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27、老子心里有座坟,坟里葬着未亡人
    <b>最新网址:万长生没有立场去劝说李老板不要追求杜雯。

    其他人对李逸飞都是仰望的态度,更没有资格去说亿万富豪该怎么做。

    再说万一杜美女只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以后人家成了,那该多尴尬,都不用在这边做人了。

    谁都知道撮合劝分这事儿纯属吃饱了撑的。

    大家还不如就看戏吧。

    李逸飞还挺认真的,只是理解恋爱这种事情吧,他的思维有点和常人迥异。

    跟着蹭上万长生这车的时候,脸上还有些按捺不住的偷笑。

    万长生瞄见了,挺无良的用眼神提醒唐建程看。

    可能觉得之前那种休闲西装的穿着有点像产品发布会,出门后李老板又按照杜雯穿着的方式换了衣服,肯定是中午偷偷通知自己的秘书助理之类买了送过来。

    变成牛仔裤加宽松毛衣,露出来的衬衫领口都很崭新笔挺。

    然后背了个笔记本双肩包,愈发的年轻和有时尚气息,上车很熟络的称呼唐建程他们英文名,还问万长生有英文名没。

    他这种海归派都习惯于在办公室相互用英文名称呼。

    之前工作都好几天都,咋没这种习惯呢。

    万长生礼貌的说:“wan,听起来就像no.1,也还不错啦。”

    杜雯翻白眼看手机。

    江竹清把位置让出来到最后面跟编导挤,编导都不在乎和大美女的亲密接触了,聚精会神的看李逸飞发挥。

    唐建程也偷偷从后视镜看。

    车厢里面稍微有点安静,万长生还体贴的把音乐打开,让气氛柔和些,杜雯气得踢他椅背。

    哪怕她今天的灰色毛衣和暗金色百褶长裙,都显得很淑女。

    还是不顾形象了。

    李逸飞珍惜时间,从背包里面拿出本精装书来:“我能送你个礼物吗?”

    不是名牌包包,也不是华丽首饰,杜雯终究还是有点好奇。

    主要是人家又不讨厌,伸手接过来:“一本词典?”

    就是那种有点类似牛津大辞典的硬壳书,封面书脊上还有烫金工艺,看起来颇为高档。

    李逸飞搓手:“翻开有书签的那一页看看?”

    杜雯依言做了,然后表情立刻超级凌乱。

    后排的编导和江竹清他们超级想看,有个北方小伙儿仗着身高,使劲伸长脖子,都跟大鹅似的了。

    杜雯还是没有想当年收拾茅老师那样决绝,合上书没给后面看。

    平视前方深吸口气喃喃:“老子心里有座坟,坟里葬着未亡人。”

    后面几个马上笑得差点断气。

    也就万长生李逸飞不笑,李老板还周到的问:“喜欢吗?”

    杜雯对这种人也犀利不起来,大金主嘛:“李总,我是个俗气至极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唯独见了你,云海开始翻腾,江潮开始澎湃,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你不要再说了,我和天地万物都想找个山崖跳下去!”

    后面几人彻底笑得死去活来,江竹清都不顾男女之间,靠在旁边男生肩头使劲捂自己肚皮。

    疼死了。

    唐建程拼命捂住自己嘴。

    万长生也有点笑了。

    还是只有李逸飞认真:“说慢点行吗,我怕记不住。”

    杜雯求饶:“我错了,前几天就不该来组委会搔首弄姿的被你注意到,让我淡出你的世界好吗?”

    她这种矫揉造作的文艺腔,真的很有笑点。

    这下连万长生都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又赶紧抱歉的使劲捏自己腮帮子:“李总,我没有嘲笑的意思,杜雯已经很装腔作势的表现她……准确的说是有些认知不同。”

    杜雯才缓过这口气:“真的,李总,您这种文字,在我看来,稍微有点矫情,现在我们这么多事儿,我根本没谈恋爱或者交往的心思,您把注意力重新放到网站和春晚上面,行吗?”

    语气就像高中班主任,苦口婆心的叮嘱学生不要早恋一样。

    李逸飞定定的看着她。

    车厢里面就只有回荡着的那点中控台乐曲声,杜雯存的音乐,什么爵士乐曲,听起来略显沙哑但非常悠扬。

    倒是和杜雯自己那种嗓音有点像。

    唐建程就痛苦了,副驾驶看不到男女主角的面部表情,又不好完全转身看热闹,心痒得很。

    后面几个完全屏住呼吸的一瞬不眨吃瓜。

    杜雯发现对方目光里面只有沉醉,还赶紧在自己脸上揉几把,好像能把美美的五官表情都揉开了去。

    结果李逸飞更着迷:“真的,只有这时候我才发现,以前我拒绝女生的时候,有多残忍,不过没事,我更喜欢这样真实而不做作你,我说了不会对你造成困扰的,明天见!”

