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妻狂婿〕〔盖世战神〕〔狂婿归来〕〔穿成旺夫小娇娘〕〔从漫威归来的银河〕〔魔王比利姆〕〔灾厄之起源〕〔这个明星有些咸鱼〕〔重生之网络争霸〕〔重生后我躺在皇叔〕〔神医佳婿〕〔修真大工业时代〕〔重生七零之开挂人〕〔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洪荒之太清问道〕〔快穿之我家娘子是〕〔三国之巅峰召唤〕〔重生香江1981〕〔薄爷的心尖宠又跑〕〔重铸盛世文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798、寸步不让
    大一新生们当然也要参加军训。

    不过他们照例是在美院校内,而且只要有点空闲时间,都会急不可耐的往校门对面的大美社办公室去凑热闹。

    这种感觉比上一届的新生更加迫切。

    当职业教育部的十六七岁少男少女们把化个美美妆、摸两把方向盘当成目标的时候,这些跟随大美生已经学习了一年的大一新生,无比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上一届的师兄师姐们居然都能买车了!

    看看大家随手拿着的手机、用的电脑,全都是自己挣的。

    这种经济独立的感觉就是最好的原动力。

    而且看看他们在电脑前的驾轻就熟,让这些新生无比向往自己也能赶紧参与进去。

    去年就一直听说,只要有能力就能找到活儿。

    不是有好多人高考完了就跑过来帮忙吗?

    还有些胆大的得知消息,厚着脸皮也跟着去了219艺术度假村工地。

    所以已经有些人脱颖而出,知道整个大美社在忙什么,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了。

    就像他们和职业教育部的那些年轻人拉开了人生起跑线,在大一新生内部也不知不觉的拉开距离。

    但这一届足足有一千四百多人,加上之前的学生,已经有三分之二的蜀美学生是大美社成员。

    这时候万长生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学生领袖。

    他要做出点什么决定,在学生中得到的拥护,肯定比赵磊磊更有号召力。

    所以这种情况下,国画系书法篆刻教研组组长,青年教师苏沐楠忽然提出应该为绘画专业和设计专业两大类别的学生,分别开放跨类别选修课。

    紧接着这个倡议书由学生会协助在全校学生中间进行问卷调查,迅速达成超过三千人的赞成签名,然后一起“递交”给院长办公室跟市高教委。

    这事儿吧,大家做得也太肆无忌惮了,从苏老师提出方案倡议书,到完成签名,不过半天的时间……

    好歹也做做样子,别搞得像是暗箱操作似的。

    可蜀美所有的学生都笑成一片,特么谁不知道这事儿是万长生在背后操控的呀。

    又有谁不知道申申和万万是过命的交情,她的事就是他的事。

    到底背后是万万发起,还是申申发起那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事儿再次彰显了整个大美社的团结一致。

    其实签名几乎是在学生中间全面通过,无论是不是大美社的成员。

    苏老师做(chao)的倡议书非常完整,全年学生课时数据是多少,目前蜀美两大类的学生人数比例逐年变化是多少,原因是什么,逐年来美术生毕业以后的就业情况又是怎么样,详细的数据表明了绘画类的美术生还是很需要有一技傍身的,而设计类美术生当中又有多少人具有很高的绘画天赋,却不得不为了适应市场而放下画笔,所以在美术学院内部进行跨类别选修的意义是如何如何的具有可操作性,目前国内几大美术学院分别又是怎么在操作这事儿的。

    学生看了发自内心的觉得好,两边都觉得被照顾到了。

    当然确实有搞设计专业的卧槽,我画得像狗屎一样,进了美院好几年都没画过画了,还画什么呀,更有绘画专业那边清高得不屑一顾,只有画得不好的唯利是图才搞设计,在美术学院的鄙视链里面,整个绘画类都觉得自己最牛逼。

    但实际现在譬如说版画系,真的是整个系都不知道自己能干嘛。

    在电脑技术超级发达的今天,版画这种艺术载体比国画还要尴尬。

    所以说版画系学生是第一时间跳出来支持国画系这个提议的。

    阻力主要在油画系和雕塑系,一个是赵磊磊的大本营,一边是万长生的娘家。

    反而这两个系是反对声音最大的,带头的就有郭槐生这种强硬派。

    当然郭槐生纯属根深蒂固的不屑,不屑高人一等的雕塑系还要去学点广告装修设计未来才能恰饭。

    在雕塑系内部当着万长生奚落全系师生:“你们如果要靠广告装修设计才能混碗饭吃,趁早告诉我!不要做我的学生,自己早早的转系,我给你八抬大轿吹唢呐的送走!”

    千辛万苦考进雕塑系来,谁舍得转系?

