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美时代 850、人名树影还得装
    连远在江州的贾欢欢都知道小妹受了欺负。

    抓住周末的时间要过来探班。

    这个理由是如此的正当,连心思缜密的杜雯都没觉得异样。

    当然,最近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钟明霞的撕番大戏上,连贾欢欢刻意避开了小苏老师,也不带上小贝,悄无声息的来平京这种细节,都没注意到。

    还让万长生自己去机场接人:“我就不非要在欢欢面前显示存在感了,别墅留给你们不?”

    万长生心知肚明:“应该主要是在郊区探班,走前有空就吃个饭。”

    杜雯漫不经心的嗯。

    万长生挂了电话,却有些无奈的看着堵车长龙。

    这种交通状况是再有才华也不好使,外交牌照跟春晚导演的身份都不好使。

    所以等他到了机场,贾欢欢早就出闸了,不过发消息说不着急,让万长生注意行车安全。

    万长生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熙熙攘攘的航站楼,按照欢欢发的咖啡屋地址找过去。

    一眼就看见这姑娘也没啥行李的背着手,伸长脖子观察人家蛋糕店的精美糖葫芦。

    仿佛待在医科大,让欢欢和时尚有点绝缘,十二月的平京已经降温,她就裹着厚厚的碎花羽绒服跟红色围巾,依旧扎着俩小马尾辫,还斜挎个单肩包。

    是之前万长生到各地做金牌巡讲时候的随身包,丢在家里她就拿来背着,就像万长生当年出来读艺考班的那个包袱。

    那娇憨意动的背影,看起来更像下山历练的女侠被糖葫芦吸引了目光。

    万长生都猜她在吞咽口水了。

    充满爱意的过去小声:“买一个不?”

    贾欢欢先欢喜,再响亮的吞咽一口:“人工色素不健康,不给你吃了……吃不完浪费。”

    万长生赶在人家柜员不善的眼光出来前,赶紧刷二维码:“买一个拿着玩儿。”

    贾欢欢就喜滋滋的拿着,连宽大豪华的新车都没多关注:“嘿嘿,我谁都没说,做完实验就跑了,车还停在机场呢。”

    万长生就再提议:“那我们去酒店休息会儿?”

    贾欢欢马上红耳朵:“不太好吧,说了去看钟钟的。”

    万长生蛊惑:“跟菩萨商量下呢?”

    贾欢欢嘿嘿嘿:“这个事情和菩萨商量也不太好,你问!”

    万长生就念念有词的掐指算算:“菩萨说休息几个小时,晚点过去避开高峰期也好。”

    贾欢欢满脸恍然大悟:“那就好,那就好,菩萨的话还是要听的。”

    于是万长生还没上机场高速,就在机场附近随便找个酒店厮混去了。

    食髓知味的年轻人都这样。

    所以等小两口按照导航找到明清影城,都晚上十点过了。

    钟明霞有发精确坐标给贾欢欢,大越野按图索骥的直接停在房车旁边,连停车位都安排好了。

    那位司机一直在车上等着的,赶紧跳下来,然后侧滑门也打开,塞丽梅更恭敬的下来端着茶盘,请老爷太太先喝茶休息下,座位都收拾好了。

    贾欢欢对阿式服务好奇的体验了下,但对甜味浓茶又有些接受不能,主要还是好奇:“钟钟还在拍戏啊。”

    司机连忙:“经常有连轴转,以往小塞都会跟着过去照顾钟姐,今天特别叮嘱要留下来接待校长和您。”

    听得出来很顾着自家老板。

    贾欢欢马上:“我能去看看吗?听说那些大牌演员很忌讳闲杂人等……嘿嘿,我们实验室也绝对不许随便进出。”

    这点规矩她还是懂。

    万长生必须满足老婆的好奇啊,拍胸口:“著名导演来了,怎么也得给面子,走!”

    贾欢欢连忙嘿嘿笑的把单肩包从万长生肩膀拿过来:“那你还是要有个著名的样子,走走走,这周围有什么好吃的夜宵吗,钟钟……我们请整个剧组的一起去吃吧。”

    两口子都这招儿。

    已经能勉强听懂汉语的塞丽梅赶紧小碎步带路,司机锁上车也跟着。

    贾欢欢还跳着帮万长生整理身上的运动夹克,徒劳的想尽量表现些著名感。

    可惜她不是造型师啊。

    七拐八拐的到了拍摄地,也就是一处类似西宫六院的场地,一大堆灯光照明让这里亮如白昼。

    塞丽梅独特的穿着造型,显然在剧组很有名,一见面就被放行。

    其实剧组拍摄一般没多少保安执勤,哪怕这里兼做旅游景区,也是早就封闭了不许游客进入的,更不用说晚上了。

    还站在院子门口,就一大堆工作人员伸脖子围观,万长生连忙扶老婆站上高高的门槛,还问要不要骑自己肩头的,贾欢欢脸红的打他一巴掌。

    普通人真的演不好戏。

    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还要带着情绪去演绎台词,甚至代入自己到那个时代。

    钟明霞好像就天生应该做这个,冷冷的表情可又带点柔弱……

    一身宫廷古装,绝对让万长生和贾欢欢都很惊艳。

    从来没看见过她这个样子。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看她被穿着更加华丽的皇后叱骂,贾欢欢都心疼了,伸手使劲捏住万长生的手。

    著名大花饰演的皇后骂到火起,还直接上手扇了钟明霞一耳光,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失手,居然在钟明霞脸上划了道血痕!

