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55章 认定你了
    第55章认定你了

    刚到下班时间,阮诗诗就将东西收拾好,随时准备回家。

    谁知她刚准备走,就被孟子涵堵到了办公室门口。

    孟子涵扫了一眼她手中的包,挑了挑眉道,“这就准备走了?”

    阮诗诗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已经下班了。”

    喻氏集团是很人道的公司,平日里并不怎么加班,除非有时候比较忙,为了赶工作,员工们会留下来加加班。

    “把这些文件整理完再走。”

    孟子涵翻了个白眼,直接将手中的一打文件塞给她。

    阮诗诗一看,这么多文件,全部整理完归档,只怕要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可她和喻以默约好了一起回家吃饭的…

    眼看着孟子涵就要走人,阮诗诗开口直接叫住她,“等一下!”

    孟子涵回过头,“怎么了?”

    阮诗诗一字一句道,“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哪有在下班时间分配任务的?”

    孟子涵似乎没想到阮诗诗会这么硬气,她皱了皱眉,“怎么,给你的任务你还能不做?”

    阮诗诗不肯退步,一字一句道,“今天我有事,确实做不了,如果你对我有意见,明天我们一起找兰姐评评理。”

    她和孟子涵是平级,平日里她给她分配任务她也不说什么了,可是现在是下班时间,她没必要事事顺着她。

    撂下这句话,阮诗诗直接走出办公室,丢下孟子涵一个人站在原地翻白眼。

    她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公司,正好赶到下班高峰期,等到了家里时,喻以默已经从外面忙完回来了。

    她一进门,就看到了容姨正在摆餐具。

    “少奶奶,饭马上就做好了,你洗洗手,去楼上叫少爷下来吃饭。”

    “好。”

    阮诗诗放下包包,怀揣着小激动,蹦蹦跳跳的到了二楼。

    她走到卧室,推开房门走进去,听到浴室里有动静,她走到门口,抬手正要敲一敲玻璃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闷哼声。

    声音不大,只有短短的几声,可是阮诗诗还是一下子红了脸。

    喻以默在里面…做什么呢?

    一时之间,好奇心占据上风,哪怕她明知道这样做不对,可还是忍不住慢慢地将浴室的门推开了些。

    男人赤裸着上半身,正被背对着门口,宽厚结实的后背每一条肌肉纹理都象征着力量,可是就在他后腰处,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红的刺眼。

    阮诗诗身子一抖,后背不由得一凉,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他…他这是怎么了!

    喻以默听到身后的声音,猛地转头,“谁!”

    看到门口的阮诗诗时,那双森寒警惕的眼睛才慢慢缓和了些。

    他快速将纱布贴上伤口,随手将旁边的浴袍披到了身上,沉声吩咐,“去外面等我。”

    阮诗诗从惊愕和惶恐中回过神来,犹豫了一瞬,直接迈步走进了浴室。

    她开口,声音有些颤,“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喻以默皱着眉头,“你没必要知道。”

    “喻以默!”

    阮诗诗突然提高声音,语气严肃的叫了他的名字,紧接着,她迈步上前,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为什么要瞒着我……”

    他可以不告诉她怎么受的伤,也可以不告诉她他都做了什么,但他起码要将受伤的事情告诉她!

    喻以默眉头紧蹙,正要开口让她走开,可谁知一转头,就看到阮诗诗双眼含泪,眼眶发红。

    她一开口,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你不肯告诉我你受伤,是不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把我当做你的妻子?”

    喻以默闻言,心倏地沉了沉。

    阮诗诗肩头耸动,完全哭成了泪人儿,“你回答我……”

    男人动了动身子,停顿片刻后,终是轻声道,“有些事情,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够了,诗诗,你不是我,不会明白的。”

    阮诗诗抬手,胡乱的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然后伸手将他身上的浴袍扯下。

    这样近距离一看,她才发现喻以默身上不止一块伤口,手臂,腰背都有一道道旧的伤疤,她伸出手,轻轻地碰了碰那些白痕,眼泪又忍不住涌了出来。

    喻以默微微侧头,沉声道,“阮诗诗,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你没必要为我哭,不值得。”

    听他这么说,阮诗诗更是难受,她哭的肩头抖动,抽噎道,“可我认定你了,我觉得值得就值得!不管你是好是坏,你都是我的丈夫……”

    这一句话,如同一块石头,直接投中喻以默心头的湖,波澜四漾。

    他侧过头,看着女人抖动的睫毛,喃喃道,“你会后悔的。”

    若她知道他娶她的真正目的,她一定会后悔的。

    “我不会…”阮诗诗毫不犹豫的否认,又喃喃的重复道,“我认定你了。”

    喻以默的心情复杂又酸楚,原本心头对她的愧疚又重新席卷而来,可这一刻,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伸出一只手,直接将女人搂入怀中,“不哭了。”

    阮诗诗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抬手胡乱擦了擦,“我…我心疼……”

    她心痛他原来不如表面上那么光鲜亮丽高高在上,她心疼他竟然要一个人承担这么多苦楚伤痛。

    听到她这么说,喻以默竟然不自觉的勾了勾唇角,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心疼他的,毕竟一直以来,他在别人面前都是坚不可摧的形象。

    这一刻,他的心为她软了几分。

    看着她鼻头红红的难过模样,喻以默突然低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唇瓣相碰的那一瞬间,两人不约而同的愣了愣。

    她没想到他会这样,他也没料到自己会不由自主这样做。

    下一秒,两人反弹一般的同时身子后撤,可眼神还是对到了一起,瞬间,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尴尬。

    阮诗诗瞪大眼睛,屏着呼吸,像是静止了一般。

    喻以默率先反应过来,他轻咳了两声,别开目光将身上的浴袍拉好,然后开口道,“晚饭应该做好了。”

    说着,他迈步走出了浴室。

    直到男人的身影在她视线内消失,阮诗诗才想起来呼吸,她一边大口喘气,同时嘴角不断上扬,再上扬。

    刚才的那个吻,虽然快到只有一两秒,可却是甜甜的。

    她拍了拍红的发烫的脸颊,佯装镇定的下楼。

    喻以默已经坐在了餐桌前,面色与平时没什么区别。

    阮诗诗刚坐下,一旁正在盛汤的的容姨就忍不住道,“怎么这么红?”

    阮诗诗几乎是瞬间回答道,“啊?没有,我太热了,所以才脸红,没事的!”

    她一股脑的解释完,突然发觉气氛安静的可怕。

    她一抬头,看到容姨一脸疑惑的盯着她,“我是说这次的绿豆汤怎么熬出来这么红,少奶奶,你说的是什么?”

    阮诗诗一惊,这才发现容姨正在盛绿豆汤,她还以为……

    这也太难为情了!

    扫到对面男人脸上的笑意,阮诗诗立刻强调道,“我…我没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