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69章 窃取商业机密
    第669章窃取商业机密

    阮诗诗刚摸到口袋里的手机,试图着用指纹解锁,可谁知道这时,叶婉儿已经快步朝她走来,似乎是看穿了她接下.zyxta.来的动作,她伸出手,一把拉住了阮诗诗的手臂。

    叶婉儿眼底带着浓浓的挑衅和冷笑,“怎么了?怕了jxpx.?”

    阮诗诗脸上强作镇定的挣开她的手,理直气壮的反问,“我怕什么?叶婉儿,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事直说。”

    叶婉儿眼底滑过了一丝阴冷,阴森森的说道,“阮诗诗,少装的那么清高,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跟你实话实说,我见不得你好!你欠我的,也该一点点还我了!”

    她说着,眸光变得阴冷,有些莫名的慎人。

    阮诗诗身子一冷,垂在身侧的手满满攥紧,她冷冷问道,“你说,我欠你什么了!”

    明知道自己这样说完全是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口水whhryl.话,可是现在她无形中感觉到一阵冰冷,她虽然并不害怕陆小曼,可是如今她必须要小心为上,慢慢拖延时间,慢慢想办法离开!

    与此同时,总裁办的房门终于被人从里面推开,几个身穿西装的男人陆陆续续走出来,凑在一起低声交流着什么,紧接着,喻以默坐在轮椅上,被杜越推着出来。

    这时,女助理迎上前,手里拿着餐盒,开口道,“喻总,这是阮小姐送来的午餐。”

    喻以默的目光在餐盒上一扫而过,随即问道,“她人呢?”

    女助理如实汇报,“好像是去天台交朋友去了,已经去了有一会儿了。”

    闻言,喻以默下意识皱了皱眉,立即拿出手机,给阮诗诗拨了电话。

    他隐隐能够感觉到今天不是普通的一天,最近几天的言论,包括他这边得到的一些内部消息,都暗暗预示着会有事情发生。

    这个时候,阮诗诗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最稳妥。

    他想着,这边的手机已经拨通,响了几声,却没有人接听,突然间,电话被挂断,十分突兀。

    喻以默皱了皱眉,随机转而看向女助理,开口问,“你知道是什么人来找她吗?”

    女助理回忆了一下,随后说道,“一个市场部的小姑娘,说是市场部韩主管找阮小姐……”

    闻言,喻以默一脸严肃的说道,“立刻打电话给市场部主管,看看她人在哪?”

    似乎被喻以默的突然严肃给吓到了,助理连忙点头,回到办公室拨电话,没一会儿,她急急忙忙的出来,脸色不太好看,“喻总,联系上韩主管了,她在外面吃饭,说压根就没有见到阮小姐,也没有约她在天台见面。”

    闻言,喻以默眸光沉了几分。

    这么说,约阮诗诗在天台见面的另有其人,这个人究竟是谁,还要打着别人的名号去约人?

    喻以默越想越不对,握着轮椅手柄的手慢慢收紧,想要立刻起身,就在这时,旁边的杜越突然伸手放到了他的肩头,俯身弯腰说,“喻总,冷静。”

    一句话,宛如一盆凉水,瞬间让喻以默回归了理智。

    刚才他着急之下想要从轮椅上起来直接去找阮诗诗,可如果他现在就暴露自己双腿已经恢复的事实,那这件事绝对会在公司传来,也会传到喻顾北的耳朵里,如果他对他多加提防,那到时候,恐怕他的所有计划都乱了。

    即便如此,喻以默的一颗心仍然因为紧张而慢慢收紧,他深吸一口气,吩咐杜越,“立刻去天台!”

    杜越闻言,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推着轮椅向前,前往电梯的方向去。

    天色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了。

    天台上,两个女人对峙着,阮诗诗有意拖延时间,而叶婉儿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

    “阮诗诗,我们之间做个了结吧。”

    叶婉儿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黑色棍状的东西,慢慢地朝阮诗诗靠近。

    阮诗诗心口一紧,顿时后脊背发凉,因为她认出那是什么东西了,那是小型的电棒!瞬间的电流会将人击晕!

    她深吸气,咬了咬牙问道,“你想干什么?”

    看到阮诗诗有些慌乱,叶婉儿脸上浮现出近乎疯狂的笑,她冷笑着说,“阮诗诗,你抢了我的默哥哥,还再三再四的想抓我的把柄,把我送去吃牢饭,我怎么能容得下你呢?”

    阮诗诗盯着她,默默后退,一句话都没说。

    叶婉儿看她这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畅快肆意的大笑,“阮诗诗,你的后半生我已经为你规划好了!别害怕,只要我一下,你就会晕倒,然后呢,一觉醒来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进监狱了!”

    她疯狂的笑着,笑得阮诗诗心头阵阵发毛,她咬了咬牙道,“叶婉儿,你说什么?”

    什么进监狱?她怎么可能进监狱?

    叶婉儿冷笑,“三天前,你在默哥哥的办公室里,偷偷窃取公司的私密件,涉及商业机密,就这一条,我就能亲手送你进监狱!”

    “你……”阮诗诗一怔,压根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三天前她确实去过喻以默的办公室,当时是为了把u盘里的东西导进电脑里,她什么时候窃取公司私密件了?

    所有的记忆碎片慢慢地重组,拼合,很快,阮诗诗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抬眼看向叶婉儿,“你和喻顾北是一伙儿的?”

    “现在反应过来了?”叶婉儿冷笑,“已经晚了。”

    得到肯定的回复,阮诗诗浑身发冷,她之前从来都没有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过,没想到喻顾北这个老狐狸,心思这么重,城府这么深!

    看来他早就和叶婉儿沆瀣一气了,怪不得之前关于叶婉儿撞人的u盘会被人调包,只怕都是他在暗中操纵!

    那喻顾北这次,一边用父母威胁着她,让她替他做事,将u盘导入喻以默的电脑,同时又给她安了罪名,势必要拉她下水!

    细思极恐!这分明就是他设的局!她,陆小曼,叶婉儿都不过是他利用的棋子,她甚至都不清楚,每个人究竟是怎样的角色!

    阮诗诗猛然醒悟,与此同时发现叶婉儿已经距离她很近了,她手里握着电棒,只要按下按钮击中她,她就会瞬间倒地。

    她立刻后退,躲开,心下一横,咬了咬牙对叶婉儿说,“叶婉儿,你觉得是因为我,喻以默才抛弃你的是吗?”

    “其实不是,他跟我说过,他从来都不曾爱过你,一点都没有!”

    原本还处在兴奋中的叶婉儿听到她这么说,面色刷的表白,一股戾气从眼底生出。

    “你胡说!他爱的是我,就是我!”

    这是叶婉儿最敏感最禁忌的话题,是她的雷区,一触即爆,不可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