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49章 帮她涂药
    第49章帮她涂药

    一想到这儿,阮诗诗有些心虚。

    喻以默临走之前分明嘱咐她要好好在医院休息,她还答应了,可现在她转头就跑了,实在说不过去。

    坐在对面的马赫峰见她半天没接电话,忍不住笑道,“阮助理怎么不接电话?”

    阮诗诗手一抖,直接按了挂断,“……额,没事,骚扰电话。”

    说着,她连忙将手机收起来,冲马赫峰笑了笑,“马总,关于这次的礼盒的要求,我想再确认一遍…”

    与此同时,喻氏大厦的顶层,喻以默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不由得蹙了蹙眉。

    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挂他的电话,胆子肥了!过敏还没好,还敢从医院跑出去,看来真是欠收拾了!

    “阿嚏!”阮诗诗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不禁奇怪。

    难道喻以默骂她了?

    她摇了摇头,将脑海里奇怪的想法抛之一边,然后站起身,看向马赫峰的助理,“那我们走吧?”

    马赫峰还有其他的安排,就让助理带着阮诗诗去工厂看看根据她的要求做出的礼盒样品,如果没什么大的意外的话,就开始批量生产了。

    一旦开始生产,用不了多久,这些节日礼盒就能到位,在节日之前,肯定能够准备好的,那她的第一份助理的工作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生产车间的环境到底是比不上公司里,阮诗诗到了车间,随着助理在轰鸣作响的操作间里走了一遭,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太舒服。

    她本来过敏还没有完全好,皮肤又接触到工厂里的空气和灰尘,自然会不太适应。

    大概看了看礼盒样品,确定了没什么问题之后,阮诗诗这才离开了工厂。

    她跑了整整一个下午,饥肠辘辘,都赶不及回家吃饭了,在附近的小吃店里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面,这才坐车回家去。

    她一进门,就看到容姨在客厅守着。

    “少奶奶,你可回来了?”

    见容姨的表情不太对,阮诗诗连忙问道,“怎么了?”

    容姨压低声音提醒道,“少爷回来了,一回来就问你在哪,听说你不在家,好像有点生气。”

    生气了?

    莫非是因为她没有接他的电话?还是说因为她鸽了他?毕竟她说了想跟他一起吃晚饭的……

    感觉到身上过敏的地方又有些痒,阮诗诗也顾不了想那么多了,她看向容姨,轻声道,“容姨,我回房间洗个澡,半个小时之后你来卧室帮我涂一下过敏的药可以吗?”

    容姨点了点头,“可以。”

    看她答应下来,阮诗诗这才快步上楼,回了卧室。

    她奔波了一天,也没来得及擦药,这个时候疲惫的不行,就想冲个澡直接躺床上睡一觉。

    洗了一个热水澡,阮诗诗浑身上下都放松了许多,她擦了擦头发,裹了一个浴巾,直接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屋子里一点都不冷,她趴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意朦胧了,正当她迷迷糊糊时,突然听到了有脚步声靠近。

    她懒得抬眼,便嘟嘟囔囔的开口道,“容姨,药放在桌子上,你帮我涂一下吧……”

    这个时候,她只想好好睡一觉,也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

    喻以默站在床位,看着女人裹着一条浴巾趴在床上,大半个光洁的后背袒露在外,白的有些扎眼。

    看到旁边桌子上放的药膏,他随手拿起来,走到床边坐下,犹豫着要不要动手帮她涂,毕竟她现在……

    阮诗诗半天没听到动静,不由得有些着急,“快点……”

    若是再过一会儿,恐怕她就真的要睡着了。

    快点?

    喻以默脑子一热,听着她的话音,顿时曲解成别的意思,毕竟他不是什么纯洁少年,看着她这样光溜溜的在自己面前,难免会多想。

    喻以默旋开药膏的盖子,没找到棉签,便将膏体挤到手上,用指腹轻轻的点涂她后颈的小红点,然后是肩胛骨……

    女人身上沐浴露的牛奶香一个劲儿的往他鼻子里钻,他努力集中精神,不让自己分心。

    阮诗诗闭着眼睛,感受着后背痒痒的触感,身子轻轻的抖了抖,给她涂药的手指指腹粗砺,可是偏偏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她好奇的问道,“容姨…你的手是因为常年干活才这么粗糙的吗?”

    喻以默动作一顿,正不知道要不要回答时,阮诗诗突然睁开了眼睛,慢慢回头。

    看清坐在床边正在给她涂药的人是喻以默时,阮诗诗像是触了电一般,整个人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怎么…是你!”

    她慌乱的扯过床单遮住自己的身子,方才的困意顿时消散全无。

    看到女人这样的反应,喻以默微微皱了皱眉,原本的窘迫反而被不满取代,他不经意的挑了一下眉梢,“怎么就不能是我?”

    他可是她的丈夫,帮她涂药有何不可?

    察觉到喻以默的不满,阮诗诗眨了眨眼,敛下慌乱,“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是容姨……”

    她深吸气,慢慢平复心情。

    喻以默微微皱眉,冷冷的命令,“过来,趴好。”

    阮诗诗又慌乱起来,“啊?”

    喻以默不满的道,“药还没涂好,你想跑到哪去?”

    “哦……”

    阮诗诗犹豫的应了一声,慢慢地重新趴到床上,可是整个人的身子都是紧绷着的。

    怪不得刚才她觉得给她涂药的手指粗糙,原来是他。

    喻以默抬手,按住她的肩膀,让她放松身子,然后才继续给她涂药。

    想到下午的事情,他忍不住兴师问罪,“不是让你在医院休养休养吗?谁准许你出院的?”

    阮诗诗支支吾吾的解释,“我……我下午有事。”

    “那我的电话也不接?”

    她随口扯谎,“我……我没听到。”

    “没听到。”喻以默动作一顿,突然俯下身来,凑到她耳畔,“你确定不是你挂了?”

    他不是傻子,还分的清自己的电话是没人接还是挂断了。

    他突然凑的这么近,阮诗诗几乎能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青木香,一下子,她的身子就热了起来,“我……”

    看着女人白嫩细腻的小脸,喻以默毫不犹豫的伸手捏住了她的脸颊,似是警告,又似是命令道,“下次不许挂我电话。”

    阮诗诗连忙应下,“好,好。”

    看她答应,喻以默这才松手,继续不动声色的将药涂完,然后淡淡的道,“前面,还需要我帮你涂吗?”

    她胸前也有不少的小红点,如今后背涂完了,自然轮得到前面的了。

    阮诗诗先是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意识到他话中的意思时,脸颊像是火燎了一般,热的烫人。

    生怕他误会,她连忙道,“不…不用了,我自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