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见深情顾少请负〕〔婚婚欲睡:顾少,〕〔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蜜婚难求:顾少花〕〔重生都市仙帝〕〔万相之王〕〔修罗丹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异域神州道〕〔元后传〕〔医妃倾天下〕〔权宠天下〕〔狂少归来〕〔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9章 还能吃了你不成?
    第19章还能吃了你不成?阮诗诗一觉醒来,这才发觉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她动了动身子,觉得浑身上下酸痛不已,而大脑却是空白一片。

    她……这是怎么了?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阮诗诗坐起身来,突然觉得上半身一凉,她一低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竟然…一丝不挂!

    各种记忆碎片突然涌上来,阮诗诗足足回忆了好几分钟,这才捋清楚了发生的事情。

    她竟然和喻以默睡了!

    脸颊火辣辣的发烫,阮诗诗不知道自己是想哭还是想笑,只觉得这一切的进展实在是太快了,从一开始的结婚领证,再到今天发生的事情……

    “砰砰!”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让阮诗诗神经一紧,顿时回过神来,“谁?”

    “夫人,是我。”

    听出是杜越的声音,阮诗诗松了口气,紧接着又飞快地将衣服套上,走去开了门。

    杜越站在门口,冲阮诗诗微微颔首,“夫人休息好了吗?”

    阮诗诗扫了眼四周,没看到喻以默的身影,这才暗中松了口气,“好了…”

    “喻总吩咐了,等您休息好,我就送您回家。”杜越说着,突然伸手递给她什么,“还有,喻总让我把这个还给您。”

    阮诗诗定睛一看,杜越手掌心亮晶晶闪着光的,正是喻以默送给她的那枚婚戒。

    看着沉默的阮诗诗,杜越提醒,“喻总还说,以后务必要保护好,不要再丢了。”

    阮诗诗拿过那枚戒指,重新戴到左手无名指上,竟觉得有些沉甸甸的。

    之前她很清楚,她和喻以默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层关系,可现在似乎变得更复杂了呢。

    离开江州国际,回到别墅,阮诗诗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她正诧异,就看到一个身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到阮诗诗,眼底闪过些许光亮,立刻迎上来问道,“您就是阮小姐吧?”

    阮诗诗一头雾水,“您是?”

    “我是少爷从老宅调来的阿姨,来照顾您的生活起居。”

    杜越走上前,向阮诗诗解释道,“容姨是喻家老宅的人,是喻总特意调过来照顾您的。”

    “照顾我?”

    阮诗诗刚想要拒绝,可谁知容姨已经热情的伸出手拉着她往餐厅的方向走,“是照顾您和少爷的,少爷打小就是我照顾的,他的喜好和口味我都清楚的很!既然少爷娶您进门,那我也得叫您一声少奶奶,我做了晚饭,不知道对不对你的胃口……”

    阮诗诗被拉到餐厅,看到一桌子丰富的晚餐时,所有的疑问都被堵了回去,待她尝了几口之后,就将拒绝的话全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容姨,这个珍珠丸子太好吃了!”

    阮诗诗对容姨的手艺赞不绝口,压根就没注意到有人走过来了。

    容姨在厨房里听到阮诗诗的夸奖,乐的合不拢嘴,“好吃就多吃点!冰糖雪梨马上就出锅了!”

    阮诗诗刚要应声,余光扫到旁边的身影,一回头这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喻以默,吓得手里的筷子都掉了。

    “你…你怎么回来了?”

    喻以默看着秒变脸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前一秒还吃到嗨的女人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筷子都吓掉了,他有这么可怕吗?

    “回自己的家,不该吗?”

    喻以默挑了挑眉,迈开长腿走到阮诗诗对面坐下。

    “哦。”

    阮诗诗应了声,低下头不再搭话,看到面前的人,不知不觉的就想到了今天在江州国际的酒店发生的事情,脸颊不由自主的就烧了起来。

    正巧容姨端着汤从厨房里出来,看到餐桌上的两人,顿时笑逐颜开,“少爷回来啦!”

