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1章 怎么忍心?
    第61章怎么忍心?

    哭的差不多了,她擦擦眼泪,紧接着,门口传来敲门声。

    “开门,拿衣服。”

    阮诗诗将房门打开,看到程子霄递过来一件小礼服,“这是主办方那边准备的衣服,是干净的,你看看尺码。”

    阮诗诗看了一眼,m码,她正好能穿。

    她接下衣服,再看着程子霄,倒觉得他没那么不顺眼了。

    “谢谢。”

    程子霄闻言,挑了挑眉,“我们之间还用这么客套吗?”

    阮诗诗讶异,他们难道很熟吗?

    这个时候,她也没心情深究他的话,随手将门关上,落锁,然后就开始换身上的衣服。

    这件白色小礼服就是最普通简洁的款式,她穿上大小还算合适,虽然低调,可比穿着脏衣服出去好多了。

    她将自己的礼服叠起来用袋子装起来,然后才推开房门出来。

    门口,程子霄正姿势慵懒的靠在墙上,看到阮诗诗出来,脸上浮现出几分笑意。

    阮诗诗深吸气,还是忍不住想再次道谢,“小程总……”

    听到这个称呼的程子霄蹙了蹙眉,有些不太满意的打断她,“刚才不是还叫我的名字吗?怎么这么快就改口了?”

    阮诗诗的唇动了动,不知如何作答。

    “从今以后,叫我名字。”程子霄说着,突然上前两步,直接逼近她,轻笑道,“走吧,这边没意思,我带你去吃饭。”

    阮诗诗深吸气,轻声道,“我还是回家吧。”

    程子霄挑了挑眉,语气打趣,“阮诗诗,你忍心拒绝我第二次吗?”

    回首他的漫漫情史,他还从来没被一个女人拒绝过两次以上。

    阮诗诗一字一句道,“不好意思,我已经结过婚了。”

    言外之意,她是有夫之妇,不接受撩拨。

    程子霄闻言,眼底浮现出一丝玩味,“可是你那老公也不怎么称职啊,看你被欺负,还无动于衷的。”

    阮诗诗身子猛地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抬眼看向他,“你…你知道?”

    “只要我想,有什么事能瞒得了我?”程子霄顿了顿,“不过我刚得知你和喻以默的关系时,倒也挺惊讶的。”

    听到从他嘴里说出“喻以默”这三个字,阮诗诗更是紧张。

    没想到,他们的关系竟然被别人打听到了。

    阮诗诗呼吸有些急促,盯着他一本正经的道,“这件事你不能告诉别人。”

    程子霄唇角勾起,故意似的开口道,“为什么?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阮诗诗有些着急了,“总之就是不可以!”

    看着女人被惹毛的模样,程子霄反而觉得更有趣了,“那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阮诗诗深吸气,“你说。”

    “跟我一起吃顿饭,可以不是今天,可以欠着,但是不能赖账,否则……”他故意拖长声音。

    阮诗诗脑子一热,没多考虑就立刻开口,“好,我答应你!”

    这个时候,她最害怕的就是程子霄会把她和喻以默的关系到处乱说,那她就给喻以默添了大麻烦了。

    看她满口答应,程子霄眉眼勾起,“那就这么说定了。”

    阮诗诗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这时候,也就只能由着他了。

    将程子霄打发走之后,阮诗诗这才重新回到会场展区,场内气氛热烈,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在最里面的珠宝展区聚集。

    巨大的展柜旁边,有一个宝石雕塑,活动的最后环节,大家都会在那里拍照留念。

    阮诗诗站在旁边,看着众人几个一群的去那边,心头掠过一丝落寞。

    她自己一个人,还是离开吧。

    她一转身,正巧有一群人迎面走来。

    喻以默站在最前面,旁边是主办方代表,另一边是珠宝明星代言人苏凌。

    苏凌与喻以默并肩而走,没有几步,突然笑着凑到喻以默耳畔说了句什么,喻以默闻言,勾了勾唇。

    看到两人说说笑笑的样子,阮诗诗不自觉的攥紧了衣服,心头生出一阵酸涩。

    眼看着他们就要走过来,她后退一步,给他们让路。

    突然,喻以默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转头朝她这边看过来。

    看到男人转过来的目光,阮诗诗身子骤然紧绷,可谁知,喻以默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没有半秒停顿,就移开了视线。

    看着他们从自己眼前走过去,阮诗诗紧绷的身子这才放松了些,看着男人的背影,她咬了咬唇,心中感慨万千。

    刚才他看她就像是看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一样,哪怕多一秒的停顿都没有。

    不知为何,一想到男人那样的眼神,阮诗诗就忍不住失落。

    她抽了抽鼻子,迈步朝会场外走去,可谁知外面竟然下雨了,天色阴沉的可怕,而她在会场里压根就不知道。

    来时还是豪华壮观的大门口如今变得有些清冷,阮诗诗深吸气,看着一些退场离开的人纷纷上车离开,而自己却孤零零站在门口。

    她拿起手机,叫了辆车,可谁知前面排了几十位,只怕轮到她,也要很久之后了。

    阮诗诗看了看外面下的不小的雨,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旁边一个工作人员突然走过来,“小姐,给你一把伞。”

    阮诗诗看着送到面前的白色透明伞,心头一暖,伸手接下,“谢谢。”

    撑起伞,阮诗诗下了台阶,风很大,她还没走多远,身上就被雨水打湿了,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只想着到马路边拦下一辆计程车。

    来来回回等了半天,压根就没几辆计程车,还都是有人的,阮诗诗站在那里,虽然打着伞,可身上已经湿的差不多了。

    旁边不远处,地下车库的出口,一辆车慢慢向前行驶。

    杜越坐在驾驶座,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连忙转头,开口道,“喻总,夫人在那边。”

    顺着杜越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窗外那个在雨中朦胧而单薄的身影,喻以默微微蹙眉,停顿两秒后又回过头来。

    “开你的车。”

    杜越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不带夫人一起回去吗?”

    喻以默抬眸看向他,语气又冷了几分,“开车。”

    杜越顿时不再多说什么,踩了油门,专心开车。

    看着车子行驶至主干道,距离星光坛越来越远,喻以默心头生出一阵烦躁来,他随手将平板丢到一旁,脑海里来来回回闪过的都是阮诗诗跟程子霄离开的画面。

    他心中不爽,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可现在,一想到她在雨中淋雨拦车,他又不忍心了。

    静默片刻,喻以默突然沉声命令,“调头!”

    他又怎么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