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63章 下次不会丢下你了
    第63章下次不会丢下你了

    容姨看到喻以默,立刻走上前,小心翼翼的询问,“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喻顾北的脸色罩着一层寒光,他蹙了蹙眉,薄唇轻启,“没事。”

    丢下这两个字,他直接转身,进了书房。

    容姨站在走廊上,疑惑不已。

    怎么两个人都是这样的反应,难道他们吵架了?

    深深叹了一口气,容姨迈步慢慢下了楼梯。

    雨下着,一直没停,天一黑,外面的天空更加压抑。

    别院里灯火通明,容姨将晚餐准备好,擦了擦手,这就上楼去叫阮诗诗和喻以默吃饭。

    走到卧室门口,她轻轻敲了敲门,“少奶奶,该吃饭了。”

    一连敲了好几下,里面都没有半点回应。

    容姨觉得不对,慢慢推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灯都关着,阮诗诗似乎在睡觉。

    容姨走近唤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无奈之下,她只好将床头柜的灯打开。

    阮诗诗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张小脸,她面色苍白,似乎是觉得冷,身子微微颤抖。

    容姨一惊,连忙伸出手背去试探她额头的温度,刚碰到额头,被感觉到她额间的滚烫!

    “少奶奶!”

    直觉告诉她阮诗诗就是发烧了,她不敢怠慢,立刻拿了智能温度计测了一下,果然,三十八度八!

    她不敢耽误,立刻跑到书房,“少爷!不好了!少奶奶发烧了!”

    喻以默正在翻看文件,听到容姨的声音,顿时一惊。

    “什么?”

    容姨站在书房门口气喘吁吁,“少奶奶发烧了!三十八度八!”

    喻以默眉头紧蹙,霍然起身,迈开长腿毫不犹豫的朝卧室的方向走。

    推门进到房间里,喻以默看到在被子里发抖的女人,眼底掠过几分紧张,他立刻吩咐,“容姨,给罗医生打电话!”

    容姨应下,立刻去打电话。

    喻以默俯身,碰了碰阮诗诗的额头,果然,是滚烫的!

    看着床上的人,他心底生出几分愧疚来,如果当时他没有撇下她一个人,她应该也不会淋雨,也不会受凉吧?

    很快,家庭医生赶到,查看之后,立刻让容姨物理降温,还喂阮诗诗吞下了几片药。

    “就是受凉了,她需要休息,等她醒了喂她吃点清粥,这两天按时吃药,很快就能好的。”

    卧室门外,喻以默听着医生的吩咐,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喻家的家庭医生是固定的,喻以默小的时候就是这个罗医生负责喻家的健康的,而罗医生对于喻以默来说,就像是叔叔的存在。

    喻以默送罗医生离开,走到楼梯口时,罗医生忍不住问道,“以默,她就是老太太的孙媳?”

    罗医生要常去老宅给老太太做身体检查,知道他这边的事情也不奇怪。

    喻以默顿了半秒,点了点头道,“是。”

    “看着是个好姑娘,比之前的好,与你般配,就该这样。”罗医生说着,抬手拍了拍喻以默的肩头,他转身下楼,“就到这儿吧,不用送了。”

    喻以默站在原地,看着罗医生的背影,脑海里来回徘徊的还是他刚才说的那句话。

    之前,叶婉儿在他身边时,罗医生也是知道的,他刚才说的那番话,显然就是针对叶婉儿的。

    喻以默皱了皱眉,莫名有些烦躁。

    翌日清晨,终于雨过天晴,日过三竿,阮诗诗这才慢慢睁开了眼。

    不知为何,她这一觉醒来,竟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下了床还有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

    口干舌燥。

    她抓起旁边的水杯喝了大半杯,这才觉得好了一点。

    “咔嚓——”

    房门被人推开,阮诗诗脚下动作一顿,一抬眼,就看到喻以默走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竟然有些尴尬。

    喻以默走过来,率先开口询问,“怎么样?好点了吗?”

    他说着,直接伸出手去试探阮诗诗额头的温度。

    阮诗诗木木的站在原地,不躲闪也不说话,心底还是有些介怀。

    确定温度正常之后,喻以默看没什么反应的阮诗诗,伸出手慢慢地拉住了她的手,“走,下去吃饭。”

    她从昨天回来到现在都没进食,如果再不吃点东西,只怕身子会顶不住。

    阮诗诗被拉着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脚步,将手从男人手中抽了出来,“我自己会走。”

    听出女人语气中的别扭,喻以默转身,盯着阮诗诗看了看,突然上前半步。

    一米八几的身高,站在她面前,身体投下来的阴影就能将她笼罩,喻以默吸了口气,耐下心来,“我下次不会丢下你了。”

    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他的不对。

    阮诗诗闻言,睫毛抖了抖,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接掉落下来。

    虽然她不是被人从小宠到大的小公主,可是刘女士和阮教授从来都没丢下过她,昨天她一个人在会场受了那么多委屈,最后竟然被他丢下了,她当然会难受,会耿耿于怀。

    喻以默本来就见不得女人哭,如今看到阮诗诗在她面前这样落泪,他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不会哄人,动了动唇,吐出了两个字,“别哭。”

    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反而更加生硬,阮诗诗不但没停下,反而哭的更厉害了。

    喻以默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哄了,顿了顿,突然伸出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阮诗诗一愣,头往后仰了仰,这才发现喻以默胸前的衬衫都被她的泪水给打湿了,湿了一片。

    她吸了一口气,原本心头的委屈消散了许多,看着他胸前的印子,她反而有些想笑。

    正巧喻以默抬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后背,再次承诺,“下次不会再丢下你了。”

    阮诗诗抬头,一本正经的问道,“真的?”

    喻以默低头,目光认真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这样的表情,阮诗诗突然安心了些,毕竟,她还没有得到过男人这样的承诺。

    突然,喻以默的手机响起,他松开阮诗诗,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备注,接听了电话。

    “喂?奶奶。”

    他刚接听,老太太带着几分愤怒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臭小子!我听说诗诗生病了,是真的吗?”

    喻以默闻言,有些诧异。

    老太太怎么会知道的?

    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过来的罗医生,他这才反应过来。

    “昨天下雨,她受凉了,现在已经退烧了,您别担心。”

    老太太气哼哼的道,“别担心?你让我怎么不担心?我的宝贝孙媳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都跟你没完,听到没?”

    喻以默无奈的勾了勾唇角,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这么疼阮诗诗。

    “知道了。”

    他这边刚应声,老太太又接着道,“下午你们要是有空,回来一趟,我要看看诗诗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