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无敌医仙战神〕〔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87章 一耳光
    第87章一耳光

    杜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刚才那些佣人我也问了一遍,没有人承认。”

    家里的佣人一般不敢乱说,可老太太又是怎么知道的?

    喻以默心中怀疑,没想明白,看着车子驶入主干道,他摸出手机,直接拨通了阮诗诗的电话。

    响了几声之后,那头终于有人接听。

    女人带着几分冷淡的声音传来,“喂。”

    听出她语气中的不耐,喻以默下意识皱了皱眉,也同样冷冰冰的问道,“奶奶在你那里?”

    那头的阮诗诗闻言,转头看了看躺在自己的碎花小床上已经睡着的银发老人,轻轻地“嗯”了一声。

    喻以默皱了皱眉,沉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老太太年纪大了,平时外出都有人跟着,如今她一个人跑出去一下午,他跟着提心吊胆了一下午,她竟然也不打个电话给他!

    阮诗诗听出男人语气中的责备,她握着手机的手收紧了一些,皱了皱眉,沉声反问,“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没看好奶奶不应该是你的责任吗?”

    冷不丁被呛了一句,喻以默竟然说不上话来,他清冷的眸子燃起了几分火焰,冷声道,“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阮诗诗看着被挂断的通话界面,心底又气又恼。

    分明是他自己的责任,到头来他竟然还怪她,搞什么鬼?

    收起手机,喻以默面色沉冷的命令,“开快点。”

    杜越立刻应下,小心翼翼的抬眼,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喻以默,心中发虚。

    他似乎很少看到喻以默这么生气的样子,是在生老太太的气,还是在生阮诗诗的气,他也搞不清楚了。

    一路上风驰电掣,终于到达了小区门口。

    下了车,赶到阮诗诗的家门口,他压制着心头的怒意,抬手叩了叩门。

    “咔嚓——”

    门推开,阮诗诗出现在门口。

    看到门外站着的身穿一身铁灰色西装的男人,身材挺拔,穿出了独特的气质,完美的俊颜无可挑剔,唯一不太好的,就是脸色太臭。

    阮诗诗皱了皱眉,视线不愿在他身上多做停留,她下意识转身要走开。

    突然,手腕一紧,被人拉住,一股力量直接拉着她重新转过身来。

    两人的距离猝不及防的拉近,阮诗诗步子错乱,差点扑到他的怀里,她站稳脚跟,心脏砰砰的加速跳动。

    她咬咬牙,稳住心绪,“你…干什么!”

    喻以默皱眉,“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这么一句质问,乍听之下有些说不出的暧昧,阮诗诗对上男人那双清亮深邃的眸子,心口是按耐不住的快速跳动。

    她咬了咬唇,脸色气的涨红,“我难道有什么义务要给你打电话吗?放开我!”

    看着炸毛的女人,喻以默蹙了蹙眉,声音低沉了几分,“如果我不放呢?”

    “你敢!”

    这句话不是阮诗诗说的,而是从阮诗诗身后传来的。

    他们几乎是同时循声望去,看到拄着拐杖朝他们走过来的老太太,两人都是一愣。

    老太太走到阮诗诗身旁,眼里带着几分怒意,盯着喻以默沉声道,“放手!”

    喻以默顿了顿,犹豫了一瞬,松开了手。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是谁?瞒着我跟诗诗离了婚,就算这笔账我先不算,婚离都离了,还拉着人家的手不放算什么!”

    奶奶气的拿拐杖敲了敲地,身子跟着颤抖,“还有,人家就算是不给你打电话又怎么了!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吗!”

    喻以默低头挨训,睫毛颤了颤,声音也放轻了些,“我是担心您……”

    老太太气愤的打断他的话,“我不需要你来担心!”

    一旁的阮诗诗也没想到老太太会对自己的亲孙子这样,原本堵在心头的那股怒气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她轻声劝道,“奶奶,您别气了。”

    老太太闻言,停顿片刻,态度这才缓和了一些。

    末了,她看向阮诗诗,轻声道,“诗诗,你扶我回你的房间。”

    说着,她又转头扫了喻以默一眼,“你,跟着一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跟着老太太一起回了卧室。

    房门关上,老太太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半天都没说话。

    片刻后,她才微微颔首,“坐吧。”

    阮诗诗和喻以默两人在椅子上坐下。

    老太太带着几分冷意的目光扫过他们,最终停留在喻以默身上,“说吧,为什么离婚。”

    她终究还是不相信阮诗诗说的两人是因为不合适才分开,她活了几十年了,又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是非对错。

    原因,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喻以默面色微沉,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动了动唇,轻声道,“是我的原因,和诗诗无关。”

    听到他这么说,阮诗诗诧异又紧张。

    难道,他是打算向奶奶坦白了吗?

    老太太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说,怎么回事?”

    喻以默紧绷的唇线动了动,终于,他薄唇轻启,淡声道,“我负了她。”

    “你!”老太太的脸色一沉,气的抬起手来,手起手落,响亮的一耳光狠狠地甩到了喻以默的脸上。

    “啪”的一声之后,仿佛世界都静止了。

    阮诗诗也没想到,老太太竟然会对自己的宝贝孙子下这么狠的手!她惊愕的转头,看到男人的侧脸上多了一个明显的红手印,似乎是因为疼痛,他眉心微蹙,可神色依旧刚毅,一动不动。

    不知为何,她的心竟然也跟着抽了抽。

    老太太忍不住骂道,“混账!”

    她气的身子直发抖,最终,慢慢转头看向阮诗诗,眼底浮现出愧意,“诗诗,是我们喻家对不住你,我……没脸再见你了。”

    阮诗诗想开口劝说两句,“奶奶……”

    老太太摆了摆手,似乎已经猜到她打算说什么了,她慢慢站起身来,朝外走去,“诗诗,不用送了。”

    说着,她迈步走出了卧室。

    看着老人慢慢离开的背影,阮诗诗有些鼻酸。

    待老太太离开之后,她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她转头,看了看还保持那个动作一动不动的男人,心情复杂。

    目光扫到男人脸上已经肿起来的红色手印,她倒抽一口冷气,走到旁边的桌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管活血化瘀的药膏,送到了喻以默的面前。

    不管之前他们发生了什么,可无论如何,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也不愿看到他这副模样。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淡声道,“涂完药再走吧。”

    说着,她放下药膏,走出房间,追去看看老太太,走到门外,看到佣人和杜越都在老太太身边守着,她这才放心了。

    转身回到房间,刚推开门,就和要出去的喻以默撞了个满怀。

    她一抬眼,看到喻以默红肿的半边脸,不由得皱了皱眉。

    给他的药,他也没涂。

    喻以默的视线在她身上淡淡掠过,轻声道,“谢谢你照顾奶奶,麻烦了。”

    说完,他迈开步子绕过她走开。

    阮诗诗心头一紧,脱口而出道,“等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