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叶辰萧初然〕〔神医毒妃不好惹〕〔一代天骄回归都市〕〔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都市医品仙尊〕〔妖孽修真弃少〕〔铁血残明〕〔透视神医女婿〕〔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2章 同父异母的兄弟
    第62章同父异母的兄弟

    正在开车的杜越一听,立刻踩了脚刹车,变道,在路口调了头。

    外面风雨没有半分要停下来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喻以默看着像蒙了一层雾的窗外,不由得眉头收紧。

    很快,车子回到星光坛广场,可是刚才阮诗诗站的地方空空如也!

    喻以默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杜越连忙拿着伞下来,过来给他撑起了伞。

    杜越扭头看了一周,也没看到人影,“怎么没人?”

    喻以默眸光越发阴沉,他接过杜越手中的另一把伞,沉声道,“分头找!”

    .....

    “阿嚏!”

    阮诗诗坐在车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给你纸巾。”伴随着一道温和的男声,紧接着,一包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

    阮诗诗抽了几张,顺便开口道谢,“谢谢。”

    刚才她在星光坛广场的路边等了大半天,没有拦下一辆出租车,正当她有些绝望时,突然有一辆车开过来,车窗摇下来,是喻以默的弟弟喻顾北。

    她一时没了办法,只好上了他的车。

    看着车子朝一个陌生的方向行驶,阮诗诗忍不住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

    一旁的喻顾北不紧不慢,冲她勾了勾唇说道,“先带你找个地方洗个热水澡,换个衣服。”

    阮诗诗下意识拒绝道,“不…不用了,我直接回家就行。”

    她身上衣服湿的差不多了,从头到脚都是冰凉凉的,虽然很难受,可是她也不愿给喻顾北添麻烦。

    毕竟,他们只见过两面,并不算熟。

    “你这样回去会受凉的,我在这儿附近有一套公寓,我带你去,很方便的。”

    听喻顾北这么说,阮诗诗不敢再拒绝,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湿衣服,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

    听她这么说,喻顾北突然笑出声来,“麻烦什么?你是我嫂子,一家人没必要这么客套。”

    听到这个称呼,阮诗诗先是一愣,紧接着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了笑。

    如果按辈分来讲,确实是这样的。

    很快,车子进入一个中高档小区,在一栋楼下面停下。

    阮诗诗随着喻顾北和他的手下一起进去,到了公寓。

    推门进去,屋内的颜色都是黑白灰,很简洁也很干净。

    阮诗诗一进去,喻顾北就语气温和的道,“门口有新的女士拖鞋,你可以换上。那边的客房里也有全新的衣服,你找合适的,有热水,你可以洗一下澡。”

    阮诗诗冲他点点头,“谢谢。”

    说完,她就走进了客房。

    见房门关上,喻顾北的脸色慢慢冷却,片刻后,他微微侧头,嘱咐旁边的男人,“邵卓,你去煮一点姜茶。”

    “好的,少爷。”

    阮诗诗洗完澡,用毛巾擦了擦头发,从衣柜里找了一件最普通的衬衫和裤子套上,然后就出了客房。

    客厅里,喻顾北坐在轮椅上,正低头翻看手中的杂志,神色专注认真,从阮诗诗的角度,正好能够看到喻顾北那长长的睫毛。

    虽然他的长相同喻以默有几分相似,可是他们两个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一个沉稳冷傲,另一个内秀温和。

    但不得不说的是,喻家的基因很强大,不管是哪种类型的,都是优秀且光芒四射,让人挪不开眼的那种。

    察觉到别人的目光,喻顾北抬头,看到阮诗诗,立刻勾了勾唇,随手将手中的书合上。

    “暖和点了吗?我让邵卓给你准备了姜茶,你喝一点。”

    阮诗诗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看到了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姜茶,心头又暖了暖。

    捧着热腾腾的姜茶喝了几口,没一会儿,阮诗诗就觉得后背出了热汗,身子也慢慢地暖回来了。

    喻顾北在一旁,突然问道,“你今天是去参加珠宝会展的活动了是吗?”

    阮诗诗点了点头,想到在会场里发生的那些事,她的目光就黯然了几分。

    “那你怎么没和大哥一起?”

    “他……”阮诗诗回答不上来,咬了咬唇,“我们的关系现在还不能公开,所以……”

    喻顾北闻言,点了点头,看阮诗诗一脸失望,轻声劝道,“其实大哥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这种事也得你理解一下。”

    听到喻顾北帮着喻以默说话,阮诗诗有些惊讶。

    上次在老宅时,喻以默对喻顾北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阮诗诗忍不住开口询问,“我一直都想问问你,你和喻以默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兄弟俩,又会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喻顾北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停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因为我和大哥不是亲兄弟。”

    阮诗诗闻言,顿时愣住了,“啊?”

    喻顾北淡淡的道,“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听他这么说,阮诗诗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层关系,也难怪喻以默会那么讨厌喻顾北,而她之前一直以为他们是亲兄弟,毕竟他们长得也有相似点……

    喻顾北接着说道,“我是十六岁的时候,跟着母亲一起进了喻家的家门,大哥不喜欢我也是正常。”

    看喻顾北脸上露出失落的神色,阮诗诗忍不住开口安慰道,“其实,我觉得你人挺好的,他肯定能接受你的,只是时间问题。”

    喻顾北闻言,脸上的失落一扫而光,冲她笑的明朗,“但愿如此。”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不经意看到时间,阮诗诗这才反应过来她该离开了。

    喻顾北点了电动轮椅,送她到门口,还顺便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诗诗,如果你以后需要帮忙,可以找我。”

    阮诗诗冲他笑笑,“好。”

    由喻顾北的手下邵卓开车送她回家。

    很快,她就到了别院。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还在下,阮诗诗撑着一把伞,走进了别院。

    一进大门,容姨就面色慌张的迎上前来,“少奶奶,你可算回来了!有没有淋雨?”

    阮诗诗冲她笑着摇了摇头,“容姨,我没事的。”

    她累了一天,现在只想回到房间好好休息一下。

    “没事就好,少爷在书房,我这就去告诉他一声……”

    容姨说着,就要随她一起上楼。

    阮诗诗步子顿了顿,开口叫住她,“容姨,不用。”

    她的事情只怕喻以默压根就不关心,不然他怎么会把她一个人丢到星光坛呢?

    容姨动作一顿,转头看向阮诗诗,这才察觉到她神色不对,“少奶奶,怎么了?”

    “没事。”

    阮诗诗摇了摇头,不再多说半个字,直接上楼回了房间。

    房门“咔嚓”一声关上,走廊另一边,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喻以默的眼神暗了暗,刚才阮诗诗和容姨说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唐扫把星〕〔大王饶命〕〔逆天邪神〕〔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