    万长生当夹心饼干:“选修,选修,觉得有必要才自主选择修课,不能以我们雕塑系的平均优秀水准去衡量其他绘画专业吧,有些系真的很难找到工作,可又不能把有些系给取消了对不对?我们不支持也谈不上反对嘛……”

    雕塑系的学生都起哄,噫……

    郭槐生也满脸的鄙夷:“你在雕塑系就好好的做雕塑,成天跟国画系那些娘娘腔厮混什么,我们系上没有美女吗?”

    说得好像万长生是被美色迷惑了似的。

    雕塑生们兴高采烈的一起喊是的,气得有些女生拿雕塑刀威胁某些人的生命。

    才有人赶紧喊:“钟明霞不就是我们系上出去的么!”

    众人又笑闹万长生就是个卧底,油画系派过来的卧底,把钟明霞拐到油画系之后人家就彻底飞黄腾达。再也不来雕塑系做模特了。

    万长生为了给赵院长背锅,哪里还有半分青年俊杰的风采,低三下四的求人。

    郭槐生就是趁机拿乔:“雕塑系为了你那点私情私义的事情付出这么多,你怎么弥补?”

    万长生赶紧推出豫南艺术教育中心的雕塑公园设想。

    人家那大型商业中心本来地面上有个六百车位的巨大停车场,设计团队测算下因为两栋高楼没有全部作为办公写字楼,商业中心也没有全都是商场,地下两层两千多个停车位绰绰有余,估计都要改建点别的什么出来,地面上这片停车场全都改造成为草坪绿化做雕塑公园吧。

    也算是对所有艺考生和整个地级市市民都有艺术熏陶作用。

    万长生把现场平面图、航拍照片都发到雕塑系群里,自己又在黑板上说明了整个雕塑公园的分布,提出各种雕塑造型的尺寸要求,就算是下单给所有人来收购雕塑群了。

    接着还要雕塑系把整个219核工程基地雕塑群像交工,因为整个改建工程已经趋于后期安装调试,暑假比较嗨的师生们,都要交货了。

    108尊塑像呢。

    顿时整个雕塑系又是鸡飞狗跳,特别是万长生这种根本没有寒暑假概念的家伙,整个暑假做了那么多事,还早早的交出来一组高质量的群雕翻模放在雕塑工厂让大家压力山大!

    开学以后雕塑系过去看了都在男默女泪,万长生你为了提高整体教学质量,真是不惜自伤八百,也要害得大家折损三千啊!

    太精细,太耗时间了!

    超级写实的东西就是这样,也许思想性艺术性的玄学没有那么多,但是对基本功的要求和投入细致时间的程度,一眼就能看出来。

    半点做不得伪。

    没有艺术眼光的人,看了蜡像不都能马上判断像不像么。

    郭槐生看整个雕塑系的学术气氛前所未有的浓厚,心里别提多么开花了。

    谁曾想万长生安顿好了其他人,转头对系主任:“您当时要跟我打赌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郭槐生气势不输的哈哈哈:“就等着你呢!”

    于是万长生自己在办公室那边自己翻模的核工程基地艺术雕像,被拉过来和郭槐生的一起,摆放在了蜀美大门口传达室外,促狭的雕塑生立马做了俩投票箱,请全校师生投票!

    设计专业的这段时间莫名其妙成了鄙视链下游,有点不爽,跑过来直接贴了俩二维码在雕塑座子下,任何人只要拿手机扫扫都能直接在小程序里面投票,多先进啊!

    再次彰显出设计专业更适应时代潮流,绘画专业真的和几百年前都没有什么区别。

    朝代早就换了啊。

    油画系那边据说吵得更加厉害。

    这还是自从换了新院长,又经历了罢课事件、附中职业教育事件,一次次清洗过教职工的结果。

    如果放在两年前谈这个,绝对一面倒的被压垮,准保连老苟这样的死硬派都不会同意跨类别选修,自家本行都学不完,还去学旁门左道?

    可扛不住学生大面积支持,赵磊磊假装不表态的在油画系开了几次讨论会,基本上就是师生各站一边,各有少数投入对方阵营。

    而雕塑系被万长生卧底策反之后,国画系和版画系是全面通过,特别是国画系,大家原以为都要抵抗下,结果那位杨博士作为外来人员毫不犹豫的就给新方案投赞成票,加上国画系是被清洗得最厉害的专业,所以除了两位返聘的退休教授有点嘀咕,其他人都通过了。

    设计类那边是整体无所谓,就当学生培养点闲情逸致的画画功底。

    所以最终只有油画系针锋相对的顶着。

    赵磊磊也许一开始就知道油画系的阻力最大。

    所以才推锅给万长生,他自己好歹也是著名青年油画家,不能自己说油画养活不了人吧。

    就像学画画的都会把油画当成最高终极类别一样,油画家们内心是极度高傲的。

    这种局面寸步不退。

    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