    贾欢欢顿时暴起!

    还好万长生了解她,一把连人带嘴都抱住捂住,还转身往院子外面走!

    因为贾欢欢气得凌空乱蹬!

    自家人怎么能被外人打!

    万长生哭笑不得的使劲压低声音:“剧组导演最大!导演没有喊咔,所有人都必须让镜头说话,懂了吗?那是她的工作!工作!就像你要跟细菌打交道,和病人打交道一样。”

    贾欢欢气难平,唔唔着挣扎:“不……拍了……”

    万长生小心的松开手:“别闹,你一打岔,钟明霞这一巴掌就白挨了,待会儿还得重来一次!”

    这么说,贾欢欢终于深呼吸的压住了情绪。

    正好里面听见导演拿着喇叭的一声咔!

    两人赶紧转头进去……

    正好看见那位大花正满脸关切的抚摸钟明霞的脸说着什么。

    导演也过去一脸讪讪的表扬刚才这段真精彩。

    塞丽梅展开运动棉大衣……

    贾欢欢却不管是什么大明星,助跑猛跳过去就是一把推开:“小心感染!消毒懂吗?!别摸呀摸的,我们家摸坏了你赔得起吗?!”

    周围人大惊,可能真是很久没有人敢这么对著名女星说话了,楞了瞬间有好多人立刻高声责骂:“你特么……谁呀!”

    “什么人……”

    那女明星更是有点呆滞。

    钟明霞却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不管剧情是怎么样,唯有家人才会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保护自己。

    展开手臂紧紧抱住欢欢:“嫂子!这是我嫂子……”

    周围人就像吼到回音壁上,还回荡了几声然后很快收住。

    钟明霞在剧组的咖位也可见一斑。

    起码几乎没人因为大明星的咖位更高,就谄媚的狐假虎威。

    说明没人敢当面得罪钟明霞了。

    导演都讪讪的准备溜之大吉。

    万长生哭笑不得的跟在老婆背后,客气的对女明星先道歉:“不好意思,我太太很少下剧组,和小霞感情好就当真了,演得好演得好……”

    他还伸手,对方其实并不倨傲,笑着握了下:“道具指甲可能有点没粘好,挺抱歉……嗯?你是……”

    因为万长生边说边摘口罩嘛:“您好,我是万长生,也是钟明霞的经纪人,最近工作比较繁忙,没来得及过来探班,早就该过来拜访下各位了。”

    哗的一下……

    周围顿起嘈杂,然后波浪般传开又安静!

    真所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二十四岁的万长生,已经不再是那个仅仅在美术界声名鹊起的后起之秀了。

    高票房电影导演,拿了国内导演金奖,现在正在担任春晚导演的身份,让所有影视娱乐界的同行,都得敬他三分!

    再不屑,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千万别得罪。

    都说莫欺少年穷,人家这是少年已经暴富……

    如果说电视圈,极具市场号召力的顶级明星是比导演更强大的存在,在电影圈,食物链最顶端的必须是导演,甚至连投资方都得把导演捧着。

    电影圈又天然压电视圈一头。

    而万长生,现在不光在电影圈是一线存在,在电视圈的导演还有谁比春晚导演更出名的?

    连那位电视剧导演都赶紧笑着过来排队握手,热情的询问有什么可以指导的……

    电影导演大多很牛逼也很强调自己的艺术创作独立性,最烦谁来指手画脚。

    但电视剧导演多半没电影导演那么任性,大多也是被社会多次毒打过更顺应市场和权威。

    本来只是礼节性的问问,万长生却顺势装个逼:“表演很好,只是院子……看这格局和放了一对儿铜龙,应该是储秀宫吧,这幅梁德润画的兰石图就不该挂在这里,这位皇后在位时候,画家还没出生呢,而且这里会画兰石图是因为慈禧乳名兰儿,画师迎合她喜好画的,时空颠倒了……”

    导演脸上有点抽抽,估计心里在想,至于嘛?!

    不就是拍个宫廷戏,你真以为观众是来考究历史的?

    只有旁边伸长脖子的道具师那汗水,立刻就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