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疯狂进化的虫子〕〔我的姐姐是天尊〕〔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小阁老〕〔一世龙皇〕〔重生之彪悍奶爸〕〔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大英公务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74章 被困船上
    第74章被困船上

    看到阮诗诗动作僵住半天,喻以默便转过头去,“怎么了?”

    阮诗诗握着手机,哭笑不得,“手机没有信号。”

    闻言,喻以默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扫了一眼屏幕,目光又沉了沉。

    果真,信号只有半格,别说打电话了,估计连网都连不上。

    眼下,没了办法,他们被困在船上,如果不想办法,只怕情况会更糟糕。

    “你坐在这里,稳住船头,我去船尾看看。”

    喻以默语气沉稳,安排着阮诗诗坐在船头的位置,然后移动到船尾,用船桨划开水波,想看看下面的情况。

    要么是发动机里进了异物,导致无法作业,要么是发动机本身就有问题。

    用船桨敲了敲船身发动机的位置,又确定了没有看到什么异物,他重新回到船头,重启,发动,可电船除了发出“嗡嗡”的声音之外,再没有别的反应。

    阮诗诗在一旁看着,一颗心都揪着,她深吸气,看船还是不能动,忍不住问了一句,“如果我们真被困到这儿了怎么办?”

    喻以默动作一顿,回过头来,恰好对上女人的眼睛,亮亮的,却透着几分担忧。

    他掀了掀唇,缓声安慰道,“放心,不会。”

    只要有他在,她就不会让她有事的。

    来回试着启动了好几次,船依旧没有动静,喻以默皱了皱眉,心里大概能肯定了。

    应该真的是发动机的问题。

    他转头看了看周围,他们正好处于一个灌木丛后的拐弯处,就算有船只过来,也会被高高的灌木丛挡住视野,他们看不到那边,那边也看不到他们。

    这才是最惨的地方,他们就算想要求助过往的船只都是问题,除非有船绕过灌木丛才会看到他们。

    将附近的地形仔细观察了一遍,喻以默不经意垂眸,看到阮诗诗坐在船上,两只手紧握在一起,脸颊红红的。

    喻以默犹豫了半秒,沉声道,“打起精神,如果有船从这边经过,我们就能回去了。”

    阮诗诗点了点头,试图站起身也看看四周,可她刚站起来,船就晃了晃,她左右摇摆,差点没站稳。

    突然,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掌覆上她的肩头,轻按着她坐了下来,“你好好坐着,稳住船,剩下的交给我。”

    听着男人的嘱咐,阮诗诗心头安定了不少,认真的点了点头。

    虽然很倒霉,出来游湖还被困到了船上,可幸运的是身边有他陪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阮诗诗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比赛的结束时间了,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返回岸边了吧。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阮诗诗坐在船上,明显能够感觉到丝丝寒意沁入身子,先从手脚,接着连身上都凉了起来。

    喻以默站在船尾看了半天,一辆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他回过头看,看到阮诗诗正坐在那里,身子有些发抖。

    “冷吗?”他面色微变,当即转身,伸出手碰了碰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像冰块一样!

    这几天,她先是淋了雨发了烧,之后又是落水,而现在又在湖面上的船上干坐了一个多小时,连口食物都没吃,身体自然没了热量,这样下去,她绝对会受凉。

    而一旦生病,免疫力下降,她的身体条件就不能动手术……

    喻以默眉头紧蹙,毫不犹豫的将身上的运动外套脱下,要给阮诗诗套上。

    看到男人里面只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阮诗诗连连摇头,“不用,我不冷……”

    喻以默面色沉冷了几分,二话不说硬是将外套套到了她的身上,还顺便将拉链拉上,裹得严严实实。

    阮诗诗深吸气,盯着他问,“你把衣服给我了,你怎么办?”

    就算他身体素质好,可是船在湖面上,四周都是凉意,一般人的身子根本就顶不住。

    喻以默颇为严肃的开口道,“你穿着,我不需要,明白吗?”

    看男人语气强硬,阮诗诗只好将到嘴边的话重新收回去。

    时间无声的度过,每一秒都像是被拉长了,冗长,难熬,让人心焦。

    阮诗诗深吸气,伸出手轻轻地拉住了喻以默的手臂,轻声道,“我们聊聊天吧……”

    不然,只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喻以默闻言,顿了半秒,随即在一旁坐下,“想聊什么?”

    阮诗诗歪头想了想,轻声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变成公司的总裁独当一面的?”

    听她这么一问,喻以默的目光突然幽深了一些。

    关于那段日子,对于他而言,是很痛苦的,拼了命的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拼了命的想逃出父亲的光环,拼了命的想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

    一次次磨练,从最基础的喝酒,谈业务,到搞策划,拟合同,直到他对于所有的项目烂熟于心,对于生意场上的门道深谙其道,他成长了,而父亲也病了。

    他自然而然就成了喻氏的接班人,公认的,没有任何异议的那种。

    看他半天都没说话,而是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她慢慢凑近他,轻声道,“不方便说?”

    喻以默眼神有些冷,轻描淡写道,“经历了很多痛苦,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语气轻而易举,淡到让人无法想象那段时间的黑暗。

    阮诗诗的心沉了沉,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从男人口中说出这么严肃的话语,虽然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可似乎包括了太多辛酸苦累。

    阮诗诗用手托着下巴,喃喃道,“其实我也想成为像你这样的人。”

    她话音刚落,耳畔就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你不需要。”

    “为什么?”

    喻以默面上的严肃消散开来,有些慵懒随意的靠住旁边的栏杆,“太累,你不需要这么累,就这样挺好。”

    就这样天真纯良,就挺好。

    这个话题,仿佛成了两人打开心扉的钥匙,不知不觉的,竟聊了许多。

    没一会儿,喻以默感觉到肩头一沉,一转头,就看到阮诗诗将小脑袋靠到了他的肩膀上,从他的角度,正好能够看到她精致上翘的鼻子。

    她喃喃的问道,“你说,他们会发现我们没有回去吗?”

    喻以默放轻声音,“会的。”

    如今他们所有的退路都被切断,手机无法求救,一只船桨也划不动船,他们只剩下最后一条路,就是等待。

    等同事们发现他们没回来,然后开船来找他们。

    身旁的女人安静下来,半天都没说一句话,喻以默转头,看到阮诗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

    在这样的条件下睡着,最容易生病!

    他眉头拧了拧,立刻开口道,“阮诗诗,不能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