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野小神医〕〔绝色毒医王妃〕〔阴美人〕〔隐婚契约:夜帝的〕〔雅霜姐妹的魂穿之〕〔裴先生娶了个200斤〕〔被哥哥们团宠后她〕〔浮华尽少年归〕〔日常系神壕〕〔天医神凰〕〔文明之万界领主〕〔重生之投资大亨〕〔问道红尘〕〔重生之全球首富〕〔巅峰战神〕〔农女有田:娘子,〕〔我的重返人生〕〔玄门妖王〕〔不做余欢水〕〔你好,神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00、放下包袱才会更强大
    在关注名利权力的人看来,是很震惊,羡慕嫉妒恨都有。

    不过在院长都只有40多岁的蜀美,光凭年龄很难诟病。

    而且苏沐楠目前实打实的几样业绩,确实是不声不响的让人没话可说。

    论专业实力,明明是书法研究生,却凭着篆刻这个偏门直接靠上了全国最高级别的皇宫博物院,这就好比在国家美术馆挂了号,任何专业老师都没法说她不行。

    论教学成绩,虽然才来做了两年老师,连轴转的书法课、篆刻课上课时间绝对排全院前列,因为大多数时候就她一个篆刻老师,书法老师之外甚至工笔、花鸟课程,都因为大换血缺了很多国画系老师,苏沐楠顶了不少班,上课又认真,根本挑不出刺来。

    更不用说,主持青少儿评级这个事情,看似只赚了十来万报名费给院里,起码今年蜀美年底总结的创新工作里面,绝对要提这个。

    现在看来,这个不痛不痒的评级办公室,感觉就是在给后面教改办公室做铺垫的。

    更关键的是,这位女老师背后明显是站着万长生在支持。

    他俩什么关系,所有人都知道。

    没那么多男女关系的猫腻,也是大家都清楚的。

    万长生这几年下来,看似听说身边美女如云,其实整个蜀美都清楚得要命,他跟谁都没有私情,毕竟整整几千大美社的小伙伴,那么多眼睛全都看着的。

    任何蛛丝马迹都隐藏不了。

    万长生到现在还住在寝室呢,这种除了上课就是专业创作的家伙,就是艺术学院最不缺少的那种天才还比谁都努力的怪物。

    之前的三项金奖就不用说,现在万长生出了多少雕塑创作?

    现在还在校门口跟雕塑系主任pk作品。

    光是这种全力专注在创作上的劲头,就让任何人想黑他都很无力。

    压根儿就没人信。

    所以苏沐楠负责领导交叉选修工作,在蜀美内部很震惊,但仅仅也就是到震惊,让这个平时没什么存在感的年轻女老师被所有人知晓以后,没人闹腾。

    因为这时候的蜀美内部气氛,太稳健了。

    接连在好几个项目上都获得市教育部门甚至市政府关注的蜀美,刚把教改方案报上去,就立刻通过了批复。

    这就是上级部门对目前蜀美的认可。

    这种局面,还有谁想去做点什么手脚,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所以想自己出头的话,还是学学人家苏老师,把注意力都放到教学和创作上来吧。

    这才是高校教职工最应该关注的重点。

    况且这几天雕塑系系主任和万长生的pk,也分摊了这点注意力。

    郭槐生也是个异类。

    作为成名已久的雕塑家,非要跟自己的小徒儿一起把作品摆出来比划,万一输了不是很丢脸?

