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72章 叶婉儿也跑了
    第672章叶婉儿也跑了

    直升机很快远去,可阮诗诗仍觉得耳朵边轰轰直响,无法回神。

    “阮诗诗!”

    喻以默从轮椅上起来,走向她,接连叫了好几声,她这才回过神来。

    可不知为何,这一刻她放松下来,腿脚竟然不由自主的发软,突然,身子一歪,就要跌倒。

    喻以默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的身子,将她圈稳在怀中,眉宇间多了几分担忧,“别怕,有我在。”

    经历了这么一场,阮诗诗已经心力交瘁,身体也撑不住了。

    她深吸气,心头有些隐隐的不安,顾不上管自己的身体,就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喻以默的手腕,开口问,“喻顾北他跑了,我们怎么办!”

    这样一个恶魔,如今逃走了,之后他躲在暗处,想要对付他,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今日的这场戏,他们谁都没赢。

    喻顾北以为自己会大获全胜,却料不到阮诗诗早就和喻以默联手布局了,他们也以为自己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可偏偏到最后还是出现了差池。

    看着阮诗诗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喻以默心里有些暗暗的担忧,他轻轻握住阮诗诗的肩头,轻声道,“我会尽快抓住他的,放心。”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可阮诗诗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天台门口的方向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苏煜成带着人快步冲了过来。

    他看到阮诗诗倒在地上,连忙开口询问,“怎么回事?受伤了?”

    “没有。”喻以默皱紧眉头,扶着阮诗诗没松手,面色严肃的说道,“喻顾北跑了,坐的直升机。”

    “妈的!”

    苏煜成气的直骂,抬脚狠狠地踹上旁边的墙面,“这狗东西!带了一群人在底下堵着,原来是这心思!”

    喻以默沉默着没吭声,眼睑低垂,瞄到阮诗诗发白的脸色,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径直起身朝外走去。

    他才刚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苏煜成的声音,“等等!”

    “老喻,你不能这样抱着她出去!”

    喻以默顿时皱起眉,“为什么?”

    他的女人他抱着出去怎么了?更何况如今阮诗诗腿软成这样,肯定是走不了路了。

    “不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苏煜成看他曲解了意思,急忙着解释,“你的腿还没对外公布,这样抱着人出去,整个公司就都知道了,公司里的人知道了,就等同于整个江州市都知道了,那孙子还没抓住,你要是让他知道你的腿好了,他岂不是更防备?”

    一番话,瞬间将喻以默点醒了。

    他要是今天就抓了喻顾北那还好,可是偏偏让他给跑了,从今以后他会在暗地里怎样放冷箭他还不知道,又怎么能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亮给对方呢?

    冷静了一瞬,他深吸气,思忖衡量,最终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正犹豫着,阮诗诗突然动了动眼皮,回神说道,“我……能走。”

    她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劫,但也没有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喻以默犹豫了一下,将她放了下来。

    一旁的苏煜成暗中松了口气,又连忙提醒,“对了,刚才有人汇报,说下面停了警车,应该是老樊安排的,估计免不了要去一趟警局了,如今事情大概也都弄清楚了,你收集的那些喻顾北的罪证也是时候交上去了。”

    喻以默沉默了一瞬,随后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是时候了。”

    原本想着今天能和警方里应外合把喻顾北给扣了,没想到到底还是让他给逃了,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那些罪证也该拿出来了。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whhryl.回头看向不远处还倒在地.jsshcxx.上的杜越,吩咐苏煜成,“那个邵卓,一起带走,他肯定知道不少事情。”

    说着,他目光流转,看向另外一边,可是那边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影,顿时,他为之一振,瞬间清醒。

    原本叶婉儿就倒在那里的,怎么会不见了?

    阮诗诗也注意到了,忍不住疑问,“叶婉儿……去哪了?”

    她也跑了吗?可是刚才喻顾北逃走的时候压根就没带上她,更何况喻顾北也没有带着她的理由。

    这么一想,似乎只有一个解释得通的答案了,阮诗诗刚一想到,就觉得身子一冷,后背发凉。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跑了!趁着刚才这边兵荒马乱,人仰马翻的时候,她偷偷的溜走了。

    没抓到她,这同样也是一个大大的隐患。

    喻以默和苏煜成对视一眼,瞬间也想到了,最后,苏煜成率先开口,“这样,我立刻派人去查监控,她一个人肯定跑不远,应该能抓得住。”

    喻以默皱着眉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随后转而看向阮诗诗,轻声道,“我们今天要去趟警局做笔录,别怕,有我在。”

    本来有他在身边,阮诗诗就没觉得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听他这样郑重的保证,她的心更是坚定了几分。

    这么想着,她扯了扯唇角,淡声说道,“我知道。”

    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和喻以默的心靠的越来越近,兴许是共患难的情谊,也兴许是难得配合的默契,总之,即使经历着这些,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和踏实。

    这时,一旁的苏煜成看不下去了,陡然打断两个人,“行了行了,把狗拉进来再杀,你们秀恩爱也得挑挑场合吧?”

    说着,他假装不悦翻了个白眼,夸张得很。

    阮诗诗见状,忍不住想笑。

    原本严肃沉重的气氛在这一刻突然轻松了许多,大家相互对视着,最后心都慢慢地定了下来。

    很快,天台上的人驱散开来,喻以默坐回轮椅上,随着众人一起下了电梯,抵达集团门口,随着警车离开。

    上了车,喻以默这才得空安静下来,他闭上眼睛缓了缓,随后询问身旁的杜越,“调查小组走了吗?”

    杜越如实汇报,“已经走了,高层汇报,说是没查到什么。”

    原本紧蹙着的眉心慢慢舒展,他慢慢地点了点头,没言语。

    自从接手喻氏集团之后,他对于公司的要求极其严格,压.jxpx.根就不允许各种形式的黑暗和肮脏存在,喻顾北的这盆脏水,也不是轻易就能拖他们下水的。

    可今天的事情,必定会有影响。

    且不说今天公司内部的情况,单单在公司楼下停着的几辆警车,就足以有心人胡乱编排的。

    这几天,流言是避免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