    察觉到突然沉默的阮诗诗,她忍不住问道,“少奶奶,你怎么不吃了?”

    “少奶奶”这个称呼叫的阮诗诗脸颊更烫,她眼神慌乱的扫了一眼对面的男人,摇了摇头,“我吃饱了,吃饱了。”

    说着,她立刻起身,转身就走。

    刚上到楼梯的一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润的男声,“跑什么?”

    喻以默三步两步追上她,抬起手臂撑到墙上,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阮诗诗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朗面容,心脏更是狂跳不止,可谁知喻以默偏偏故意似的低下头来,微微勾了勾唇角,“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我……”

    阮诗诗一时语塞,半个字都说不上来。

    看着女人一副吃瘪的模样,喻以默满意的抬手,抓着她的手就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阮诗诗心底不安,“你…要干什么!”

    难不成,他还想……

    喻以默二话不说,拉着她径直走进卧室,走到床边,“坐。”

    阮诗诗一紧张,下意识双手环抱胸前,“做?做什么?”

    看着女人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喻以默又气又笑,“我让你坐下。”

    说着,他打开柜子取出医药箱,动作熟练的从里面拿出需要用的纱布和药水。

    阮诗诗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脖子上还有伤。

    “要勤换纱布,这个位置最好不要留疤。”

    喻以默说着,动作轻柔的将她脖颈间的纱布揭下,然后拿着沾了药水的棉签轻轻涂抹。

    丝丝痛意在脖颈间蔓延,阮诗诗吸了口气,抬眼看着男人认真的模样,心竟倏地沉下去了。

    今天的喻以默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虽然表面上依旧冷冰冰的,可似乎比以往多了几分温情。

    仔细认真的换好纱布,喻以默随手将东西收拾好。

    “这几天你就在家休息,不用着急上班。”

    “那……”阮诗诗犹豫着,想到王蕾对她做的那些事,她抬眸看向喻以默,“我升职的事情……”

    “是我安排的。”

    阮诗诗深吸一口气,“为什么?”

    公司里的晋升制度都很透明,而喻以默破例给她升职,别说王蕾,只怕公司里其他的老员工也会对她心存芥蒂。

    似乎将她心里的想法看的一清二楚,喻以默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着她的眼神突然正经了几分,“阮诗诗。”

    “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我妻子,你配得上更好的。”

    男人突然正经的一句话,竟然听得阮诗诗心跳加速。

    不等她开口,喻以默就已经转身,将医药箱放回原处,“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找容姨。”

    看着男人的身影在视线内消失,阮诗诗还是没回过神来。

    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哪怕是曾经的初恋秦贤礼,在背叛她之后也不过是将她贬得一无是处,而喻以默竟然说她值得更好的……

    就在她呵呵傻乐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阮诗诗回过神来,看了眼手机屏幕,手忙脚乱的接了电话,“喂?妈?怎么了?”

    “诗诗啊,你是不是忘记了后天是你爸的生日啊!你这有了老公就忘了爹娘是不是?”

    “哎我还真给忘了!”阮诗诗一拍脑袋,“妈,还好你提醒我!”

    “看看,我就说!不过后天的安排我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你带上小喻,让他叫上他的父母,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

    “什么?妈!”阮诗诗一惊,完全坐不住了,“叫上他的父母?”

    她来了别墅好几天了,别说见喻以默的父母了,压根就没听他提起过,如今刘女士叫她组局吃饭,这不是为难她吗!

    刘女士理所应当的道,“怎么了?你们两个这结婚证都领了,双方家长也该见个面了!”

    阮诗诗一时间没了底气,“妈…见家长这事能不能缓缓,我还没跟他说。”

    “缓什么?我看这时间挺好的,正好你爸生日,咱们两家见个面多合适!诗诗,这事你爸都答应了,你可别想糊弄我!”

    刘女士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阮诗诗盯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一脸苦恼。

    如果她真的跟喻以默说了,他会同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