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灭宋〕〔我在战锤当职玩〕〔浮醉三生〕〔贵妃每天只想当咸〕〔我真是万亿大佬〕〔锦绣风流一代天子〕〔妖女宋姬传〕〔我只想安静的加点〕〔灵核战纪〕〔诸天万界裁决降临〕〔猫仙尊〕〔卖假货的系统〕〔天秀从直播开始〕〔我当道士的那些事〕〔老祖渡劫失败之后〕〔低调崛起路〕〔在超英直播修真[综〕〔物流大玩家〕〔庆荣华〕〔我养的宠物都超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39、在天赋面前,汗水也什么都不是
    <b>最新网址:戏剧学院的研究生怎么上课呢。

    看戏呀。

    大量的观摩各种影视戏曲剧种,能跟着导师搞课题研究。

    所以这段时间万长生守在编导会议室,大量的看表演,简直就是瞌睡遇枕头。

    全国各地汇集起来的各种表演形式,各大专业团队的高水平表演,甚至还有到各种国家级剧团、歌舞团、表演院校的面对面沟通。

    都在满足他的研究生学习内容。

    只是从这个内容的丰富程度到水平高低幅度之大,绝对算得上是前所未有。

    简直有种皇帝读书全国陪的感觉。

    也算是万长生拿到这个春晚导演身份的意外收获吧。

    除此之外就是大量的阅读,老雷给万长生定下了每个月起码三十本指定书目的阅读量。

    其他研究生则一个学年大概两百本。

    这可都是晦涩难懂的专业书籍,所以万长生在组委会随时都带本书,坐地铁也看。

    好在他读经书、史书那么多年,阅读效率还不错。

    一天一本十来二十万字的专业著作,看完还能做点笔记感想。

    最离谱的是万长生这会议室里面,随时坐着十来个专业影视戏剧院校出来的高材生,几乎个个都得是研究生朝上的高手。

    看书过程中有什么疑问,随口问随口答,而且还是不同人不同角度的不同观点,都能引经据典各有论据和看法!

    这就像万长生本来是到罗汉堂来自习的,结果十八罗汉天天给他开小灶,还争先恐后抢着塞。

    所以说他怎么不成天泡在会议室嘛。

    谈什么恋爱,搞什么暧昧啊,是《表现美学》里面的理论不美,还是《戏剧节奏》里面的演戏看得不多?

    那都是前人几百年来的各种总结精髓。

    万长生沉浸其中,还有各种唯恐他听不懂的参考解答。

    学得可带劲了。

    相比之下江竹清就难得多,毕竟这种阅读量不是囫囵吞枣的一目十行,得理解得吸收,还要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自己的思维体系。

    最后这个才是最难的。

    恰恰这就是万长生的强项。

    哪怕从观音村出来,他的见闻视野远不如杜雯,但他早已经建立好了自己的知识体系、世界观价值观思维架构,后来所有吸收的一切,都像把书籍分门别类的放到书架上,井井有条。

    多年的碑林生活,早就让他积累了完整的体系架构。

    江竹清这样的明显连构建的门都还没摸到,万长生又不好给她手把手的教。

    她就好比罗汉拳像模像样的能打出来,但要她说出这拳法的创造理论,或者有哪里可以改进下,那就太强人所难了。

    林楚妮都要好些。

    就是从那次京都之后搞计划书,这一年半的时间,加上之前半年在江州下剧组的时间,她自己可能都没察觉到的潜移默化改变。

    真正离开了课堂,不是到剧组这种浮华的地方混日子聊八卦,而是在钢花街道,在艺术社区,在培训中心接触到大量的现实。

    就像老雷在研究生课堂上要求的那样沉淀自己。

    戏剧学院的研究生很少,一年也就四五十个,博士更少,十来个而已。

    所以基本上研究生都是一对一的导师关系。

    林楚妮和万长生是比较少见的同时跟随老雷,只是万长生算是席导带的硕博连读,研究生阶段交给老雷带,所以两人同堂上课的时间也不多。

    两人的侧重点都不一样。

    话说舞美化妆专业来读研究生,还不是为着留校任教的目的,林楚妮已经算是很罕见了。

    她自己之前说是沾了万长生的光。

    可真学起来,好像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今天难得的坐一起,江竹清的表演专业导师下剧组了,她也跟着蹭这边的课,艺术理论各专业都用得上。

    老雷依旧帅气老大叔的打扮,坐在桌子角上跟闲聊似的:“小江,你们表演专业要求经常下基层采风,你去了吗?做到了吗?林楚妮就做到了,为什么我会面试之后就录取你作为研究生呢,在江州的日子,你真正沉下去了,你讲起来怎么去招募职业教育学生的,我就知道你明白了怎么去下基层。”

    万长生赶紧把自己躲在边上,观摩帅大叔和两位美女的交流,手上还画速写!

