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22、我的荣幸,我的骄傲
    万长生才没那么孤寂呢,用手指敲敲屏幕上的函数,回头对办公室里的小伙伴:“我看不懂,但确实看到杜雯在清京大学的图书馆里面度过了多少时光,在别人都趁着年轻貌美到处浪的时候,她在夯实提高自己,人生差距就是这么拉开的。”

    办公室里面稍微安静了下。

    有人鼓掌:“老大,你也一样,我们很多人都在向你俩学习,所以遇见你们是我最大的幸运。”

    马上掌声就是一片了,不过都对着说话的家伙:“说得好说得好,这个马屁正好拍到我心坎上了!”

    哄笑声中,万长生再开口却马上就安静:“我想说的是,大美社是大家一辈子的精神家园,但终究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第一批小伙伴已经进入毕业季,未来每年我们都会送走很多人,能大家聚在一起同舟共济当然是最好,但这条船是用来渡人的,要腾出很多位置给新来的人,所以就好像杜雯这样懂得展现自己,敢于展现自己,大美社会竭尽全力的给大家提供机会。”

    挺好的话,有些女生都情不自禁的轻轻捂嘴,有点感动呢。

    可大美社的主流态度总是立刻爆发出一片哈哈哈的大笑:“还好还好,我才大三!”

    “我大二都没说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啊,享受正在福窝窝的感觉吧,师兄师姐们趁早把位置腾出来。”

    “哦,说到幸福时光,不是跟在座各位抬杠,我这种大一新生……”

    “卧槽,什么时候这种大项目还混进来大一的!”

    “长得这么着急,我以为是平戏大二大三的呢……”

    “没有,我们还以为是清美的!”

    万长生只好在一片闹腾声里面无奈的出门。

    剩下小伙伴们赶紧贴门缝上偷看他背影,然后担心:“杜杜要是走了,万万……”

    “可能会卧薪尝胆的出一大片作品吧,感情伤痛从来都是创作的重要源泉!”

    “滚!我可舍不得万万吃这种苦头!”

    “可杜杜就活该一直被耽误着?”

    “大嫂……唉,我见过大嫂,那是真没话说,连杜杜都没跟她争过万万,这怪谁呢?”

    “怪世间情为何物……”

    “滚!你个钢铁直男还装腔作势的感叹人家,自己的八字都还没有一撇!”

    “咦?你是不是在暗示对我有点意思?”

    大家赶紧又欢闹的把情绪带开。

    是啊,在大家的心目中,万长生和杜雯简直就像神仙伴侣那样般配。

    可又偏偏还有贾欢欢那样最人畜无害的存在。

    更别说钟明霞那点心思,恐怕是全国观众粉丝都心知肚明。

    感情的事情,真是谁能说得清呢。

    万长生倒是随手关门,回到之前的编导办公室,继续平静的观看大屏幕上的采编视频。

    只有江竹清问了下情况。

    万长生也多看了两眼自己的新助理。

    可能相比江竹清,杜雯确实太能迷住成功人士了,她表现出来的能力和睿智,跟她的外表混合起来有种致命的诱惑力,越是对自己能力自信的人,可能就越想征服这种高难度。

    江竹清更多还是让男生容易产生保护的欲望。

    差别有点大。

    当然是笑着说杜雯摆了个数学模型论证目前的网站调整:“我完全看不懂,可能跟李总比较谈得来吧。”

    算是不管之后事态怎么发展,都先打个预防针。

    江竹清好看的眸子眨两下。

    编导们可是见多识广,啧啧称奇:“学美术,学艺术的有这种头脑那必然是学霸啊,关键杜总还看着这么漂亮!”

    “上次我在桌游吧遇见个妹子就是,随手拿一堆木棍和四色珠子搭建个数学模型,给我把贝里耶函数讲得明明白白……唉,好迷人的。”

    “兄嘚,你这审美有点奇特啊!天底下没有什么是努力做不到的,但数学题就是例外。”

    “杜总应该是形象思维特别好,触类旁通吧,只要接触到高等数学就会打开一扇新的大门,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嘿嘿,你别说,她这样的学霸级美女,对it男超有吸引力……”

    “咳咳,工作工作,今天舞蹈学院这边的排练还行吧。”

    “哈哈,就是催促万导过去当面看看呢,一水儿的帅哥!”

    “万导,你真的是认真要求优先考虑帅哥吗?”

    万长生一本正经:“认真,百分百认真,明天就去看看吧,你们谁一起?”

