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亲爱的盛医生〕〔魂穿尹志平〕〔在漫威收养鸣人是〕〔种田系修仙〕〔斗罗之圣剑使〕〔我是最强幕后之王〕〔系统逼我找托〕〔太初〕〔鸿蒙之帝尊传说〕〔我老婆被夺舍了〕〔大侠凶猛〕〔捡属性武道〕〔纵横天下从铁布衫〕〔穿越诸天的僧人〕〔弃婿归来叶凡〕〔璀璨城13科的吉恩〕〔神话行者〕〔我主宰了亿万神兽〕〔侦婚之法医老公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744、鞋里的一粒沙子
    整个视频首先是在万长生自己那百万粉丝的微博开始公开发送的。

    当然这只是个有据可查的正式源头。

    光是大美社自己和公关传媒公司推动转发的流量就非常可观了。

    毕竟从上次的揭底公关流量公司一役之后,杜雯的公司已经正式接下两三部影视剧的推广公关合同。

    有了不少新资源,不过她却没有顺势扩大公司,说是懒得费那劲!

    很有些万长生那种派头,实际上是明白干这行得罪人的几率非常大,掌握了自保的绝招能力以后,还是做个逍遥散仙吧,不掺和太深。

    但人脉是有了。

    之前那些影视圈明星们,包括俞天在内,都哈哈哈的刷了一波万导演的视频。

    不得不承认,这年头还是影视圈明星们最有号召力。

    光是他们的粉丝跟着刷一波这传播力就非同小可,更何况钟明霞还专门注册了微博认证账号,上来卖力的吆喝。

    她可能是响应杜雯的号召,也要出份力。

    结果真是一夜之间过百万粉丝!

    这种事情之前出过不少,但大多都是炒作团队买粉凑数,又或者平台配合演戏。

    钟明霞可是压根儿没跟谁互动。

    就凭着电影角色和最近的频频出镜,硬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事后各种饭圈还有点以己度人的怀疑她是不是在消费万长生,赶在自己电视剧播出前注册蹭万长生的热度。

    可稍微知晓他俩八卦的影迷、粉丝都会鄙夷,这俩之间还用消费还用蹭?

    看看钟明霞开通微博以后那卖力宣传视频的样子吧。

    整个微博账号里面,就只有这一条视频。

    能说明什么?

    真爱呀!

    李明然忍不住跑到万长生微博下面来骂人:“你就这样儿?”

    没头没脑的一句,让好多影迷粉丝挠破了头,又好奇不已!

    不过席导打电话给万长生,就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好!”

    也许这就是她说万长生不到平京,在蜀美这样的西部偏远地区的好处。

    在盘根错节的平京,别说牵一发动全身,谁做点什么都会被牵扯到不同派系跟山头。

    哪里会出现江州这样,到现在为止,各部门都不为所动,放手让蜀美和万长生自己折腾呢。

    这一役,完全体现出来时代差别。

    那些还按照旧思维旧脑筋,在杂志、期刊、美术评论甚至上电视台做艺术栏目,对万长生进行批评的艺术界老前辈们。

    对于万长生这么一个根本没想在体制内发展,压根儿没瞧得上那些什么头衔身份的化外之民,无可奈何!

    而且他们发动的一切,就仅限于美术界内部,可笑那些成天喝茶看报告的文艺界清水衙门,还以为自己掀起了多大的波澜。

    其实对于外面的社会,特别是以中青年为主体的网络世界,一点风吹草动都没。

    反倒是被大美社这边随手一记反抽,就声势浩大的平推了。

    又仅仅是两三天时间,官媒接二连三的发文称赞万长生是青年艺术家的榜样,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随时把群众的文艺需求放在第一位,随时以群众的文艺审美提高为目标……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是站队了!

    只要能站队那就轻松得多了,一连串评论文章迅速火热出炉。

    刚开始还可以,就事论事的谈论目前教育体制改革,文艺体制改革,这些年轻人走出了一条新路。

    这些还能认真分析,并给出来个“破圈”理论的新称呼。

    虽然还有不少带着八股文的风格,但总体来说还是挺铿锵有力的在传播。

    后面就有些吹彩虹屁的文章出现了,什么万长生具有无比崇高的理想,连他那小眼睛都闪烁着坚毅的光芒,拯救了现代青少年的灵魂,让生命重生,现在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的孩子也考蜀美,向万长生老师看齐!

    万长生还没当博士生导师吧,需要这样热情赞美他的文章吗?

    怎么不连贾欢欢一起赞美,才伉俪情深呢?

    这种明吹暗贬的文章,本来是很容易在网上引起一片反感的。

    结果惹谁都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惹万长生,或者说惹杜雯,本来她只是顺手推动下万长生的个人形象,这事儿她和万长生只是当成有生之年需要完成的目标而已,慢慢来,不着急。

    但如果谁在这个时候要处心积虑的抹黑,拐外抹角的玩高级黑,那就对不起。

    马上举报、申请倒查文章来源!

