露了几个词,英语还是什么词汇,万长生不懂,但玩鹰的权贵从古至今都有,恍然:“这个呀,早说呗,我们乡下就有,现在是保护动物了,捕捉买卖都是犯法的,您看看就得了……哦,对,我们旁边有个动物园,什么时候你自己去看看吧,我记得各种鹰隼都有。”

    贝赫耶立刻意动,但她跟自己那些纨绔兄长们的区别可能就在这里,还记得自己的本职工作:“下班……或者改天有空了能带我去看看吗?”

    万长生知道她的意图:“你让哈雅特和司机带你去,近得很,以前我跟欢欢都去过,我们国画系有时候也到那里去写生呢,这边……”

    他过来是要敦促国画系的飞天作品,顺便到系上参加下教师会议,总不能带着这么漂亮的秘书坐在死气沉沉的办公室开会吧,所以先把这姑娘寄存在画室。

    苏沐楠正带着人在忙碌,抬头还惊喜:“我觉得我们书法可能比绘画的收获更多!哎哟,哈罗,今天好漂亮!”

    贝赫耶瞬间泛起塑料姐妹花的热情笑容拥抱过去,苏沐楠偷偷对万长生做个香薰的鬼脸表情。

    在敦煌的时候,万长生就跟苏沐楠探讨过,绘画艺术性上面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总体还是工匠水平,但是书法这就不一样了,书法好的人不一定是大师,随手写来也是有特点的,那些洞窟之中的写经非常多,苏沐楠跟着收集临摹了不少,她在这方面的功底和万长生不相上下,都是临碑的高手,但更重要的是敦煌藏经洞还保存下来一些唐朝拓本珍品,得以跟随文物研究所的开放收获良多。

    这间画室里面几十号人,确实有半数以上都在写书法。

    苏沐楠松开贝赫耶迫不及待的给万长生骄傲:“启功先生曾经说过,这些书艺高超的写经,足以抗颜、欧、褚,以前我在金陵博物馆都专门去研习过他们馆藏的敦煌经文,但只有真的到了敦煌,在那个艺术殿堂才能体会到浩如烟海的感受,历史上那么多人,那么多书法高手都消失在漫漫黄沙里,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万长生点头:“对,这些抄经的书生名不见经传,所以这种字体也就被称为经生体,我在皇宫博物馆也看过,宫殿里面记录文书文件的小吏甚至太监,一笔小楷写得就跟印刷体一样,美妙极了。”

    小伙伴们也纷纷:“所以苏老师要我们把这种经生体,用来写诗歌,写唐诗宋词,哈哈,简直就像工厂流水线出品,这次参加拍卖会交易市场,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呢!”

    这么动不动就扯上钱的关系,苏沐楠闻言立刻有点皱包子脸,可温柔的性子让她不会批评。

    国画专业算是比较穷的,特别是现如今这种艺考模式,没有国画底子进入国画系,没个三五年的功夫,画不出好看的山水写意,只能在工笔上面耗费功夫。

    可工笔实在是费工费时,还卖不了多好的价钱,这年代谁还需要工笔画呢?

    而且这个市场本来就竞争激烈,就像万长生参加的青展,一堆工笔作品,都是各种书画院的专业人手。

    哪里轮得上美院的学生来出头。

    所以哪怕在大美社,国画专业也是助教那边的主力之一,自身专业的变现能力挺弱,只能去教艺考。

    但书法显然是个捷径。

    万长生从来都不嘲笑这种拜金主义,没钱吃饭说什么风骨,如果写一张就是几十上百块,估计练起字来也有干劲得多。

    所以闻言笑着铺开一张宣纸,拿了旁边的毛笔:“说起来我对经生体的体会,肯定没有苏老师深,但总体来说是从汉代开始到唐代完整的楷体一种,比我刚才说的文书楷体又要飘逸潇洒点,我就是专门写经书来卖钱的,为各位送上260字的《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其实很简单的,练好了很能够唬人。”

    几乎所有画室里面的学生都不由自主的聚集起来。

    除了大一大二时候上书法课,很少看见万长生写书法,课堂上也是中规中矩的老师要求什么写什么,感觉这次居然要拿出自己吃饭的功底来?

    苏沐楠也眼睛明亮亮,脚跟还不由自主的踮几下。

    然后就看见万长生执笔落墨、奋笔疾书,却没有那种大开大合的刚猛雄壮,仿佛涓涓细流潺潺而出的润物细无声,字体娴熟而娟秀,温文尔雅中自然质朴,又带点灵活的俏皮。

    功力法度,一目了然!

    大学生们真是没忍住,从有人心中默念,居然后来变成大家齐声着动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万长生却习惯的叨叨:“能成为唐三藏翻译的经典佛经名不虚传,可以看成经书,也可以看成是博大精深的人生哲学,理事圆融、知行合一,理论和实践性都很强的人生鸡汤,多煲几次,总会有所得。”

    他这写来果然是行云流水的极快,竖着呈长条状,完全可以裱成幅面去卖钱。

    一气呵成后还在后面摸出印章来盖上落款!

    众人却少了往日的嬉笑,多少都有点揣摩这从未体验过的佛经文字。

    贝赫耶肯定不知道是佛经,还甜笑着举了手机拍摄记录呢。

    却没看见旁边苏沐楠眯眼专注得脸都皱到一起,柔和的轮廓很是可爱。

    然后默默的在旁边铺开另一张宣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