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情深不负,总裁老〕〔云迟晋苍陵〕〔第一战神〕〔斩月〕〔狂少归来〕〔九星之主〕〔绝世神医〕〔重生之首富人生〕〔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王铁柱苏小汐〕〔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25章 欺负我的人
    第25章欺负我的人

    接二连三的被那几个女人劝着灌下了几杯洋酒,阮诗诗只觉得胃里都是火辣辣的,看到双双递过来的酒,她伸出手直接推开,“我不喝了!”

    若她再喝下去,只怕就要不省人事了。

    双双将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你说不喝就不喝?你觉得你是谁?”

    一旁的许封刚才还在喜滋滋的看热闹,如今看着这场景,也忍不住开口劝道,“双双,差不多行了啊,怎么说人家也是喻哥带来的人。”

    双双冷哼一声,“她算个屁!谁不知道喻以默心里只有叶婉儿!”

    听到“叶婉儿”这三个字,阮诗诗脑袋嗡了一声,不知是不是酒精起了作用,她竟然有些心头发堵。

    “这杯酒,不管你想不想,都得给我喝了!”

    双双说着,拿起酒杯续满,正要逼着阮诗诗继续喝,谁知一抬头,动作猛地顿住。

    喻以默从小包厢里出来,径直朝这边走来。

    屋子里音乐声嘈杂声太过吵闹,他没听清双双说的话,可走近时,却发现阮诗诗低着头,眼圈都红了。

    扫了一眼旁边的一众人,又看了看双双手中的酒杯,喻以默已经猜到了七八。

    他走上前,伸出手直接将阮诗诗从沙发上拽起来,将她拉到自己身旁,严肃的问道,“谁欺负你了?”

    一旁人看喻以默态度严肃,个个都心虚的不敢吭声。

    阮诗诗摇了摇头,沉默着没有说话。

    眼看着场内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旁边的许封坐不住了,他嘿嘿笑道,打圆场道,“喻哥,看你说的,什么欺负不欺负,大家就是想跟她做个朋友,喝了几杯酒而已……”

    喻以默抬眸,面色陡然阴沉,“我没问你!”

    一瞬间,四下更是静了几分。

    在这里的男男女女大多都是些富二代官二代,家中都有些权势,可在喻以默面前,他们还是多说一个字。

    见阮诗诗沉默着不肯开口,喻以默伸出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冷声道,“走,我带你回去。”

    眼看着喻以默就要带人走人,许封连忙劝道,“喻哥,这不至于吧,大家都是朋友,也就是个误会,怎么会欺负她呢?”

    喻以默步子一顿,转头扫了他们一眼,最终目光直直的锁定在双双身上,被他这么一看,双双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欺负我的人,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冷声丢下这句话,喻以默拉着阮诗诗直接走出了包厢。

    阮诗诗原本喝了好几杯洋酒,胃里火辣辣的,如今听喻以默这么说,不知为何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

    走出包厢,穿过走廊,喻以默面色依旧阴沉,他松开阮诗诗,快步朝前走去,显然带着几分情绪。

    阮诗诗加快步子想要跟上他,可谁知身子重心不稳,跌跌撞撞的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

    喻以默皱了皱眉,伸出手将她扶稳,沉声问道,“被人欺负为什么不告诉我?”

    阮诗诗轻声道,“我…我怕影响你谈正事。”

    “阮诗诗。”喻以默严肃的盯着她道,“无论如何,你都不能任由别人爬到你的头上,就算被欺负,也要懂得反抗,知道吗?”

    阮诗诗咬了咬唇,强打起精神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从小到大,她的性格似乎都太懦弱了些,哪怕是当初秦贤礼出轨,和杨月一起指着她的鼻子骂,她都不敢还嘴,如今的她,已经比之前强太多了,可是似乎还不够……

    喻以默低头,看着因为喝酒脸颊通红的女人,原本到嘴边的责备的话竟然也说不出来了,看着她连步子都站不稳了,他轻叹了口气,弯腰直接将她拦腰抱起,朝路边的车子走去。

    会所的大门口,双双站在柱子旁,直勾勾的盯着那边,气的不知不觉攥紧了拳头。

    她喜欢喻以默整整两年了,这两年,她费尽心思都没能让喻以默正眼瞧她,可没想到,如今突然冒出了一个女人,直接占据了喻以默的身旁的位置,她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看着喻以默抱着阮诗诗上了车,双双咬了咬牙,拨了一通电话,“喂?你帮我查一个人……”

    杜越开车将喻以默和阮诗诗送到别墅时,时间已经不早了。

    喻以默抱着阮诗诗一进门,就看到容姨正面色焦急的在客厅里等着,看到阮诗诗不省人事的模样,容姨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喻以默抱着阮诗诗直接朝二楼走,“她喝多了,容姨,麻烦你煮点醒酒汤。”

    “好,我这就去。”

    抱着阮诗诗回到了卧室,喻以默刚将她放到床上,正要直起身,谁知脖子一紧,突然被人给勾住了。

    阮诗诗躺在床上,正半眯着眼睛盯着他看,“别走。”

    喻以默愣了一瞬,伸手要将她的手拉开,“我不走。”

    “喻以默…”

    阮诗诗眼神迷离,声音发飘,也不知道究竟是醉是醒,只是搂着他脖子的手就是不肯松开。

    喻以默无奈,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嗯?什么事?”

    阮诗诗嘟嘟囔囔道,“今天…谢谢你过来陪我爸过生日……”

    说着,她突然嘿嘿的笑了笑,“谢谢你哦……”

    紧接着,她突然抬起下巴,“吧唧”亲了喻以默一口。

    喻以默一愣,脸颊上被触碰的地方像是被火烫了一下,酥酥的直发麻。

    他皱了皱眉,一股火气窜上心头。

    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子亲了一口,这算不算是强吻?

    阮诗诗搂着他,又嘿嘿的傻笑了几声,完全没有半点意识。

    看来,她是真的醉了。

    看着她这副模样,喻以默心头的火气也不知不觉的消散了,他无奈的拉开阮诗诗的手,替她盖好被子。

    “好好休息。”

    阮诗诗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手,无赖一般开口道,“你陪我……”

    喻以默皱了皱眉,一时间没了办法,他也没想到阮诗诗喝醉之后竟然是这个样子。

    正巧容姨过来送醒酒汤,看到这副场景,忍不住笑了笑,“少爷,少奶奶依赖你,这个时候,你还是陪着她比较好。”

    喻以默低头看了看床上的女人,顿时没了脾气。

    今天她被人欺负的事情,说来也有他的责任,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丢她一个人不管。

    “少爷,我来喂少奶奶喝醒酒汤吧?”

    喻以默犹豫了半秒,轻声道,“不用了,我来喂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