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都市潜龙〕〔战龙觉醒〕〔斩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时雍赵胤〕〔锦衣玉令〕〔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3章 我陪你去
    第23章我陪你去

    不等阮诗诗消除疑问,一旁的刘女士看到喻以默,立刻迎了上去,“小喻!你终于来了!我们都等了你半天了!来来来,快进来!”

    喻以默面色温和,他走上前,放下手中的礼盒,轻声道,“爸,妈,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来迟了。”

    阮教授闻言,连忙摆了摆手,上前拉着他在自己旁边的位置坐下,“没事,我们也刚到没多久。”

    “那…怎么亲家没过来?”刘女士看了看门外,没再看到有人来,这才疑惑的开口询问。

    一旁的阮诗诗听到自己母亲这样问,立刻想到了容姨同她说的那些话,她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口。

    可谁知喻以默面色如常,不紧不慢的开口解释道,“我父亲有事出国了,这段时间都不在国内,母亲在我二十岁那年去世了,家中还有一个奶奶,您不是见过的吗?她身体不太好,我就没让她来。”

    没想到,喻以默倒是坦坦荡荡的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说出来了。

    一旁刘女士和阮教授听他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有了底。

    怕气氛尴尬,刘女士连忙笑着圆场,“既然是这样,如今你人来了,心意我们也算是收到了,快坐下吧,我让服务员上菜。”

    喻以默点头,拿起旁边的盒子递给阮教授,“爸,您不是喜欢下棋吗,这次我特意寻了一副棋给您,您快看看。”

    阮教授笑着道,“以默啊,还是你懂我,今天我们爷俩非要好好喝一场!”

    站在一旁的阮诗诗看着他们这边其乐融融,倒觉得自己反而像是个外人,看到喻以默送出礼物,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爸,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

    说着,她连忙将那只钢笔礼盒拿出来递上去。

    阮教授见状,点了点头,将礼物放至一旁,“其实礼物不礼物的我不在意,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说着,他拉着阮诗诗的手,放到了喻以默的手心中。

    阮诗诗只觉得手心一烫,下意识的想将手抽回来,可谁知喻以默反应更快,直接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手心。

    “爸,您放心吧。”

    阮教授见状,笑的合不拢嘴,连连点头,“好…好!”

    阮诗诗被喻以默握着手,不知不觉的脸颊都红透了,男人拉着她在餐桌前坐下,却没有半点要松手的意思。

    他这样…到底是想干什么?

    原本对她那么冷淡,甚至连听她说话的耐心都没有,可现在他却主动跑来给父亲送祝福,还拉着她不肯撒手。

    阮诗诗心头莫名有些别扭,趁着喻以默同父亲说话时,她这才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

    没一会儿,刘女士回来,服务员也陆陆续续的上了热菜,阮教授将红酒打开,笑着道,“今天高兴,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多多少少喝点酒。”

    “爸,我陪您喝酒,妈和诗诗就喝果汁吧。”喻以默说着,体贴的给阮诗诗和刘女士倒了果汁。

    刘女士见状,连忙说道,“小喻,还是你懂事,我说啊,老阮,你也不跟人家小喻学学,你看看你,懂不懂什么是怜香惜玉?”

    看着自己的老妈又开启了怼人模式,阮诗诗好笑又无奈。

    就在这时,喻以默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一只大虾,淡声吩咐,“多吃点。”

    面对男人突如其来的关心,阮诗诗脸颊有些发烫,却又搞不清楚喻以默到底是真关心还是做戏给爸妈看,只好嗯了一声埋头吃菜。

    饭桌上,气氛其乐融融,任谁看都觉得这是关系融洽的一家人。

    只是阮诗诗始终觉得心里堵着什么东西,上不去下不来的。

    饭局到了尾声,趁喻以默出包厢接电话,阮诗诗连忙寻了个借口跟着出去。

    喻以默正站在走廊尽头,脸色严肃的吩咐着什么,看到阮诗诗时,面色微微变了变,随后对电话那头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看着女人走近,他轻声询问,“怎么不在包厢里陪他们?”

    阮诗诗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你怎么突然来了?”

    他本应该什么都不知道的。

    “容姨跟我说的。”喻以默垂眸,盯着她的双眸,认真的道,“以后不管怎样,这些事情都记得告诉我,我是你的丈夫,理应陪你一起。”

    听到“丈夫”两个字,阮诗诗心头颤了颤,轻声道,“我怕你忙……”

    话音未落,她就觉得肩头一紧,一抬头,正巧同男人四目相对。

    “不管我忙不忙,你的事情我都会陪你。”

    一瞬间,阮诗诗脸颊一烫,就不自觉的有些害羞。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我…我知道了,我先回包厢…”

    阮诗诗慌乱的几乎不敢同喻以默对视,她丢下这句话,连忙转身回到了包厢。

    “砰”的将包厢的门关上,刘女士看到阮诗诗冲进来,忍不住嘟囔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个时候还毛毛躁躁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了!”

    “行了行了,今天难得这么开心,你就少说两句。”

    “你懂什么,老阮,你说她这样以后可怎么办……”

    刘女士和阮教授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而阮诗诗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她脑海里来来回回闪现的始终都是喻以默刚才说的那些话。

    之前她总觉得喻以默不近人情,可是如今了解下来,他似乎也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冷酷,相反,他从容姨那里得知了她父亲生日的事就特意赶过来,这也着实让她感动了一把。

    饭局结束,她和喻以默一起将刘女士和阮教授送到酒店门口,阮教授喝了不少,已经有些醉醺醺的了,自然也开不了车了。

    喻以默帮忙将阮教授扶上车,对刘女士道,“妈,我安排了人,他会将你们安全送到家的,路上小心。”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诗诗。”

    简单的告别之后,阮诗诗和喻以默目送车子离开。

    待车子开远,喻以默转头看向一旁的阮诗诗,“我让杜越送你回去,你早点休息。”

    阮诗诗心头一沉,“你…不回去吗?”

    “我还有一场应酬,要去露个面,你先回去。”

    说着,他拿起手机就要拨通电话。

    阮诗诗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不如,我陪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重生成巨星叶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