    会议室里面洋溢着诡异的笑声,连江竹清的表情都忍俊不禁,当然,她是专业级的表情控制了。

    经验丰富。

    全国春晚这么大的事情,如果全都用毫无经验的新人,那肯定是一场灾难。

    万长生表面上看起来一再强调全新面貌,其实不过是放弃那些已经在春晚上让观众看得昏昏欲睡的熟面孔,换用同等资历、同样优秀的演员,然后在现场工作人员上尽量要求用年轻人,但这些年轻人都要有前辈带路把关。

    所以把风险尽量降到最低。

    但“新”字确实贯穿始终,连排练形式都新。

    以前都是如临大敌,煞有其事的全都集中起来吃住在一起,跟技术攻关似的搞大会战。

    现在基本上都是待在各自地方,得到编导组这边通知以后,继续在自己的地方排练,然后用直播或者手机视频的方式传递考察,特别涉及到不同类别同台献技的情况,相互还能在视频上沟通,民间艺人和舞蹈学院、音乐学院的科班专家们交流协商。

    总体来说,迄今还没谁在编导组面前炸刺,民间艺人没有摆谱的,专家们也没有鄙夷野路子的。

    可能万长生自己顶着个青年艺术家的头衔,还是有点作用,特别是他偶尔画点手稿表现舞台形式感,也就是人物组合应该呈现什么样的状态,无论是歌唱、音乐、舞蹈还是戏法魔术之类的表演,都讲究个最终看上去是什么感觉。

    就像当初万长生给席导画的舞台手稿,谁在什么位置,谁更应该被突出中心,这都是有讲究的。

    美术里面称为构图,影视戏剧里面是站位,导演的艺术敏锐感觉就显得很重要了。

    关键是万长生只要想到,就能表达出来,这是很多好导演有货倒不出来,很难给演员表达清楚的关键。

    这群青年编导算是开了眼。

    效率非常高。

    所以忙起来差不多两三小时后,李逸飞才带着有点疲惫的情绪走进来。

    万长生主动询问大金主:“谈得怎么样?”

    李逸飞艰难的摘了眼镜揉揉鼻梁:“企划总监跟运营总监已经带着人过来,杜小姐的团队会跟他们协商关于这个企业规划运营部的成立,前期由杜小姐的团队协助建立,但……她依旧选择免费提供服务,并把一部分人手推荐给我入职。”

    说到这里,李逸飞终于有点疑惑:“我发现你俩好像有些完全一样的态度,商量过的?”

    万长生摇头:“我只负责艺术眼光的部分,刚才那个什么三色环我完全不懂,嗯,其实ui、ci什么的我也不懂,我主业是搞雕塑的,她这应该算是设计艺术吧?”

    最后这句是问周围,编导们忙碌中不关心这边,有人随意点头:“嗯嗯,万导你还真是心无旁骛,这是起码的艺术院校分类,也不关心?”

    万长生不惭愧:“专注才能更清晰自己的方向,美术学院内分为绘画艺术跟设计艺术两大类,今年我们开始在推动两边相互选修,其实也是为了就业问题,学绘画的找工作不那么容易呢。”

    众人就笑了:“您可不用担心这问题。”

    可能万长生太轻松,李逸飞也放松下来:“你跟杜小姐是企业合伙人?”

    万长生没啥可隐瞒的:“她是我的经纪人,负责我所有艺术创作之外的商业事务,包括我能拍电影,能做这个春晚导演,都有她经营规划的功劳。”

    编导们终于把注意力转移过来不少,恍然大悟:“怪不得您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原来是她在处理周边的事情啊,杜总这么年轻漂亮,能力确实惊人。”

    万长生笑:“这是我的荣幸。”

    他没说这更是自己的骄傲,四年前的两人,哪里想到会相互成长到如今的模样呢。

    正如三年前杜雯说过的那句话,这份珍贵的感情让两人一直在努力往前走,往上走。

    才有今天的彼此。

    江竹清不说话,一直专心观察两个男人。

    李逸飞看着万长生,他才不关心旁边有什么目光看自己呢,万长生也坦荡的回看。

    编导中有人注意到两位大佬的沉默,立刻反应过来什么,悄无声息的点点旁边人,起身鱼贯出去了。

    看那样子,是害怕再听见这俩谈论什么重大项目,又被关在这楼里多少天?

    江竹清是最后走的,深深的再看一眼,关上门。

    李逸飞好一会儿开口:“这些年我从国内大学到国外留学,一直都在不断学习和创业的高速运转中,从没考虑过男女爱情之类,因为对软件工程师来说那不过是三次元的虚拟传说,更是对理性思维分析的最大干扰。”

    万长生没调侃,只静静点头表示听见了。

    李逸飞没有绕圈子:“从看见杜小姐的时候,我就突然想起我初中时候暗恋过的一个班上女生,我几乎都忘了这段有些青涩可笑的感情,但好像我所有的努力正是源于当初希望自己能够变得更好,能够骄傲的站在她面前。”

    万长生听着另一个男人的内心剖析,依旧是静静点头。

    李逸飞单刀直入:“我想追求杜小姐,你有什么建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