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好孕连连:总裁爹〕〔神话之龙族崛起〕〔太古丹尊〕〔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长生〕〔许你情深深似海〕〔帝国萌宝:薄少宠〕〔天才相师〕〔柳浩天平步青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77章 还有别的女人?
    第77章还有别的女人?

    莫非,他刚从别的女人那里回来?

    这个念头在阮诗诗脑海里一掠而过,几秒后,她又排除了这个想法。

    喻以默不是那样的男人,就算他们之间缺乏感情基础,他应该也不会这样对待他们的婚姻。

    容姨看她在楼梯口站了半天,连忙走过来询问,“少奶奶,怎么了?”

    阮诗诗喃喃道,“以默好像不太高兴。”

    容姨忙安慰道,“可能是工作太累了,你别多想。”

    阮诗诗点了点头,可心底还是有些奇怪,一旁的容姨见状,叹了口气,轻声劝道,“要不,我冲一壶白茶,你端上去看看少爷情况如何?”

    阮诗诗连忙点了点头,“好。”

    前两日在滨湖庄园的时候,多亏了喻以默维护她帮助她,如今看到他心情不好,她多少也会跟着担心。

    待白茶泡好,阮诗诗端着托盘,直接去了书房门口,她叩了叩门,“容姨给你泡了茶,你要喝吗?”

    里面没什么声响,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将书房的门推开。

    她探头朝里看,屋子里有些昏暗,只有角落沙发旁的落地台灯开着,灯光昏暗,烟雾缭绕。

    昏暗之中,阮诗诗依稀能够辨得出男人清冷的面容,还看到夹在他指尖或明或暗的烟头。

    男人转头,目光锐利的朝她看来,冰冷的竟不带一丝感情,冷冰冰道,“出去!”

    阮诗诗一愣,堵在嗓子口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她心一沉,被他这句话说得心尖都蒙了一层霜,她退出去,将房门带上,站在门口发愣半天。

    那真是她认识的喻以默吗?真是一开始要跟她结婚领证的男人吗?真是那是温和的替她戴上戒指的人吗?

    难道他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不可解决的事情?

    阮诗诗咬了咬唇,将心头委屈压下,端着托盘离开。

    房间里,喻以默坐在沙发上,深邃的暗眸中情绪波转起伏。

    他脑海里,始终徘徊着叶婉儿哭着喊着央求他的画面,徘徊着她做完血透后呕吐不止,灰黄的面容,原本后天就是安排做手术的时间,可偏偏阮诗诗生了病,所有一切都要推迟,手术行程要重新安排……

    深吸一口气,喻以默拿出手机,给罗医生打电话,“喂,老罗,明天你来一趟别院,给诗诗调理一下身子……”

    如今,只有阮诗诗能够快点康复,才能尽快安排手术,而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狠下心,找机会将这件事的真相同她讲清楚,别的都能拖,可叶婉儿的病拖不了了。

    .....

    第二天清早,阮诗诗刚吃了早餐,正打算换身衣服回公司,走到楼梯口时,正巧喻以默迈步下楼。

    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淡淡的道,“这几天就不用去公司了,在家好好休养,身子最重要。”

    听到他突如其来的关心,阮诗诗愣了一瞬,随后轻声道,“没事的,我觉得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随身带着药……”

    “不行。”喻以默蹙了蹙眉,语气清冷却坚定,“等下罗医生来,会来看看你的情况,开点中药,好好调理。”

    “我……”

    阮诗诗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答话了,看了看男人严肃的神情,她只好点点头,应了下来。

    他吩咐的事情看似是在关心她,可为何她却没有感觉到他的温情,自从她在庄园晕倒回来之后,他对她的态度就完全变了,难道她给他添了什么麻烦。

    心里越想越不对劲,阮诗诗回到房间,拿起手机,偷偷给小韩打了电话。

    “喂?小韩。”

    “诗诗!你终于想到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样,身体康复了吗!”

    听到小韩兴奋的声音从电话传来,阮诗诗跟着勾了勾唇角,轻声道,“可能还要再过两天才能回去上班,小韩,我打电话,是有事问你……”

    小韩开口,“什么事?”

    “我就是想问问那天送我去医院的情况,听说是你和兰姐把我送去的……”

    “对啊,当天团建活动也结束了嘛,大家后来坐大巴回来的,我和主管提前回家了。”

    “那…喻总呢?”

    “喻总早就走了啊,他好像有事,很早就离开了。”

    听小韩这么一说,阮诗诗应了一声,心里更是不解。

    “诗诗,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阮诗诗轻声道,“没事,就是问一问,谢谢你和兰姐,改天我请你们吃个饭。”

    “都是同事,这么客气干嘛,好啦不说了,我这边要写策划了!”

    “好。”

    挂了电话,阮诗诗沉默了良久。

    照小韩这么说,那天喻以默早就离开了,她晕倒是兰姐他们送去医院的,按理说,她并没有给他添麻烦才对,为什么这两天他对她反差那么大?

    她还没想明白,门口就有人敲门,“少奶奶,罗医生来了,你现在方便检查吗?”

    阮诗诗闻声,立刻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的容姨和罗医生,她冲着他们点头示意,“可以。”

    询问了基本的症状之后,罗医生对她的情况了解了,便将提前准备好的中药留下,吩咐容姨一天两次加热。

    临走前,罗医生看着阮诗诗,笑的和善,“老太太的眼光没错,你确实和以默更般配一些。”

    阮诗诗闻言,愣了愣。

    听他对喻以默的称呼,她就猜到了这个医生和喻家的关系不一般,顿了顿,她扬起笑容,似开玩笑的询问,“更般配?难道之前还有不般配的?”

    罗医生闻言,面色微变,随即笑了笑,“就算是有,那也是过去式,好好休养,坚持服药,把身子养好。”

    说完,他提着药箱离开。

    阮诗诗站在那里,看着罗医生的背景在门口消失,心沉了沉。

    罗医生的这些话,喻以默身上的香水味,还有那个神秘的叶婉儿,这些细节串联到一起,她几乎可以肯定了,喻以默身边有女人。

    她并不在意喻以默之前的情感经历,可是如今他们已经领证了,她没办法接受他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这是她坚守婚姻的原则和底线。

    心情烦躁之际,阮诗诗的手机突然震动,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宋韵安打来的。

    震惊之余,她连忙接听了电话,“喂?安安,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宋韵安在电话那头故意卖关子,语气里确实掩不住的兴奋,“诗诗,你猜猜我在哪?”

    “怎么了?你回国了吗?”

    宋韵安笑道,“没错!我在澳门有演出,现在就在国内!过两天我说不定可以去看你哦!”

    阮诗诗勾唇笑了笑,心情却还是好不起来,她淡淡的应了一声,“挺好的。”

    那头的宋韵安终于察觉到阮诗诗的异样,语气一顿,开口询问,“诗诗,你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