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773、师慈长如父
    贝赫耶当然是在憋大招了。

    成天不声不响的坐在桌边忙工作,还仗着秘书的身份,去设计中心那边调了全套219艺术度假村的设计方案和商业策划书。

    偷偷的跟哈雅特一起翻译成了阿拉伯文,当然事情主要是侍女干,她就负责张嘴指挥。

    这有点泄露商业机密,但是在贝赫耶这里,肯定没这根弦。

    万长生则已经开始在雕塑系发起新一轮集体创作热潮。

    219号作品,是他给这一组核工程无名英雄雕塑系列取的名字。

    完全按照等身大小创作的雕塑,确实是模仿《收租院》这套著名作品搞的群雕。

    五六十年代《收租院》火红到什么程度呢。

    在全国巡展揭露地主恶霸是怎么欺压人民的时候,曾经到现在的皇宫博物院摆场,把皇帝老儿那些东西都赶出大殿,让人民的形象进来展出。

    那可是比画画和表演都要来得具象的人生教育。

    毕竟雕塑就是凝固的世间百态嘛。

    结果让革命群众看了太义愤填膺,差点把皇宫这个封建集权象征的地盘给砸了烧了!

    这固然有那个时代的背景,但确实起到了当时应该做的努力。

    为彻底清洗封建统治做出了贡献。

    现在过了五六十年,再做这样的群雕,意义却是纪念缅怀那些默默付出的人。

    因为特殊战线的特殊性,他们做出的很多事情到现在都不为人知。

    可他们都是在同龄人中间最优秀的热血儿女,他们也有青春和感情,也有父母跟爱人,万长生想在那个核工程基地里面,用这样栩栩如生的形象展示他们曾经工作的场景。

    这就算是大美艺术文化公司占有股份投入的一部分。

    万长生自己来掏钱做这大约一百来位塑像!

    真正雕塑专业级别的塑像。

    而不是现在那景区里面,用几个服装模特穿上那个时代衣裳的敷衍造型。

    万长生自己画了两个场景,其中一个是他第一次走进那个地下基地时,一条需要电瓶车通行的直线地下通道,足有几百米深入山体腹部的震撼场面。

    在那个只有钢钎炸药手动挖掘的年代,根据现场导游的解说,万长生绘制出来几名建筑工人正在奋力开拓的动态场景。

    可以开进大货车的山体通道里面,人物显得是那么渺小,可又那么伟大,正在用钢钎铁锤一点点砸开石壁的剧烈动态,真实反映出愚公移山的那种劲头。

    另一个场面则是在一间抢险控制室,对比现在各种高科技防辐射的装备,那个年代什么都没有,充其量就是和军用雨衣差不多的那种橡胶衣裳、防毒面具。

    可是当核泄漏警报响起的时候,这些毫不犹豫的年轻人就用前赴后继的身姿冲进抢险现场。

    而万长生展现的却是抢险完成以后,解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摘下面具,浑身大汗淋漓又充满欢欣的模样。

    好像能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万长生把现场照片和自己画的手稿放到雕塑系的大屏幕上:“初步我想做成一百零八将,就用《水浒》里面那些人的绰号身份来对应这些一线军民,一方面这是商业化的219核工程基地博物馆展品,完整还原基地内部各个场景当年的模样,另一方面这是套合起来的群像,纪念那些默默无闻的脊梁,因为面向的是普通游客观众,所以我想做超写实拟真雕塑,衣服连个褶皱都栩栩如生的那种,材质应该是玻璃钢或者别的什么,重点是想做彩塑,最仿真的彩塑。”

    有人就吱声了:“你这不就是蜡像馆那种做法么?”

    万长生还真没去看过什么蜡像馆,但是听了介绍也了然,其实跟做玻璃钢也类似,也要先做泥塑,然后翻石膏模具,最后浇铸蜡像成型。

    只不过以前没有环氧树脂这些纤维强化塑料,所以蜡像馆才从几百年前传承下来这种栩栩如生的造型方式。

    其实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用玻璃钢替代了,毕竟强度上面可以随便游客怎么摸啊折的,很结实。

    郭槐生满意的看徒弟引入这么大的单子,等万长生说完才帮腔:“成本费用肯定是万长生那边负担了,但雕塑设计费用那就不一定能按照外面的行情来,按照课时费来结算就是了,毕竟说白点,这件作品我希望大家能做成媲美《收租院》那样的传世经典,具象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最大的难度,最难的是如何跨越时空感染现在的游客,特别是青年人,去理解当时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这么忘我,这么奉献,我就是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我知道那种感觉,从旧社会过来,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这样美好的新社会,为子孙后代都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可他们肯定没想到物质丰裕了,反而丧文化、宅文化、以自我为中心的新时代文化成了主流,万长生这个出发点非常好,我自己认领三到五座形象吧,先到先得。”

