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一世龙皇〕〔重生之彪悍奶爸〕〔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大英公务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8章 怪不得我了!
    第18章怪不得我了!“你……放开我……”

    阮诗诗肿着半边脸,眼看着身上的衣服就要被扯下来,她分离挣扎,慌乱之际摸到一块碎玻璃,直接将刃口抵到了自己的脖颈间。

    她强撑着最后的理性,双眼涨的通红,“你再敢动我,我……就死给你看!”

    “哼!”那男人不屑的冷哼一声,扯着她衣服的手依然不松,“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死!”

    阮诗诗心头一寒,顿时没了希望。

    她不能就这样失了清白,她才刚嫁给喻以默,嫁给那么美好的男人,她不能脏了自己!

    她咬了咬牙,握着玻璃片的手一用力,玻璃刃口直接刺入肌肤一分,鲜血顿时从白皙的脖颈间涌出来。

    那男人见状,顿时傻了眼,他也没想到阮诗诗竟然真的敢以死相逼。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套房的门直接被人踹开!

    竟然是喻以默!

    阮诗诗手一抖,原本正要继续刺入脖颈的刃口突然顿住。

    没想到,在这最后一刻,竟然有人赶来救她了!

    “妈的!”

    那男人骂骂咧咧的回头,话还没说完整,横来一脚猛地踹上了他的肩头,直接将他踹的跪倒在一边。

    喻以默只觉得心头有股难以言明的怒意,目光扫至女人白皙脖颈上刺眼的红,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扯过薄被遮住她的身子,沉声道,“不要乱动!”

    还好他来得及时,否则阮诗诗真要将这玻璃碎片刺入脖子里去了。

    “喻……喻总?”旁边被踹倒在地的男人看清喻以默的脸,面色顿时由红转白,大气都不敢出了。

    喻以默闻声,眸光冰冷的盯着他,寒气逼人,“谁给你的胆子动我的人!”

    地上的男人大惊失色,“我…我就是花钱找个乐子,她…怎么会是您的人?”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脚步声,杜越看了眼屋内的状况,心里已大致明了,他扫视一周,抬手将事先安装好的录像镜头直接拔掉。

    喻以默冷冷扫了一眼男人,命令杜越,“把他带走,处理掉。”

    杜越点头会意,“是。”

    男人闻言,立刻慌乱起来,连声央求,“喻总!我是丰诚的杨杰!您就看在我们有过合作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是我有眼无珠惹了您的人……”

    喻以默从旁边拿了急救药包,正打算先给阮诗诗止血,听他这么说,面色阴沉了几分。

    一旁的杜越会意,连拉带扯的将衣衫不整的杨杰往外拽。

    杨杰被扯到门口,大声道,“喻总!这次的事情都是杨月一手操办的!我是真的不知情啊!”

    听到这个名字,喻以默眸光沉了几分。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喻以默回过神来,看到阮诗诗脖颈间还在流血的伤口,拿起药水就要帮她消毒。

    沾了药水的棉签才刚碰到女人的脖子,她的身子随之一抖,一声引人误会的轻哼声溢出唇角。

    喻以默皱了皱眉,吩咐道,“先简单包扎一下,等会带你去医院。”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肩头一沉,脖子就被人勾住了。

    阮诗诗浑身燥热,刚才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性才算没有失身,而此时此刻,药劲一阵一阵的涌来,她那最后的理智也瞬间荡然无存。

    “不去…不去医院……”她顺势靠在喻以默胸膛,如同一只粘人的猫咪,撒娇似的来回蹭了蹭。

    喻以默眉头压低了几分,想要抬手推开阮诗诗,可谁知她竟故意似的用双手缠住了他的腰。

    “我热……好热……”

    喻以默低头,满目触及的是雪白的颈子,鲜红的血痕,还有女人早就红透的双颊。

    她这样,又有谁能顶得住?

    喻以默握着棉签的手紧了紧,抬手准备继续帮她清理伤口,可谁知阮诗诗突然伸手直接拍开了了他的手。

    “不……不要!”

    看着不肯配合的女人和还在流血的伤口,喻以默一时间没了办法,不经意扫到旁边桌上的一整套情趣道具时,他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随手就将那玫粉色手扣拿来,三下两下直接将阮诗诗的双手扣在背后。

    可谁知被扣了双手的女人还不肯老实,扭来扭去就是不肯配合,喻以默眉头紧皱,半压着她的身子,总算是给她包扎了伤口。

    刚将最后一截医用胶带贴上,门口就传来了杜越有些犹豫的声音,“喻总……”

    喻以默闻声,压着阮诗诗的身子立刻直起身来,面色正了正看向杜越,“什么事?”

    杜越暧昧不明的眸光在喻以默和阮诗诗身上来回流转,“那个……我把杨总交给手下了,先审再说,我过来是想问问您这边还有什么需要……”

    喻以默正要开口,旁边的女人突然哼唧着开口,“好热……想要抱抱…”

    她染了欲望的声音本就娇媚,尾音还带着几分委屈,更是让人听得心里发飘。

    喻以默整张脸瞬间黑了,他扫了眼一旁的女人,只觉得身体内有一股冲动在燃烧。

    杜越犹豫着开口问道,“要不要叫医生?”

    转头看了一眼身侧的人儿,喻以默沉声道,“来不及了。”

    他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什么整人下三的招数没见过,如今看阮诗诗的反应他已经猜到,这是强劲药,一阵一阵的来,她这样定是撑不住的。

    杜越瞬间明白,识相的点头,悄无声息的退出房间,将房门拉上。

    听到门“咔叭”一声扣上,喻以默有些烦躁的抬手扯了扯领口的领结。

    他本来没想要碰她,可事到如今,他体内的那团火,也被她引得压不住了。

    偏偏就在这时,阮诗诗如痴如醉的用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肩头,突然抬头,吻上了喻以默的唇角。

    “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喻以默耳边猛地炸开,他一把将阮诗诗揽入怀中,声音嘶哑了些许,“事到如今,就怪不得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