    他不怕,好像这样能帮徒弟提升名气那也是极好的。

    再说他对万长生这个作品还嗤之以鼻呢。

    仿佛从混沌中幻化出来的猴头。

    万长生早就已经把这翻模成了不锈钢,整座四十厘米左右高度的不锈钢造型顶部,很醒目的有个金色法箍,做工精致细腻,上面除了梵文经书还有象征科技的电子编码。

    整体来说,外观大气,做工讲究,还很有时代感。

    缺点嘛,就像郭槐生鄙夷的那样,四平八稳,匠气比较重,没有那种飘逸潇洒的艺术味儿。

    雕塑系大主任做的就充满浓厚的艺术气息。

    纯抽象作品。

    万长生第一眼看见腹诽像欢欢他们暑假时候采的蘑菇。

    可能是用这个来象征核武器爆炸的蘑菇云吧。

    然后又似是而非的流线体造型,像一头巨大的蓝鲸,纤细的尾巴杵在雕塑底座上,上面展开的流线体被对比出来巨大的感觉。

    就是你可以看做这玩意儿是个生命体,是动物,又或者是油然而生的生命力,也可以看作是个爆炸蘑菇云……

    做工也是斑驳古朴,好像有岁月痕迹,更有让人沉思的印记。

    万长生内心就是卧槽,普通观众谁看得懂这玩意儿啊。

    还不是你艺术家自己说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就是什么。

    于是他俩的创作放在美术学院门口,谁都能拿手机来扫描二维码投票,当然是一个号码只能投一次。

    迅速拉开师徒俩的数据。

    因为下面有创作说明,万长生表达的是金箍对强大力量的约束控制,也就是表达对那些奋斗在核工业战线勇者们的敬佩。

    他的着眼点在那个金箍上。

    而郭槐生这个说法就玄妙了,对生命的探索,对力量的敬畏,对宇宙的思考。

    标准的艺术家口吻,本来他这个东西就做得抽象,怎么解读都可以。

    留下了非常宽阔的想象空间。

    其实更符合美术学院一贯以来的艺术范儿。

    于是投票给师徒俩的数据,倒也没有一边倒,大美社的小伙伴人数虽然多。

    但在各种群里都讨论,这是纯粹的艺术pk,不爱出头的万万既然和系主任这样搞,就是为了带动浓厚的艺术创作氛围。

    大家就应该平心而论。

    这确实是让美术学院师生们的注意力,迅速从苏沐楠升官的话题中迅速转移过来。

    很多老师教授都在参与讨论,当然是各自专业师生群,并不因为后起之秀的各种光环,也不因为郭槐生的系主任和老资格地位,单纯的从作品来分析讨论,揉碎了掰开了跟学生们探讨。

    连赵磊磊都非常兴奋又细致的下场参与。

    因为这里面有很多艺术争论,万长生的技巧确实没得说,甚至艺术表现力上极具天赋,但他在艺术深度上就是短板。

    他过往所有的作品都被拉出来细品。

    而郭槐生虽然已经十多年没做这种纯艺术创作,既不需要迎合甲方赚钱,也不需要歌颂粉饰表态,可他的思维还是犀利老辣,更充满天马行空的开阔思维。

    别看他四五十岁的老家伙,作品里面更有孩童般的胡思乱想。

    相比之下,万长生所有的作品,都像个深思熟虑的中年人。

    将满24岁的万长生,独坐在碑林的十多年,可能真有山中一日人间一年的感受。

    对历史和人性了解得越透彻,就越冷静理智。

    表现到艺术作品上就是他所有的作品都是精细有余,而灵性不足。

    很少有那种酣畅淋漓、挥洒自如的灵光乍现,更多都是精准定位,严格造型之外再细致补充。

    最后的东西,好是好,就是少了点艺术韵味。

    这其实是很多工艺大师一辈子都难以攀升到艺术家的门槛。

    万长生不过是因为身处艺术学院,自然而然的就先站在了艺术家内。

    这也是席导、老雷、郭槐生、老童他们都跟万长生提过的,放松点,让自己更随心所欲的体验艺术感受,不然可惜了他这一身的技艺。

    人生就是这样有得有失,不可能面面俱到。

    万长生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顺其自然的发展呗。

    所以师徒俩的作品呈现出来相当强烈的个人特色。

    投票不相上下。

    刚开始万长生的投票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慢慢随着美院内部各种讨论,三五天时间里面就让郭槐生的票追上来。

    但一周时间到了的时候,万长生终究还是在学生中间占有巨大影响力,大概以七成票数赢了三成。

    这时候不等郭槐生说什么,赵磊磊就跳出来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篇纯粹的艺术评论文章,分析了师徒俩的作品有那些利弊,还是以油画家的身份说自己班门弄斧,最后虽然有点调侃的结论是万长生的雕塑作品,带有工艺造型设计的具象影子,可能更受设计类专业的喜欢,目前绘画类和设计类学生的比例恰好就是三比七,大家要注意这个趋势啊。

    他已经很含蓄的在提醒,目前绘画类专业的式微,工艺设计类更占据优势上风,都需要做出适当的调整改变了。

    于是在末尾提出这种师生之间的纯艺术pk非常好,重点表扬了几篇校内的艺术评论,然后提出自己和油画系一位学生也将各拿出最近的一幅作品来pk,欢迎大家评头论足。

    这下,再一次削弱了郭槐生输给学生被打脸的感觉,就是蜀美内部一种不论师生关系,只搞艺术探索的方式。

    连院长自己都不怕丢脸,拿出作品来比较,这已经是非常清晰的表态了。

    蜀美的学术氛围,前所未有的浓厚。

    连还在军训的学生们,都热切关注这一系列比拼,也试着开始参与评论。

    大胆的对院长、学长、系主任的作品说三道四。

    其实这就是加深思考的方式,只有认真思考了,才会言之有物,而不是歌功颂德只会说好话拍马屁。

    这才是提高业务能力,艺术眼光的正确方式。

    所以这一周左右的时间,苏沐楠再顺势推出百分之二十的选修课改革方案,几乎被所有系别专业都顺利接受。

    因为连设计专业都对各种绘画形式充满兴趣,都想拿起画笔或者雕塑刀创作点什么。

    绘画专业也前所未有的充满骄傲和希望。

    对于去学点设计专业的课程不那么抗拒,实在是觉得自己有艺术才华,油画的选修雕塑,雕塑的选修油画不也可以么。

    抗拒,其实往往来源于自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