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餮仙传人在都市〕〔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好孕连连:总裁爹〕〔神话之龙族崛起〕〔太古丹尊〕〔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长生〕〔许你情深深似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78章 底线和原则
    第78章底线和原则

    阮诗诗动了动唇,太多的事情想和宋韵安倾诉,可是在电话里,这些事情终是说不清的。

    末了,所有的话都化成了一句疑问,“安安你说,如果你结婚了,发现另一半背着你有女人,你会怎样做?”

    “离婚啊!”宋韵安毫不犹豫的说道,“诗诗你忘了我们之前说的那些吗!一定要嫁给自己爱而且爱自己的男人!对于婚内出轨零容忍!”

    阮诗诗心头有些苦涩,“我没忘记……”

    她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第一条她都没做到,如今第二条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的到。

    那头,宋韵安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不对,“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些?难道你……”

    阮诗诗心里一慌,立刻解释道,“没有!我就是听同事讲起她自己的事,有所感慨而已……”

    听她这么说,宋韵安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是自己呢!总而言之,我现在依旧坚持当时的想法,这辈子都不会动摇!”

    听那头女人言之凿凿,阮诗诗心底也肯定了几分,“嗯,我也会的。”

    第一条她确实没有做到,她和喻以默匆匆的领证结合,压根就没有考虑到爱与不爱的问题,后来她想的就是和他好好过日子,可现在看来,他有事情瞒着她,说不定还有别的女人!

    这她决不能接受,这是婚姻的底线和原则!

    阮诗诗突然想开了一些,“行了安安,我知道了,你先忙吧,到时候等你来了再跟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看来,她要找时间跟喻以默好好谈一谈了。

    ......

    是夜,外面的天色阴沉,下了点小雨,空气里湿润润凉飕飕的,阮诗诗坐在沙发上,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

    依旧九点多了,这个时候喻以默该回来了才对。

    没一会儿,别院外响起汽车的声音,很快,房门被推开,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玄关处。

    阮诗诗拢了拢身上的衣服,起身朝他走去,主动开口,“回来了?”

    “嗯。”喻以默抬眼,目光在她身上淡淡扫过,接着继续换鞋。

    一走近,阮诗诗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不由得皱了皱眉,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喻以默接过去,面色淡漠,他喝了几口,见她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才开口,“还有什么事?”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我想跟你谈谈。”

    他将杯子放下,深邃的双眸不见底,幽幽道,“说吧。”

    阮诗诗微微握紧拳头,心里有些发虚,可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

    这话一出,她明显感觉到喻以默脸色阴沉了几分,连同周遭的气氛都冰冷了几个度。

    停顿片刻后,喻以默眼底掠过一丝冷光,他沉声开口,“改天再说。”

    他能感觉到女人身上带的几分锐气,若这个时候他坦白,只怕会加深她的怨气,那她更不可能同意捐肾。

    说着,他迈开步子,朝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看他这样的态度,阮诗诗心里已经凉透,她更怕的是他什么都瞒着她!而她作为他的妻子,分明有知情权的!

    阮诗诗上前一步,伸手拉住他的手臂,“为什么不能现在说?”

    既然早晚都要说,何不在这个时候直接告诉她呢?

    喻以默步子顿住,眉头紧蹙,眼底有压抑的怒火。

    因为叶婉儿手术的事,公司的事,他都已经焦头烂额,如今回来,还要面对她的质问,他自然烦躁。

    他开口,声音像是在喉咙中翻滚,“你今天,是非要问出一个答案来吗?”

    阮诗诗攥紧拳头,咬了咬牙道,“是。”

    她就是想要他给她一个答案!

    喻以默目光阴沉,紧绷的唇抿成了一条线,片刻后,他掀了掀唇道,“你认为是,那就是。”

    丢下这句话,他松开她,迈开步子直接走开,留下阮诗诗一个人怔在原地。

    果然,他真的有别的女人。

    心头的凉意散开,阮诗诗感觉四肢都有些麻,她倒抽一口冷气,过了良久才缓过来。

    一开始,她觉得自己嫁给了一个完美男人,哪怕没有感情基础,他们慢慢培养,好好生活,可现在,这个现实如同一盆冰水,直接将她泼的醒悟。

    辗转反侧,阮诗诗一夜未眠。

    等到天色蒙蒙亮时,阮诗诗揉了揉发涩的双眼,心情依旧凌乱,没过多久,她才沉沉睡去。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阮诗诗下楼随便吃了点东西,喝了药,坐在客厅百无聊赖。

    喻以默不让她去公司,她在家里又无事可做,这样一来,所有空闲的时间都让她不知不觉的想到喻以默的事情,她就更加烦恼。

    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机振动起来。

    阮诗诗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她深吸一口气,心不在焉的按下了接听键,“喂?”

    那头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好听男声,“想我了吗?”

    阮诗诗一愣,瞬间清醒了几分,她本以为是一个骚扰电话,可谁知对方开口第一句就给她整蒙了。

    “你…是谁?”

    现在骚扰电话的套路都这么洋气的吗?

    那头的笑意更浓,“阮助理,连我都不记得了?”

    阮诗诗愣了一瞬,脑海里突然闪过某张面孔,这才反应过来,“程…程子霄?”

    “我就说嘛,你怎么能把我给忘了。”程子霄一如既往的轻佻语气,“你还欠我顿饭,记不记得?”

    深吸一口气,这才平复了些,“我知道。”

    “晚上出来,我订好餐厅了。”

    阮诗诗犹豫了一瞬,“我……”

    她现在压根就没有心情出去吃饭,更何况还是跟他,她压根打不起精神应对他。

    “怎么?没时间?”程子霄笑着,“还是说,想赖账?”

    几句话一出,阮诗诗顿时无话可说了。

    她也确实答应了程子霄欠他一顿饭,正好她在家里没事,还不如答应了。

    “好吧,你把地址发给我。”

    “好,这就发。”

    没一会儿,阮诗诗这边手机就震了震,收到了一条短信。

    阮诗诗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程子霄笑的肆意,“只要我想,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阮诗诗无奈的道,“好吧。”

    他连她和喻以默的关系都能查到,更别说是一个电话了。

    阮诗诗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就这样吧。”

    挂断前,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对了,记得晚上穿的正式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