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2章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第22章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正当阮诗诗盯着那个男人出神时,正巧他抬起头来,一时之间,两人四目相对。

    阮诗诗正要别开目光,可谁知那男人竟勾起唇角,冲她笑了笑。

    一双纯粹似乎能看到底的笑眼,让人无法拒绝的心动。

    阮诗诗扯了扯唇角,礼貌性的回了一个微笑,随即转身,看了看那只钢笔,心里有些失落。

    既然已经卖出去了,那她也没什么办法了,只好再去挑选其他的。

    在店里转了一圈,阮诗诗也没再看到什么合适的礼物,迈步正打算离开,可谁知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姐请留步。”

    她一转身,就看到了刚才那个男人坐着电动轮椅朝这边靠近过来。

    阮诗诗轻声问道,“有什么事吗?”

    轮椅上的男人嘴角勾起,“刚才听老板说,你也看中了这支钢笔?”

    阮诗诗低头,看到了他手中那只铁灰色的钢笔,眸光亮了亮,“对,不过既然已经有主了,那就算了。”

    轮椅上的男人勾唇,眸光熠熠生辉,“我还没付钱,如果你真心喜欢,我可以让给你。”

    “真的吗?”阮诗诗有些激动的看向他,“你真的可以让给我吗?”

    男人点头,“君子不夺人所好,而且我只是单纯喜欢收藏罢了,如果你更需要的话,我可以让给你。”

    “那就谢谢你了!”

    阮诗诗从他手中接过了钢笔,连着道谢了好几声,这才兴奋的去柜台结算。

    待礼物包好,阮诗诗再转身,发现那男人已经不在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她能为父亲买到满意的礼物,就是一件难得的好事!

    她兴高采烈的离开古淘店,却没发现在不远处的咖啡厅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就坐在窗边盯着她看。

    此时此刻,男人的脸上眼底,只剩下淡漠。

    半晌,他开口问道,“和喻以默结婚的女人,就是她吗?”

    站在他身侧的男人点头回答,“对,就是她,阮诗诗。”

    --

    从商场里回到别墅,时间已经不早了,阮诗诗匆匆回到卧室,写了一封祝福阮教授的亲笔信,将礼物包装好,这就打算出门。

    “容姨,今天晚上我在外面吃,就不用做我的饭了。”

    “在外面吃?”容姨从厨房里走出来,用围裙擦了擦手,“怎么不在家里吃?”

    阮诗诗冲她笑了笑,“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我们约好了一起吃饭。”

    容姨闻言,连忙问道,“那少爷跟你一起吗?”

    这一句话问的阮诗诗沉默了,停顿片刻,她才轻声道,“他应该没有时间,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容姨闻言,有些欲言又止,可到底都没再多说什么。

    阮诗诗带着礼物出门,前往刘女士发给她的酒店地址。

    她前脚刚走,没一会儿喻以默就回来了,他一进别墅,直接去二楼书房,走到楼梯口时,莫名的觉得家里比平日里安静。

    难道她…不在家吗?

    眼看着都走到书房门口了,喻以默步子顿了顿,转而走向旁边的卧室,推门进去,果不其然,房间里空无一人,灯都关着。

    脑海里闪过今天阮诗诗在公司里的场景,喻以默微微蹙眉,转身离开房间,下楼询问容姨,“阮诗诗不在家?”

    容姨如实回答,“少奶奶出门了,刚出去没多久,说是要陪她父亲过生日。”

    “过生日?”喻以默眉头收紧。

    难道今天是阮教授的生日?

    一旁的容姨看到喻以默这副表情,接着说道,“少爷,这按理说,老丈人过生日,您也得陪着去的,刚才我看少奶奶一个人出门,挺失落的,我问她怎么不告诉你,她说怕影响你工作……”

    几句话说的喻以默心头一沉,一时间生出些愧疚。

    他确实是忙,可还没有忙到没时间陪阮教授过生日吃顿饭的地步。

    “少爷,我看少奶奶对你挺上心的,她知道昨天惹你不高兴了,特意跟我学做排骨汤,今天上午熬了好几个小时把汤熬好的……”

    容姨的话又让喻以默的心沉了几分。

    今天她去找他,似乎是有事情要说的,只不过当时有人来敲门,他就让她直接离开了。

    看来,并非是她不想告诉自己,而是自己没有给她机会。

    心头浮现出一阵愧意,喻以默迈步直接朝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给杜越打电话吩咐道,“查一查阮诗诗去了哪,越快越好!”

    不管怎么说,如今阮诗诗也是他的妻子,更何况阮教授还是他的导师,于情于理,他不出现都不应该。

    没一会儿,收到杜越发来的地址之后,喻以默立刻开车,直接前往风清坊。

    风清坊。

    阮诗诗随着侍者走到包厢门口,还未推开门进去,就听到了刘女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咱家女儿长大了,如今又嫁给这么好的男人,现在我那几个姐妹都可羡慕我!说我熬了大半辈子,终于要出头了!”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家又不是靠女儿的,我是觉得,只要我们女儿幸福,一切都好。”

    “……”

    听着里面传来的交谈声,阮诗诗有些鼻酸,她心中很清楚,虽然刘女士有时候说话直脾气大,可是归根结底还是疼爱她这个女儿的,可是现在,她只能孤身一人来给父亲庆生。

    深吸了一口气,阮诗诗咬了咬牙,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去,看到坐在桌前的两人,勾唇冲他们笑了笑,“爸妈,我来了。”

    刘女士连忙站起身来,招呼她坐下,紧接着又不停的向她身后张望,“小喻呢?人去哪了?还有他的父母呢?”

    “他们……”

    阮诗诗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女士的这个问题。

    见阮诗诗沉默不语,刘女士连忙问道,“人是不是在后面呢?我过去迎迎,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丢下人家自己就过来了……”

    看着刘女士往外走,阮诗诗连忙伸手一把将她拉住,“妈,喻以默工作太忙了,所以……”他来不了了。

    刘女士察觉到阮诗诗的表情不对,正要开口询问个清楚,可谁知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爸,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阮诗诗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还以为自己是在幻听,她一回头,就看到喻以默正站在门口。

    阮诗诗心头一沉,震惊又诧异。

    他…他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