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修仙兵王在都市〕〔不败军王〕〔万妖圣祖〕〔诸天第一仙〕〔斩月〕〔神魂武尊〕〔我,上门女婿〕〔凤卿离墨〕〔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快穿女主真大佬〕〔重生南非当警察〕〔柯南之我不是蛇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4章 和他什么关系?
    第24章和他什么关系?

    今天喻以默能够赶过来陪父亲过生日,她已经很感激了,如今喻以默已经喝了不少酒,她担心他一个人再去应酬会出事…

    喻以默动作一顿,有些迟疑的转头看向她,“你要跟我一起?”

    握着男人衣角的手慢慢收紧,阮诗诗认真的点了点头,“嗯,我想陪你去。”

    那句担心他的话,始终是说不出口。

    看着女人坚定的眼神,喻以默挑了挑眉,反问道,“你知不知道,我要去的是什么场合?”

    在他眼里,她简单纯良的如同一张白纸,而他要去的却是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之地。

    阮诗诗咬了咬唇,坚持道,“我就是想跟你一起。”

    盯着她停顿几秒后,喻以默终于松口,“好,那就一起去。”

    让她见识见识这个城市的另一面,也不是一件坏事。

    听到喻以默答应,阮诗诗心头闪过一丝喜悦。

    可半个小时之后,当车子到达目的地时,她看着外面灯牌闪烁,高档奢华的会所,原本心头的些许兴奋顿时荡然无存。

    她大学一毕业,就进了公司,做的就是小小的文员,压根就没有见识过各种商业合作背后的各种交易往来,也自然不曾来过这种场所。

    她咬了咬牙,硬着头皮下了车,跟随喻以默一起走到门口。

    刚到门口,侍者就迎上来,毕恭毕敬的道,“喻先生,请随我来。”

    看来,喻以默是这里的常客。

    随着侍者上了电梯,穿过走廊,眼看着就要到指定的包厢,喻以默突然放慢了步子,微微侧头看向阮诗诗,“如果你不想去了,随时跟我说,我让杜越接你出去。”

    阮诗诗点点头,“嗯,我知道。”

    侍者将房门推开,一阵音乐声直接从里面涌出来,阮诗诗随着喻以默走进去,发现里面很宽敞,已经有不少人聚集在房间里,唱歌的,喝酒的,还有打桌球玩游戏的。

    喻以默一出现,立刻就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喻总!好久不见!”

    “喻总来啦!”

    阮诗诗紧跟在喻以默身后,随着他走向中心的沙发,看着周围陌生的人,有些发怵。

    突然,手背一暖,她的手被喻以默握住,被他拉着走到了沙发旁。

    “呦,喻哥,这次怎么带了个小白花来呀!最近换口味了?这么寡淡?”

    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笑着同他打招呼,他一只手搂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可眼睛却粘在阮诗诗身上不住的打量。

    喻以默抬眼,冷声道,“许封,这么好的酒还封不住你的嘴?”

    叫许封的男人闻言,嘿嘿笑了两声,“喻哥,开个玩笑,别当真嘛!你是不是来找腾哥的?他在里面的小包厢,特意吩咐让我跟你说一声,你直接去就行。”

    喻以默闻言,微微颔首,“嗯。”

    紧接着,他转头看向阮诗诗,声音放轻了些,“我去找个人谈点正事,你在这里等我,结束了我们就走。”

    阮诗诗听话的点头,“好。”

    看她应下,喻以默这才起身,迈步径直朝里面的小包厢走去。

    阮诗诗盯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出神,彩色的灯光打在他的后背,可他却依旧和这里的魑魅魍魉,牛鬼蛇神截然不同。

    吸烟喝酒,堕落享受,这里的一切都是奢靡且疯狂的,而她很清楚,他并非沾染半点这种世俗和不堪。

    “封哥,喻总这次怎么还带了个女人过来?”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将阮诗诗拉回现实,她抬眼望去,看到许封身边的女人正趴在他的肩头咬耳朵,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足够她听到。

    许封毫无顾忌的笑了笑,“谁知道呢?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不过他这眼光…啧啧!”

    听着旁边两个人当着自己的面这样讨论自己,阮诗诗皱了皱眉,强忍着不悦别开了目光。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人走过来,先是在许封身侧坐下,同他低声聊了几句,紧接着又转过头来,目光不善的盯着阮诗诗来回打量。

    没多久,那女人终于耐不住了,气鼓鼓起身,直接在阮诗诗身侧坐下,“哎,我叫双双,你叫什么?”

    面对女人的主动询问,阮诗诗礼貌性的回复道,“阮诗诗。”

    双双闻言,点了点头,一边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一边打量着她,片刻后终于又开口,“听说是喻哥带你来的?”

    阮诗诗淡淡道,“嗯。”

    双双的脸色沉了沉,像是压着火,提高声音开口问道,“你跟他什么关系?”

    看着女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阮诗诗面色也跟着沉了下来,她犹豫了一瞬,轻声反问,“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双双闻言,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她压着火气,半天都没说话,最后才扯出一丝生硬的笑容,“这样吧,我们来喝一杯。”

    说着,她直接拿起杯子,给阮诗诗倒了一杯酒,送到了她面前。

    阮诗诗低头看了眼杯中的洋酒,冲双双笑了笑,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酒?”双双夸张的笑道,“喻哥带来的女人竟然说自己不会喝酒?这不是给他脸上抹黑吗!”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足够周围的人都能听到,一时间,旁边的人都纷纷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看向阮诗诗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探究和质疑。

    双双看着阮诗诗,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再说了,这里都是喻哥的朋友,你来了一杯酒都不喝,是不是太不给面儿了?”

    阮诗诗闻言,皱了皱眉,面对周围人各异的目光,她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她不愿给喻以默添麻烦,但她心中很清楚,这个双双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深吸了一口气,阮诗诗伸出手,接下她手中的酒杯,送至嘴边一饮而尽。

    冰冷辛辣的液体顺着喉道滑入胃中,刺激的她浑身都抖了抖。

    强忍着不适,她放下杯子看向双双,冲她笑了笑,“这个面子我给你了。”

    双双似乎也没想到阮诗诗会真的喝下去,她皱了皱眉,随后扯出一个敷衍的笑,看向旁边的人。

    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几个女人接收到双双的眼神示意,一个个都像是提前说好了似的,纷纷过来找阮诗诗聊天敬酒。

    阮诗诗看着一个个盛满酒的酒杯送到她面前,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看来他们是故意想要整她,而照这个架势,她似乎也推脱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