    林楚妮难得一脸严肃正经的挺直了背,本来想只是来应个卯,主要等万长生看完她那计划书,中午再过去开会的,却被老雷逮住问最近的工作学习细节,结果就脱不了身。

    只好乖乖的听着,真是看着好乖巧。

    特别是和她身上那有点艺术不羁的打扮对比起来。

    赏心悦目啊。

    江竹清哪有闲心看,连忙专心的倾听。

    老雷在演艺界当了几十年的舞美大师,自己不是搞表演的气质也很不错:“为什么我一直要求我的学生要下农村呢,因为只有在农村这么极端的地方,才能体会到舞美的真谛……”

    万长生开始画老雷了,五十多岁还戴个贝雷帽,帅呢。

    帅老头分析:“农村很穷,物质匮乏,每一样东西做出来,都要参与生活,农村人不会浪费力气做跟自己每天过日子没关系的东西,那怕是村外才出来的一条小路,都是生活必须的产物,一个水缸,一个磨盘,都有自己的来处,学生要去农村体验和寻找每个东西的生活用途,才会在将来的舞台上不瞎搞……”

    万长生举手,老雷偏爱:“你就来自农村吧,所以体会深刻。”

    结果这家伙是孽徒:“时代在改变,您说的是穷的时候,现在逐渐富裕,农村人民也开始追求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也在尝试很多有的没的新生活,所以您的老经验要调整了。”

    老雷指着他的手都在抖了:“你!”

    万长生是真为了自己师父好:“真的,老师,您看这……”

    说着他就随便在这研究生教室的黑板上画场景。

    这真不是在美女面前显摆,要说服老雷,得有理有据,关键是这对老雷很重要,老雷也是能听进去的那种睿智老头。

    万长生一画出来,在场三人都立刻觉得熟悉:“这是……《人间不拆》的场景!”

    对,就是万长生当初在剧组,准确的说,是在钟明霞老家拍摄时候画的那间室内场景。

    现在几乎是复制当时的场景图,一贫如洗的家里,墙上挂着的相框,搁板等等。

    其实当时画,万长生就是在复制他去过钟明霞家里的场面。

    所以格外真实,这确实是印证了老雷的理论,只有真正下基层去体验生活,才能真实的反映生活。

    这才是艺术家的正确之路。

    但是,万长生边画边说:“老师您的理论是,舞美工作要和演员、剧情都紧密的联系起来,您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台上不能没有没用的东西!这句话更是金玉良言……”

    老雷抱着手臂做老子看你怎么狡辩的鄙视状,嘴角却笑。

    思辨,思辨,只有思考以后才敢辫,在明师眼里只有这种敢于质疑,敢于辩论的学生才是最宝贵的。

    当然是有的放矢的辩论,不是诡辩。

    万长生迅速画完整个场景图,如果把去年那幅脚本图找来估计也就是点细微差别:“艺术场景、舞台设计、绘画的画面,乃至文学创作的每个字,如果精雕细琢出精品的话,都应该是没有任何多余,出现在画面、文字里面的就是有用,按照老师的理论,我们来看这场景里面每一件物品都是有用的……”

    直到他把手指向搁板上的一只纸折的洋娃娃,老雷已经忍不住满脸笑,就是特么骄傲!

    江竹清惊讶:“对!当时拍的时候就有,还是钟明霞去找来的。”

    林楚妮也在现场,若有所思:“这是她自己折的?”

    万长生点头:“老师说的每样东西都有自己用处,第一层关系是和生活生产息息相关,第二层关系就应该是深层次的象征含义,如果我们要抠细节,什么样的人会折纸娃娃?穷人,家里买不起洋娃娃的女孩儿家,然后这个女孩子又特别追求美好,她不会哭闹要父母去买,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做一个,这更喻示了小优这个角色的性格特点,所以这件道具出现在这里,表现的是精神追求……”

    老雷不能再满意了,腿都抖起来嘚瑟:“有一次,我们拍个剧,富丽堂皇的有钱人家里墙上挂了把猎枪,我就指着这壁炉上的猎枪问了:‘请问这支枪是拿来参与剧情的,还是拿来塑造人物的?’哈哈哈,那道具师的汗水,唰就出来了,屁用没有!他就是觉得好看,觉得那墙上空着,好像按照国外有钱人家里就该挂把猎枪显摆,这是在破坏观众进入情境的过程啊!知道吗?”

    俩女生都若有所得的点头。

    林楚妮偷偷再看眼万长生,是啊,怪不得万长生能入席导和老雷的法眼。

    去年这时候,万长生可是半点都没接触过戏剧理论,舞美学科。

    仅仅就凭着他的审美意识跟艺术创造天赋,就能直接达成这样的高度。

    这样看来,《人间不拆》这部电影能红。

    还真不是因为运气。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