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73章 带陆小曼离开
    第673章带陆小曼离开

    天色突变,夜幕降临,到了午夜,一辆车子飞速驶过郊外的主干道,慢慢逼近一栋别墅。

    那是喻顾北常住的那套别墅,如今灯光没开,隐匿在树影之间,有些阴森可怕。

    这套别墅的地址他掩藏的深,就算有人想要查过来,也要费些时间,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待了,把一些要紧物件收拾了,他就必须要立刻离开!

    车子在门口急刹,很快,喻顾北从车上下来,回到二楼书房,打开保险柜,取了事先准备好的美钞,国外银行的存折,一套完全造假的身份证明,还有防身装备。

    有了这些,足以他安全离开江州,逃到国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他修养好,回来再取了喻以默的命也不迟!

    这么想着,他顿时咬紧牙关,迅速将那些东西收拾好,悄声离开了书房。

    眼看着已经走到楼梯口,突然,听到不远处房间内传来的一小声咳嗽,他的心一动,步子停了下来。

    他竟然给忘了,那个女人还在。

    喻顾北皱紧眉头,咬了咬牙,本想狠心迈步离开,可谁知刚下了两节台阶,心一动,恻隐之心突生,心口莫名发闷。

    不知为何,一想到那个女人满脸泪痕的盯着自己,他的心就是阵阵收缩,无法控制的难受。

    真是该死!他何曾为了一个女人动过痴心痴情

    ?还是在如今这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

    可是,每走一步,他就浑身难受,心口的位置像是被什么张牙利爪给掏空一般,疼得不行!

    算了!带上那个女人就像是带着一只宠物,无趣了还能取乐,更何况,以他的能力,多带一个她也不是什么难事!

    想着,他咬了咬牙,立刻回头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直接走到门口将.jxpx.门推开时。

    房间昏暗,他将门推开,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陆小曼猛地转过头来,似乎是被突然的动静给吓到了,因为惊讶她双眼瞪的很大,再加上瘦的脱相,脸颊凹陷,更是显得眼睛大而空洞。

    喻顾北快步走上前,从旁边一个抽屉里摸出一小把钥匙把她身上的手链脚链解开,又从旁边衣柜里拉出一件又长又厚的外套,给她裹上,拉着她就朝外面走。

    陆小曼深吸一口气,有些惊慌,“你要带我去哪?”

    喻顾北猛地回头,声音压得又低又沉,“想活命就闭嘴!”

    陆小曼身子一震,不再说话。

    说起来,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喻顾北这么不淡定的时候。

    从前,他都是笑里藏刀,镇定自若的,如今突然这样,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果然,从楼上下去,大厅里一片昏暗,也没有佣人了,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她被塞进车里,看着喻顾北吩咐司机快速离开,而转而车上除了那个面生的司机之外,也没见邵卓的身影,顿时,她心里又惊喜又不安。

    惊喜是因为喻顾北绝对遇到大事了,否则他不会这样慌张,也不会这么反常,但是同时也满心不安,谁又知道,她的命运该走向何处呢?

    各种对于喻氏集团和喻家不利的言论经过了两天发酵,变得越发肆无忌惮。

    一大早,喻以默到达喻氏集团,杜越和小蒙已经在总裁办来回跑了两三回,公司高层人心不稳,上上下下人心动摇,再加上前几天的风波,不良媒体制造噱头,导致股票都有些不平稳的起伏。

    “喻总,我们得想想办法,现在连公司里的那几个老股东都开始不安稳了,他们在公司里位高权重,到时候要是有点什么异动,大家都盯着,恐怕……”

    喻以默眉头紧锁,不等杜越汇报这些,他自己心中也清楚。

    片刻后,他深吸气,开口道,“去把曾叔叔请过来。”

    曾叔叔曾经是喻青山的旧友,在喻氏集团多年了,安稳妥当,只是一直都没有特别出彩的成绩,但好在稳妥,再加上他有自己的事业,只是兼职来喻氏担一个职位,平日里交集不多。

    但是要说起来,那些个喻氏集团剩下的一些老人里,他也算是有脸面的话,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起码能够暂时稳住喻氏。

    巧的是,今天一早他就接到消息,说曾翔回公司了,十有八九,是因为最近高层们要求召开的紧急大会。

    紧急大会上,某些高层必定会对他有所质疑,所以能够得到曾翔的支持,至关重要。

    很快,办公室的门被敲响,门推开,杜越带领着曾翔走了进来。

    “曾叔,好久不见。”

    喻以默立刻从轮椅上起身,大跨步朝他走去。

    屋内的人,都是一愣。

    谁不知道喻以默的腿伤了一直没回复,进xgchotel.进出出都是坐在轮椅上,如今突然这样站起来,曾翔也是有些诧异。

    喻以默倒是表现的面色如常,“曾叔,快请坐。”

    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曾翔很快恢复冷静,眉眼掠过喻以默行动自如的腿,心底大概已经知晓了什么。

    两人坐下,立刻有助理过来上茶,喻以默笑着道,“曾叔,知道您爱茶,今日特意让人泡了今年的明前新茶,您尝尝,怎么样?”

    曾翔笑笑,“好,我来尝尝。”

    两个人共同品茶,气氛慢慢活跃了些,这时,曾翔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面上严肃了些,一字一句的说道,“以默,你来找我,是为了最近公司的事情吧?”

    高层动荡,人心不稳,如今喻以默还要对付着喻顾北,分心乏术,整个喻家,连同集团都乱成了一滩浑水,已然成了江州城的笑话。

    喻以默顿了顿,沉声道,“曾叔,让您看笑话了。”

    只见曾翔摆了摆手,“大家庭,势必会有争斗,但好在,你们喻家只有你们两个,再怎么争,你死我活的,一方败了也好收场了,要是家里子女多的,恐怕更复杂……”

    喻以默点了点头,淡声开口,“喻家的这份家业能走到今天不容易,从前父亲有曾叔的鼎力支持,如今晚辈也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支持,而且我的腿已经好了,这件事我一直对外隐瞒,但是对您,我没想过要瞒着。”

    他这样说,显然是给曾翔戴了顶高帽子,同时还亮出了自己的底牌,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和信任。

    按理说,曾翔不会不明白的。

    曾翔沉默了片刻,随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说道,“我有听说,喻顾北为了夺权,利用青山,这样看来他不是一个心善的人,我是不会支持他的,以默,你放心,我zyxta.站在你这边。”

    听到他这么说,喻以默的一颗心这才稳稳的沉了下去。

    能够有曾翔的支持,起码在公司这边,他不会再顶受那么大的压力了。

    “多谢曾叔,等这件事过了,风波平了,我会找时间安排你和父亲见面。”

    曾翔点了点头,眼底多了一丝欣慰,“人老之后,倒是不再那么看中权势利益了,反而真情更珍贵了。”

    几句话,引得喻以默心头一阵惆怅。

    等抓住了喻顾北,他就要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他最在意的那些人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