    雕塑系的师生们自然不可能像大美社那样嘘自己领导,有几个老师倒是精明的听出来点含义,纷纷也报名认领了两三个形象。

    毕竟就像万长生刚才描述的场景那样,几乎都不可能是一个人物的独立塑像,起码都是两三一组展现某个场景。

    但重点在于《收租院》当年就是以师生共同创作的形式,前后也是十多个人参与,最后获得了巨大的荣誉和成绩。

    钱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了。

    因为跟着万长生这条锦鲤,就好比他已经多次在权威刊物获奖写论文,现在牵头写篇很有前途的论文,大家都可以跟着出力做数据最后署名。

    这会儿会在乎这篇论文本身给多少润笔费吗?

    不重要吧?

    三言两语也分头把这活儿给揽承下来,连正在全力以赴做西亚雕塑的那些研究生,和许桡一起都要求也能参与这个。

    不就是挤出点时间多做做写实的东西吗。

    只要造型把握好了,具象写实不过是个堆砌时间的细致活儿而已,简单得很。

    重点就在前期造型,绝对不会是服装模特那种呆板的肢体动态,绝对要从精气神上面凸显出来那个时代的风貌。

    又不能是苦大仇深的高大上丰碑式脸谱造型。

    所以不需要泥塑,光是手稿素描就已经是道难以逾越的天堑了。

    万长生把地下核工程基地的照片全都打印出来,再把设计组那边做的地下迷宫式通道结构制作成大画面挂在墙上,这每个分部巷道、工作间、控制室、反应堆坑都清晰分布,各个地方应该是什么样的工作状态,最打动人的时刻应该是怎么样,都得自己去查资料,琢磨构想。

    然后万长生和郭槐生分别把关看稿子,如果连动态手稿都过不了关,平淡无奇了无新意的话,还是先别浪费时间做泥塑了。

    不知道怎么构思啊,去学院博物馆把《收租院》的经典作品好好揣摩下。

    当年的艺术家们也没在水牢里面被人打,也没交过租,那时候更没有网络图片可以搜索,看看最后是什么样的作品呈现。

    苦大仇深的佃农和黄世仁之间的阶级差别,那就是贝赫耶跟塞丽梅之间的不共戴天啊!

    农民珍惜的捧起地上撒掉的粮食,地主却毫不在意的踹翻粮筐,因为劳动者才会珍惜自己的成果,而统治者只在乎自己的权力和利益。

    表现这些细节就需要深刻感受体验。

    而不是想当然的自以为是。

    这才是促进整个雕塑系学术创新的积极氛围。

    郭槐生真是别提多满意了!

    关键是还没花多少钱!

    但他的心思更大,单独拉了万长生在雕塑工厂外面商量:“人物只是这个博物馆的一部分,让雕塑系集体开展一系列关于核主题思考的创作,用雕塑呈现这个核工业的命题,这样才能让大家对艺术的思考更加深邃,从表面的那种花里胡哨深入到思考生命、尊严、工业和人类关系这种层面,我来承担这部分的费用。”

    万长生斜眼:“人人一尊雕塑,这放大的钱可不少,然后呢?您这可是抢我108将的风头,大家忙得过来嘛?”

    郭槐生踹自己徒儿一脚:“又不是要同时进行,我想把这种氛围延续下去,没准儿我们雕塑系就能迎来一个优秀作品爆发的高峰,陆陆续续完成小型作品放样嘛,从泥塑到同等大小的作品展示,又不是非得放大,在你那个博物馆外面搞这么个永久性的雕塑群,怎么样?”

    等于他花钱帮万长生搞了个雕塑园景点。

    这是想方设法的帮自己徒儿,还不落好处,不声不响的把自己隐藏在后面,免得抢了青年雕塑家的署名权。

    万长生嘿嘿:“您做个什么,我来掏钱放大,绝对放主角c位。”

    郭槐生哈哈哈的用李小龙手势勾万长生:“想跟我单挑?胆子不小啊,看看谁更出色!”

    万长生突发奇想:“这样,我们分头自己悄悄做,翻模之后公开摆在外面投票!谁赢了,谁掏钱给对方放大。”

    郭槐生豪气顿生:“来呀!小子欸,你还差点!”

    这当师父的也是没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