    甭管对方是真心想当舔狗,还是故意来恶心人的,一概清查到底!

    其实网络世界几乎是透明的,官方数据能够查到所有来源,只是在于有没有人要求,和多大的压力能查到什么地步。

    没想到还真让杜雯随口说中了,这一系列打着公众号供稿转载的文章,居然背后是那个吴桂波炮制出来,以每篇五百元的价格挂着人家不同公众号的名义付费上架!

    刚开始上的都是那种给钱就能上的小名气公众号,然后再顺着万长生如此热搜的地步蹭热度,迅速大量转载!

    这特么是上辈子的冤家吗?

    上次万长生连获三项金奖的时候,这家伙就跳出来跟有些评论家一起哀嚎什么艺术已死,全都让这种关系户拿了奖项云云。

    这次看到点苗头,又跳出来添堵?

    杜处长还没收拾够这位么?

    如此锲而不舍的想尽办法黑万长生,都没看到他现在已经如同八九点钟的太阳,谁也阻挡不住他上升的势头,难道真要看到他如日中天的时候才心服口服?

    不,准确的说,万长生根本就不会觉得堵,一笑置之的那种。

    这才是真正的烂人,只会躲在阴暗角落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杜雯不放过,二话不说请律师起诉抓虫。

    哪怕仅仅是行政拘留几天,都要让这种人得到教训!

    对方可能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满篇彩虹屁,用说你好话的方式来恶心人,怎么都不会被抓到把柄,这种古代文人玩得挺溜的招式谁也无可奈何呀。

    对待这种活在上个世纪的人,这边法务部简直驾轻就熟,先私底下联系要求撤掉这篇文章。

    吴桂波也许等了好几年,就是想等到这个高高在上的时刻,他说不定已经当成自己一生的梦想了!

    趾高气扬的让万长生跟他来谈,并且提出了起码一百万的赔偿要求!

    还自作聪明的取了个名字叫润笔费!

    这边律师本来准备了好多套路,就等着要他主动开口提出要钱,没想到这傻子如此清新自然。

    刚一接触就迫不及待的跳进坑里来!

    二话不说撤了联系直接拿通话记录报警,敲诈勒索可不是行政拘留的事情了。

    直到警察上门的时候,吴桂波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犯了可以判好几年刑的那种罪!

    但就算是这种杂音,都影响不到万长生的名声。

    万长生在得知这件事以后,反而主动打开自己那个从不亲自发言的微博,认真的解释来龙去脉,他极度反感这种吹嘘行为,所有团队的工作包括艺术创作,都是呕心沥血创造出来的,不是这样吹嘘的结果,所以如果再有涉及到自己,大美社团队的不实吹嘘,一路追究法律责任。

    就这么一段文字,也能迎来好多粉丝疯狂点赞。

    让万长生很不习惯这种被簇拥围观的生活。

    只能说幸好蜀美内部早就习惯了他,没有形成围观的局面,但现在也多少有点带着自己老乡、同学过来雕塑系或者国画系磨磨蹭蹭看眼他的迹象!

    其中还不少都是女生!

    这让万长生在蜀美没少被伙伴们戏谑笑骂。

    他也做得出来:“那要不要我帮你们介绍?做不成亲人,可以做亲友嘛。”

    小伙伴们笑得差点呛住。

    但还是有人偷偷给万长生示意,那个林建伟也在食堂碰见了。

    说起来这位硕果仅存的深仇大恨,这三年时间在蜀美,和万长生碰头的几率也就只有在食堂,据说他基本上都不住在寝室,吃饭也仅仅是中午偶尔会在食堂。

    大美社的小伙伴们可是花了很大的精力随时都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专业天赋是有的,但这几年明显能够感觉到远离整个师生关系的他,整个气质都变得愈发阴郁,画的东西也晦涩阴沉。

    也许对林建伟来说,大学这几年的时光,亲眼看着万长生变得越来越出色,规模更是日渐庞大,还偏偏必须待在这里看着。

    这才是折磨。

    但今天看见万长生,他明显有种慌张躲闪的举动,居然转身就走了。

    小伙伴们几乎全都转头看着的:“会不会那个吴桂波的事情,他也有参与?”

    “应该还是怕了,以前觉得所有事情可以用恶作剧来形容,但真的较真以后……篡改同学高考志愿的事情,还不是可以追究法律责任了!”

    万长生反倒只是笑笑:“我说他是何必呢,用我们经常画素描的那个石膏伏尔泰说过一句话,让人艰难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子里的一粒沙子。”

    小伙伴们才不会觉得他有文化有深度呢,一阵鄙夷起哄:“他就是这种狭隘的性格,就是在乎沙子!”

    “你说得倒是轻松,还不是杜杜帮你把沙子都清理干净了,走得才这么舒服……”

    万长生无语。

    无从反驳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翻手为云小说〕〔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