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被八个大佬争着〕〔我的细胞监狱〕〔重生之地狱难度〕〔妖灵天道〕〔命道守墓人〕〔自幽冥归来〕〔非凡相师〕〔我有一个剃头系统〕〔逍遥少侠〕〔异山海〕〔游戏损毁〕〔我在黄泉有座房〕〔帝国败家子〕〔神龙狂婿〕〔江少家的锦鲤成精〕〔天字一号顽主〕〔猎谍〕〔田园重生之衣代天〕〔逍遥战神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千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29、就想立个碑
    <b>最新网址:孙二娘别提多开心了,万家有福气呀。

    这可是祖宗八代都没完成的伟业。

    而且最开心的是儿子居然游刃有余,一点都不慌张局促,有条不紊的把场面处理得井然有序。

    随口跟钟明霞聊聊度假村的事情,帐篷区大有作为。

    就像苏沐楠那个激光雕刻机的事情,帐篷也是万长生在火眼视频看见的新鲜玩意儿。

    不是之前大美社买的那种几百块小帐篷。

    有很多种全新材质、全新设计的款式,譬如完全透明的充气泡泡屋帐篷,可以搭建三室两厅的虫洞帐篷,围绕自驾车后备厢展开的观景帐篷。

    度假村如果把这些新鲜新奇的东西都用上,很可能把219基地这个略显偏僻的地方打造成网红。

    关键是成本降低。

    让度假村拥有更多的接待能力。

    毕竟这深山老林的地方,和特钢厂艺术社区依托整座大城市的接待游客面,完全不同。

    要把盈利面放在配套餐饮等方向上,才能真正把景色卖出丰厚利润来。

    钟明霞拿过他的手机,认真的转发照片、视频,再记上。

    最后跟贝赫耶讨论豫南的工作,决定明天趁着周末过去看看。

    等对上老妈都要喜极而泣的表情,万长生都懒得解释为什么都是女生了。

    男的现在都还在各个工作室忙碌呢。

    这样有心无心的凑个局,怪我咯。

    反正连杜雯都看出来。

    饭后万长生自己回组委会,林楚妮和江竹清到研究生公寓,顺便带上苏沐楠住她们那。

    孙二娘就跟着钟明霞去别墅了,贝赫耶想单独跟万长生跑,被杜雯揪上了车。

    阿拉伯少女不满情绪很严重,坐在副驾驶都摔打自己的lv手袋。

    杜雯也没那么宽广的胸怀,好好的文艺小清新日子,被打扰了更不舒坦。

    等钟明霞挽着孙二娘去高尔夫草坪上散步,贝赫耶说顺便去看看哪些人家没人住的时候,杜雯才发消息给万长生:“再次证明了分享感情和婚姻是绝对不可能的!”

    万长生破罐子破摔:“对,在这个问题上我跟你绝对是同盟军,别被我妈蛊惑了。”

    杜雯忍不住讽刺:“我看你倒是很适应!一个个的应付自如,家学渊源哦!”

    万长生回应:“不然怎么办,甩脸走人吗?都是成年人了,你说我有那么半点私情暧昧吗,来都来了,一桌子吃个饭嘛。”

    杜雯居然又捧着手机笑了:“滚!怎么你跟欢欢从来不这么解释,好像我就该忍受这样的局面。”

    万长生调侃:“你呢,就是舒舒坦坦的吧,又觉得平淡不刺激,有点什么就走极端,还索性把江竹清叫来把场面搞得越大越乱,好像就报复了观音村的虚文陋俗,结果搞得自己不自在,何必呢?欢欢就是看得透这点,我先把你当一家人,这样我就不难受了,如果进不了这个门,那我还赚了。”

    杜雯气得骂:“呸!”

    还发个自闭不想说话的表情包。

    可过了一会儿就:“明天我不去豫南啊,不自找不自在。”

    万长生轻松:“不想去就不去呗,我其实就是去鼓鼓士气,顺便让我妈嘚瑟下,出来几年多少还是有点成绩,总不能带着她去组委会显摆吧,那就是以权谋私了。”

    杜雯就是小心眼:“那我叫钟明霞明天陪我去见李老板,你说她答应不。”

    万长生撇清:“你们自己的交情自己搞定,跟我无关。”

    杜雯哼哼:“塑料姐妹花也是花,我还帮她联系这么多业务呢,洗澡去了。”

    万长生坐在编导办公室里哑然失笑,摇摇头还是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吧。

    一轮轮的到表演团体、艺术院校去考察,搞定了很多细节,也发现很多问题。

    文艺单位和老百姓的生活已经日益脱节,这些越来越封闭的团体单位高高在上,几乎就只是为了些特定演出跟特殊时段存在。

    既是对艺术资源的极大浪费,也是对这些一辈子都耗费在艺术事业上的天赋不公。

    几乎就像美术行业里面的绘画专业那样,只能被养在书画院这些毫无业务竞争的院子里,成天为了鸡毛蒜皮勾心斗角。

    也许,这才是席导他们努力让万长生这个新人来搅局的原因吧。

    盘根错节,积重难返了。

    万长生坐在桌边,轻轻的拿绘画笔在本子上随手勾勒。

    他不会好高骛远,更不会觉得自己无往不利,其实这种看似顺风顺水的局面步步惊心。

    哪怕不是朝堂之争,但其中的凶险程度毫不逊色。

    文化的革命呀。

    所以万长生想得有点出神。

    第二天一早,钟明霞果然没有跟孙二娘一起,贝赫耶陪着会合了万长生,三人直接搭乘高铁去豫南。

    到地级市也才四小时的车程而已,没必要自己开车。

    万长生主要是想让母亲出来看看不一样的世界。

    而且只要有了贝赫耶,航班绝对是头等舱,高铁也怎么贵怎么来。

    每个人单独座舱的那种高级感受,连万长生都新奇,孙二娘就更吃惊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还算见过世面的,谁知道现在变化这么快。

