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武炼巅峰〕〔首席继承人陈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86章 奶奶离家出走
    第86章奶奶离家出走

    看自己女儿一脸坚决,刘女士忍了忍,终是没继续往下说。

    阮诗诗抬头,冲他们笑了笑,“不过,你们放心,我没事的。”

    听她这样保证,刘女士和阮教授这才暗中松了口气。

    吃了几块水果,阮诗诗回到房间里,继续戴上耳机看书,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摘下耳机,阮诗诗走到门口,推开门一看,就看到刘女士站在门口,正和门外的人说着什么。

    “小刘啊,你就让我和诗诗见上一面。”

    听到这个耳熟的声音,阮诗诗一愣,连忙走上前。

    刘女士语气认真的回复道,“阿姨,不是我不让你见她,诗诗现在状态很不好……”

    “妈?”

    阮诗诗走到门口一看,看到站在门外的奶奶,顿时愣了愣。

    老太太看到阮诗诗,顿时眼前一亮,“诗诗!”

    阮诗诗连忙开口询问,“奶奶,你怎么来了?”

    “我这才听说了你和以默离婚的事情,气死我了,他怎么能背着我……”老太太气愤的直拍大腿。

    听她这么一说,阮诗诗这才明白过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走上前,扶着老太太进屋,“奶奶,进来说吧。”

    虽然她和喻以默已经离婚了,可是也没有不让老人进屋的道理。

    旁边刘女士看阮诗诗自己做了决定,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去泡茶。

    扶着老太太在沙发上坐下之后,阮诗诗有些诧异的询问道,“奶奶,您是一个人来的?”

    虽然之前她并不是经常回老宅,可也很清楚老太太出行身边都跟有手下,如今她一个人出来,自然不太对劲。

    老太太叹了口气,拉着阮诗诗的手不肯松手,“其实,我是自己从家里跑出来的。”

    阮诗诗一愣,“什么?”

    老太太在喻家可谓是老太君的存在,她要是跑出来了,那喻家岂不是要乱了套了?

    老太太气的哼了一声,“我太生气了!以默这小子!怎么能背着我跟你离婚!我这次就是要离家出走!”

    说着,她还拿起拐杖气愤的杵了杵地面。

    看着老太太一本正经的表情,阮诗诗无奈的笑了笑,轻声询问,“离家出走?奶奶,您是怎么过来的?您怎么知道我家在这儿呢?”

    “我昨天知道了你们离婚的事之后,就让人打听了你家的地址,今天我自己出来谁都没告诉。打车来到这儿,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你们家。”

    看着一头银发的老人,阮诗诗有些心疼,轻声道,“奶奶,让您受苦了。”

    老太太摇摇头,语气肯定道,“不受苦,诗诗,我这次来,就是要让以默着急!非要让他过来亲自接我们回去才行!”

    闻言,阮诗诗勾唇苦笑,“奶奶,离婚这件事,其实是我提的。”

    “什么?”老太太愣了愣,“怎么回事?是不是以默那小子欺负你了!诗诗,你告诉我,奶奶肯定给你做主!”

    阮诗诗心头收紧了些,咬了咬唇轻声道,“不是……是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而已,他没有欺负我。”

    老太太不肯相信,“这……不可能!上次你们回家看我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才多久,怎么又不合适了?诗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听她这么说,阮诗诗心中就清楚了,关于孩子的事情,老太太肯定是不知道的。

    深吸了一口气,阮诗诗强挤出一丝笑容,“奶奶,我说的是真的。”

    任由阮诗诗再三保证,老太太还是不肯相信。

    “诗诗,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好姑娘,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愿意说,我就在这儿,等着臭小子过来道歉,来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

    看老太太态度坚定,阮诗诗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那好,奶奶,在喻以默来接您之前,您就在这儿跟我一起。”

    老太太握着阮诗诗的手不肯松开,点点头重复道,“我就跟诗诗一起。”

    阮诗诗笑笑,看着身旁有几分可爱的老人,心头暖了暖。

    也并非所有人对她都是虚心假意,起码老太太是真的。

    安抚好老太太,阮诗诗同刘女士,阮教授说了一声,两人也都同意了,再加上之前刘女士就和老太太认识,两人聊聊天浇浇花,相处的倒是和谐。

    然而,另一边,喻氏老宅内,却是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喻以默站在客厅中央,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佣人,不自觉的眉头紧蹙。

    他面色沉冷,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紧,骨头咔吧咔吧直响。

    这么多人,连一个老人都看不住!

    一排人直冒冷汗,低着头不敢说话。

    二楼的楼梯口,喻顾北将这些场景尽收眼底,看到喻以默动怒,他勾了勾唇,示意邵卓推他回房间。

    门关上,邵卓忍不住开口问,“少爷,老太太人失踪了,要不要去查查?”

    “放心,丢不了,她在阮诗诗那里。”

    邵卓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

    喻顾北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她昨天找人打听了阮诗诗的住址,你说她还会去哪?”

    “那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

    慢慢地,男人眼底的笑意被冷意所取代,他勾了勾唇,幽幽道,“邵卓,你不觉得有时候顺其自然更有意思吗?”

    阮诗诗无意到菁华医院发现了叶婉儿的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事情的走向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

    不管喻以默在意哪个女人,是阮诗诗也好,叶婉儿也罢,他都有办法让他痛不欲生。

    只是那一天,早晚而已。

    喻顾北垂眸,扫了一眼自己两条没有知觉的腿,面色越发阴沉。

    终有一天,他要让喻以默尝尝,下地狱是怎样的滋味!

    .....

    “喻总,人找到了!”

    杜越匆忙走过来,在喻以默耳边低声汇报。

    “在哪?”

    “最后的监控录像显示,老太太是在阮诗诗家的小区下的车,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在阮诗诗家里。”

    喻以默闻言,眉心收紧,面色沉了几分,二话不说就迈开步子,“走。”

    他是奶奶一手带大的,最年幼的那几年,是父亲母亲最忙的时候,都是奶奶陪伴着他,因此,在他心中,奶奶是他最重要的至亲。

    前往阮诗诗家的路上,喻以默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是说让你吩咐佣人的吗?究竟是谁告诉她我和阮诗诗离婚的事?”

    按理说,这件事奶奶是不应该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