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67章 演戏是门技术活
    第667章演戏是门技术活

    阮诗诗不紧不慢的反问,“你不应该全程监控的吗?”

    喻顾北轻笑,隔了两秒又问,“电脑密码是什么?”

    闻言,阮诗诗心头突生出一股火气来,“你当初好像没给我交代让我问密码的吧?我都照你的做了,你还想怎么样?而且你既然在看监控,应该很清楚,他压根就没告诉我密码。”

    阮诗诗理直气壮,反而显得她句句属实,那边的喻顾北听她这么说,倒也不恼,轻声道,“急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碰巧看到。”

    这边,阮诗诗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

    其实,她还真的看到了喻以默输入的密码,也记下了,但是她不动声色的回复,“没有,如果你是怀疑我的话,当初就不该让我来做这事。”

    那边的喻顾北闻言轻笑,他没想到,阮诗诗竟然看穿了他的意思。

    他确实有那么一丝淡淡的怀疑,如.xgchotel.今听她这么说,反倒是完全消减了,即便如此,表面上他仍轻声说道,“不要让我发现你耍什么花招哦,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这句话虽是他笑着说出来的,可是却让阮诗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机灵,她顿了顿,直接开口问道,“我父母呢?”

    “放心,他们好着呢。”

    阮诗诗皱紧眉头,“你不是说我做完就放了他们的?”

    “他们现在从荷兰转南法,玩的正开心,你何必扫兴?”喻顾北淡淡说道,“放心,答应你的我肯定会做到的。”

    闻言,阮诗诗有些气愤的冷哼一声,“喻顾北,你这样有意思吗?”

    如今阮教授和刘女士远在欧洲,她压根就没有办法确定他们是安全的,喻顾北派了人手跟着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撤退。

    所以,这件事等于她被骗了,原本她想着立刻联系父母让他们买机票回国,可现在看来,很多事情都是由不得她的。

    那边的喻顾北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这头的阮诗诗已经气的咬牙,她涨红了脸,对那头愤愤的说了句,“骗子!”

    喻顾北轻笑,笑声瘆人,“我可没骗你,只是比你想象中的晚了一些而已,你可别动什么歪主意,否则我的手下会做出点什么来,我也不能保证。”

    阮诗诗咬紧牙关,气的直接将电话挂断,站在原地好半天,这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没过多久,一辆车在她面前停下,是喻以默吩咐送她回家的司机,阮诗诗面色阴沉,抬脚跨步上车,关上了车门。

    慢慢地,车子启动,阮诗诗脸上原本的冰冷和恼怒慢慢地褪去,直到最后面无表情。

    这一刻,她突然有些理解演员了,演戏也是一门技术活,此时此刻,她的脸都有些僵了。

    她回到公寓,一颗心慢慢定了下来,将门推开时,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闹。

    客厅里一片狼藉,小蒙正被森森莎莎追着跑,脸颊,额头,甚至是双臂都被画上了各种各样的图案。

    恍惚间,阮诗诗刚才还以为自己进错了家门,认错了人呢!

    待她垂眸扫过森森莎莎手中拿着的各种各样的彩笔,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而小蒙看到了她,就像看到了救星,看到了希望,嗷呜一声双眼含泪的朝她奔过来,大叫道,“姐!救命!”

    平日里有些身手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如今穿梭一下躲到了她的身后,阮诗诗哭笑不jxpx.得,看着森森和莎莎拿着彩笔跑过来,开口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森森小大人的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和小蒙叔叔玩游戏,他总是输,没办法喽!”

    莎莎在一旁颇为认真的点头应和,“是呀!小蒙叔叔太笨,但是也要愿赌服输啊!”

    就在这时,小蒙在阮诗诗身后,抓着她的一个衣角扯了扯,可怜巴巴的说道,“姐,他们都跟我玩什么宇宙恒星,什么时尚造型的游戏,这我哪懂呀!肯定输啊!”

    阮诗诗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面前可爱的两个小家伙,此时此刻也说不出任何责备的话来,她转头,看了看小蒙的花猫脸和花臂,强忍着笑意说道,“去洗手间,那边有卸妆液和洗面奶,你去洗洗看。”

    闻言,小蒙长舒一口气,快步走进了洗手间。

    阮诗诗转而将森森莎莎手中的彩笔拿走,轻声说道,“你们两个,去厨房的水池把手洗干净。”

    森森和莎莎闻言,撅了撅小嘴巴,随后点了点小脑袋,乖巧的转身照做。

    阮诗诗这才得空在沙发旁坐下,长舒了一口气,将所有疲惫都卸了下来。

    即便如此,她心中很清楚,这whhryl.个时候,也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件事会变成什么局面,她不清楚,也不想去想。

    总而言之,在那天到来之前,她想要踏踏实实的把自己确定的每一步都走好,只有这样,胜算才更大一些。

    接连三天,喻以默几乎都没怎么回公寓。

    江州城掀起一股改革热潮,新下达的指令严苛而坚决,迅速席卷江州商界。

    大的公司财团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推动力,带动了多少人就业,提高了多少gdp,又推动城市怎样的发展,这些成为大家越发看重的东西,与此同时,社会对于公司财团的要求也高了,要求公开化,透明化,拒绝任何形式的腐朽。

    本是好事,而某些人,就是要借助这股东风,谋私人之利。

    一连三天,至少有五拨人去过喻氏集团,做调查,探情况,其意味多多少少带着几分让人揣测的意思。

    喻以默忙着公司的事情,同时还要配合上面的工作,忙前忙后,几乎没有时间回去了。

    阮诗诗日日在家里刷新闻,再加上小蒙时不时过来送东西传话什么的,她也知道最近形式不容乐观,虽然三天前的中午还简约声称不再给他带饭,可是到了第二天中午还是按时按点的送过去。

    她本觉得这件事只是碰巧而来的时代浪潮,却不知其中有包裹着多少暗潮涌动。

    时间刚过中午十二点,阮诗诗就将装好了饭菜的餐盒放进便当袋里,吩咐了小蒙几句,随后出了门。

    这几天她出去送饭,都是小蒙在家里陪着森森莎莎,虽说他总是倍受欺负的那个,可和森森莎莎在一起,却也相当的快乐。

    有小蒙留在家里,她也放心。

    她坐上司机的车,车子才刚刚启动,她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收到了新短信。

    她随手拿起,扫了一眼屏幕,只是一眼,浑身便僵了起来。

    那是喻顾北发过来的,短信内容是,“过了今天,我就放你父母回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