    当然在贝赫耶面前还挺自豪。

    但三个人一起出行,感觉肯定和昨天一大群姑娘不同。

    贝赫耶脸上时刻挂着甜美又开心的笑容,再说她的国际范儿也能赢得一路上所有服务人员的礼遇。

    虽然北方平原的秋冬季很荒凉,抵达地级市下车来也有点灰蒙蒙,但派过来的商务车接上很快就能直抵新城。

    贝赫耶再次重提这个事情:“杜那个车也太普通了,我已经让爸爸的办事处另外买部车,你在平京和这边都用得上。”

    万长生舒坦的伸直腿坐靠在最后面:“小贝,我们中国人也有爱面子讲排场的习惯,但我不需要,就好比我们最近做的这些事情,是我们有这个实力,别人并不因为我们开什么车,才跟我们合作,到了我们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不需要用这些东西来彰显自己了。”

    贝赫耶的态度是:“我希望你过得舒服些,不要去跟别人挤公共交通,你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宝贵,妈妈,您说呢?”

    杜雯当初喊孙二娘妈的时候,孙二娘乐得跟什么一样。

    听贝赫耶这么喊,本来听得津津有味的孙二娘居然哆嗦下。

    估计还是觉得跨国婚姻任重道远吧:“啊,啊,我没什么意见,你想给长生买个什么车啊。”

    贝赫耶无所谓:“只要他喜欢都行,上次我给他买那辆法拉利,也就回去家乡开过一次,一点都不体谅我的心情。”

    开车的司机是新成立的教育中心公司在本地招的人,闻声都双手抓紧方向盘,生怕丢了这份给土豪开车的工作。

    万长生笑眯眯的看着贝赫耶,不管怎么说,这姑娘也赏心悦目啊:“我就当你是把我妈当成干妈了,小贝,首都不那么好买车的,杜雯那车都是我们十多年前的公司牌照,没必要在这事儿上乱花钱,听我的,好不好?”

    贝赫耶犹豫下:“爸爸在这边的公司有牌照,我问过了,你不愿买新车,那就先叫他们调一部车过来你用,好不好?我听见你说你坐地铁,都心疼了。”

    孙二娘观察这姑娘的表情,情真意切。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感动,对儿子这么好的姑娘,伸手抓贝赫耶的手背拍拍。

    结果贝赫耶马上顺势靠在她肩头,还用鼻音撒娇:“妈妈,你命令他答应下来嘛!”

    孙二娘赶紧偷偷回脸给儿子做鬼脸,还主要表达这香水味儿可太大了……受不了!

    其实贝赫耶用的都是高级货,只是在孙二娘这种从来不用香水的土鳖来说,太不习惯了。

    万长生揉头:“行行行,借你们辆车,谢谢你了。”

    贝赫耶靠在孙二娘肩窝,像个小狐狸似的偷笑。

    高铁站距离新城不远,司机看来已经培训过,特意绕着道儿接近教育中心,还在特定的路口提醒:“那边就是我们大美艺术教育中心的新外观……”

    万长生他们定睛一看,可不是那范启斌画的……楼体外观?

    四十多层的商业中心高楼啊。

    怕是有七八层楼那么大的面积,都是初升的红日。

    当初范启斌画的是落日夕阳,这里却被大哥大姐们重新设计改造成了朝霞。

    充满蓬勃朝气的初升红日,用来对应这种面对青少年的教育中心。

    其中寓意就不言自明了。

    一栋楼都成了巨大的招牌啊,这方圆城区里都能看见。

    这种地级市本来就没有多少40层楼以上的大厦,这下真正成了地标性的建筑。

    而且商业中心不是两栋楼吗,旁边那栋居然没有没有改动。

    依旧保持了原来墨绿色玻璃幕墙的外观。

    甚至连脚手架都没有。

    无论从施工成本,还是常理推断,这都很奇怪啊,而且很刺眼。

    孙二娘都问:“不会是没钱了吧?”

    清楚整个设计施工过程的万长生笑:“故意的,本来我们现在也只能用到一栋楼的面积,那就只改造一栋楼外观,留出对比,就好比观音村的改造改建,最开始不是谁都不情愿改动么,等到周婶开始,一栋栋楼改出来,住着舒服,看着漂亮,再回头看自己那破房子,自然就会拥护改建了,这里也是一样。”

    万长生抬手指指外面还是没多少人气的新城区:“哪怕未来我们改变了这里的氛围,也要留下个东西,提醒这里曾经的失败,如果不是教育中心这个特殊的项目,本来这里会荒废很长的时间,就当是个警醒,警醒我们也告诫他人。”

    就像立碑一样,荣辱皆有。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诸天谍影〕〔都市之战神无双叶〕〔翻手为云小说〕〔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嫡女本是天上仙〕〔蚀骨蜜爱:秦少的〕〔名门影后靳总别傲〕〔从庆余年开始的诸〕〔诸天万界之见证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