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7章 怎么向教授交代?
    第17章怎么向教授交代?随后,阮诗诗被王蕾扔到了床上。

    “为什么?谁让你得罪了我表姐呢!”王蕾插着腰,对着昏迷中的阮诗诗解释说道。

    随后,她将事先从阮诗诗那里摸来的手机拿了出来,而恰好,阮诗诗的手机响了。

    上面显示着‘杜特助’的字样。

    突然来的电话,吓了王蕾一跳,慌忙中她将手机丢进了厕所马桶里,手机铃声在响了几秒后,直接进水黑屏了。

    接着,王蕾折回来,将阮诗诗的戒指给摘了下来,看了看,然后开心的套在了自己的手上。

    “等过了今天,这枚戒指对你来说也没用了,还不如给我吧!”

    扫了一眼床上的昏迷不醒的阮诗诗,王蕾冷笑着挑了挑眉,得意的走出了房间。

    这次,就算她阮诗诗长了翅膀,恐怕也难逃一劫,可是怪谁呢,谁让她偏偏得罪了她那个不好惹的表姐呢?

    穿过走廊,王蕾乘电梯到了大厅,远远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朝这边急匆匆走来,直至走近,那男人才抬起头来,两人对视一眼,交换了眼神,彼此都心照不宣。

    和男人擦肩而过,王蕾暗中欣喜,这样一来,女主角她送到了,男主角也就位了,接下来就轮到她去找表姐拿奖励了。

    她心情大好的扬起左手,看着手上泛着银光的戒指,喜滋滋的朝外走,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两人。

    “喻总,夫人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杜越紧随喻以默身侧,如实汇报最新情况。

    喻以默眸光微沉,面上表情却没什么起伏,“继续打。”

    阮诗诗升职是他安排的,他也听杜越说了一些公司的风言风语,莫非,她是因为这事才不接电话?

    想到这,喻以默心头掠过一丝不安,正要吩咐杜越,一转头看到旁边走过的女人,扫到她高高抬着的左手上时,目光倏地顿住。

    那是他亲自挑选的独家定制的戒指,他再熟悉不过,也不可能会认错。

    喻以默的步子猛地顿住,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径直唤道,“站住。”

    王蕾闻言一顿,愕然的回头,在看清男人的面孔时,更为惊讶,“喻…喻总?”

    她虽然只是公司里的一个实习生,可是早就把公司执行总裁的资料了解的透透彻彻了,从年龄到喜好,她都倒背如流,虽然还没有亲眼见过喻以默,但是他的照片杂志她都有收藏。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她竟然能见到本尊!

    王蕾难掩欣喜,转过身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喻总…您……”

    话未说出口,就被男人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

    “你手上的戒指是哪来的?”

    王蕾扫了一眼手上的戒指,心头一慌,立刻缩了缩左手,支吾道,“这是我…我自己买的。”

    说着,她一抬眼,就对上了喻以默冰冷的视线,不知为何,男人那眼神似乎能将她看穿一般,只这一眼,就让她忍不住后背发凉。

    “是吗?”喻以默突然上前半步,浑身上下无形中带着一股威慑力,让人不寒而栗。

    王蕾不自觉的后退半步,低着头没底气道,“是……”

    喻以默将王蕾的微表情尽收眼底,心头莫名不安,他叮嘱过阮诗诗,无论何时她都不能轻易取下戒指,如今戒指出现在别人手上,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她出事了!

    喻以默面色猛地森寒,他冷声质问,“阮诗诗在哪?”

    听到这个名字,王蕾面色霎时苍白,她猛地抬起头来,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喻以默闻言,眼神瞬间沉了几分,一旁的杜越会意,立刻转身,很快就带着两个年轻力壮的保镖走来,一左一右堵在了王蕾旁边。

    王蕾哪里见过这阵仗,顿时吓破了胆,她慌乱的看向喻以默,吞吞吐吐道,“我…我说,我和诗诗姐一起吃饭,她不太舒服,我就把她送到房间休息了,就在1807房间…”

    听到房间号,喻以默面色一沉,没有半分犹豫的抬脚,直奔电梯。

    他很清楚,江州国际大酒店住房部的十八层到二十层不是普通的房间,全是情趣套房,如果真像王蕾说的那样,阮诗诗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为何不订普通套房!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别人不清楚,他又怎会不清楚?

    一想到那天晚上阮教授将阮诗诗的手交给他的那一刻,喻以默只觉得有一团火打心底生出,难以压制。

    虽然他和阮诗诗认识不久,可他心中清楚,这个女人就如同一张白纸,单纯至极,若她真的吃了亏受了伤,那他又该怎么向阮教授交代!

    1807套房。

    一阵冰凉感突然袭来,让阮诗诗瞬间清醒了几分。

    她慢慢地睁开眼,来不及擦去脸上的水,就朦朦胧胧的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嘿嘿,终于醒了!”那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呲着一口黄牙笑着,伸手就捉住阮诗诗的手朝她靠了过来,“今天陪我好好玩一玩,到时候缺不了你的好处!”

    看清面前的人,阮诗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抬手要将他推开,“你……别碰我!滚…开!”

    身体内的那股子燥热还没有消褪,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迹象,事到如今,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中了王蕾的圈套,可是这个时候她压根就没有逃脱的能力。

    那男人不以为然,顺势压住阮诗诗的身子,嘿嘿笑道,“妹子,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觉得你还逃的掉吗!”

    他说着,三下两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抬手探向阮诗诗的胸口…

    阮诗诗浑身战栗,慌乱之下强撑着力气抓起床头桌上的玻璃杯,狠狠地砸向男人的头。

    “砰”的一声闷响,那男人的脑袋被砸出一道血口子,他瞬间变了脸色,抬手摸了一把头上的血,恼羞成怒的抬手,一个巴掌直接甩向阮诗诗的脸。

    “臭婊子!还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他抬手按住阮诗诗的两只手,另一只手用力要将她的衣服撕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