    然后招呼司机:“万导,就在前面把我放下吧,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万长生连忙代表大家:“没有,没有,您不觉得我们不礼貌就好。”

    杜雯就好想拿那本烫金书砸司机的头。

    李逸飞还给后面几个说了再见,然后下车,a8无声的滑上来,接走了他们的老板。

    这边车厢里面稍微安静了几秒钟,坐回来的江竹清小声:“能……给我们看看那书上写的什么吗?”

    杜雯呸!

    几个男生再次发出猪叫一样的闷笑。

    杜雯干脆把这几个都赶下去:“我不回你们那办公室了,回清美方向不同。”

    大家一起拖长声音的唉。

    万长生想跟着一起下车,被她揪了耳朵:“赶紧开车!”

    好吧,这旁边就是国家图书馆,杜雯举起那大部头,真想捐了过去:“你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万长生专心开车,可过了好一会儿,感觉杜雯还没把情绪放平:“你究竟怎么看待结婚呢?”

    杜雯就像是暴躁的猫被摸了摸后颈窝,安静下来:“可能我多少还是有点在意,曾经的我不就最希冀这样的机会吗?近乎完美的婚姻对象,文雅、有钱、事业庞大还心思单纯,如果没遇见你,我肯定就答应了,可这就是个死循环,如果没有我俩的相互成就,他会看上我吗?刚才那排练厅里比我漂亮的多了去。”

    万长生没说话,静静的听着。

    杜雯翻开那本书,翻出书签那一页给万长生看了看:“很傻,如果是我喜欢的人对我这么做,我会觉得很幸福,但现在我只是烦躁。”

    万长生在开车嘛,只惊鸿一瞥,原来是把辞典里面的条目改了,不知道是整本书做的假的,还是只改了这一页,万长生这一刻居然想的是这个。

    但他能看见清晰的条目名称是“完美”,后面还有各种英文、日文等翻译。

    关键在词条的下方,居然用了张杜雯的证件照!

    然后杜雯指着那条目释义读出来:“意指那个引领我的宇宙,牵着我往前走,并让我的世界愈发明亮的人。”

    万长生点头:“我们当时不该笑。”

    杜雯却直面两人之间:“在你和欢欢之间,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是在引领拯救你,因为你在你和欢欢之间的感情里面,得不到我们之间这种共鸣,其实这是典型的小三思维,一切的出发点还是因为我想插足你俩之间的感情,哪怕这几年我们逐渐淡化了这种爱欲的成分,但我心底根源还是因为爱你。”

    万长生也不回避:“我确实花了很多时间来说服自己,没有爱情的成分,我们只是相互欣赏,我对欢欢的责任是最基本的伦理道德,所以如果你追寻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一定祝福你。”

    杜雯笑笑:“对,我知道,你还是希望我幸福,可我嫁人就要抹去你的印迹,因为很难有人像欢欢那样不介意我们的相处,这才是对那个人的尊重,对我的婚姻尊重,如果不抹去,跟我父母的婚姻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欢欢确实是个另类的存在。

    万长生还笑了笑。

    杜雯靠在椅背上,又有些懒散的模样:“我烦躁的是我拼命充实学习自己,难道绕一大圈还是回到那个原点,还是以色侍人,而且还要放弃自己已经建立起来的事业,去相夫教子?我想我做不到。”

    万长生摇头:“大美社永远都是你的,本来就是你在领导他们。”

    杜雯笑:“说得跟离婚分家产一样,你是大美社的灵魂,没了你那就是一盘散沙,甚至我的事业也就成了无水之源,只能去当个负责貌美如花的家庭贵妇,那我挣扎这些年又有什么意义呢?”

    万长生不说话了,他真没谈恋爱的经验,都直接进入夫妻模式了。

    杜雯看着外面黄昏的树影阳光:“为什么要结婚呢?”

    “大概是为了,遇见事能有个人一起商量,无聊了能在一起说说废话。

    累了一天能挤在一桌吃个饭。

    一生太长了,总要有个人作伴。

    光明正大的陪伴,踏踏实实的想念。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啊,很多夫妻一辈子还找不到这样的伴儿呢。”

    本质上,杜雯还是个搞艺术的文艺女青年啊。

    夕阳透过树影这么细碎的洒在副驾驶座上。

    外面是平京热闹喧哗的街道。

    带着点淡淡忧伤的姑娘,确实美得不可方物。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