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93章 哪个问题?
    第93章哪个问题?

    喻以默的视线在男人的背影锁定,眼眸沉了沉,唇角似不悦的抿起。

    车子慢慢启动,杜越也看到了那边一抹熟悉的身影,他下意识抬眼,透过后视镜去看喻以默,有些犹豫的开口询问,“喻总,要不要停车。”

    喻以默面色冷了冷,硬是移开目光,“继续开。”

    他为何要停车?为了那个女人吗?

    看喻以默这样的反应,杜越暗中松了口气,踩了油门,加快了速度。

    车子飞快地开过,而不远处的路边,阮诗诗对车内的情况浑然不知。

    一个外卖小哥飞快地朝这边跑来,阮诗诗低着头,压根就没有注意到。

    眼看着小哥冲过来就要撞到阮诗诗,宋夜安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拉开,“小心!”

    天旋地转间,阮诗诗跌入一个宽阔的怀抱,刚站稳,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声,“还好吗?”

    她一抬眼,就对上了那双黑亮的双眸。

    “没…没事。”

    她下意识后退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一种做贼心虚的紧张感,脑海里一闪而过另外一个男人的面孔。

    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到喻以默呢?

    阮诗诗蹙起秀眉,恨不得撬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宋夜安的声音,“诗诗,你还好吗?”

    她一抬头,看着宋夜安,冲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没事,走吧。”

    因为中午的休息时间有限,两人只是简单的在附近的餐厅里吃了点饭,临近下午上班时,宋夜安绅士的将阮诗诗送到公司楼下。

    临走前,宋夜安勾唇笑了笑,轻声道,“今天这一餐有些仓促,改天我一定好好弥补一下。”

    阮诗诗冲他笑笑,“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

    和宋夜安在一起时,他适当的幽默和体贴的关怀,让她感到很轻松。

    宋夜安轻笑,开口问道,“晚上的时候过来接你?”

    阮诗诗轻声婉拒,“不用了。”

    宋夜安闻言,也不强求,抬手自然而然的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道,“那好,去上班吧,我看着你走。”

    阮诗诗心下一沉,打心底生出一阵异样的感觉,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对过她,心底的柔软似乎被触碰到,就像是有一颗石子丢入了湖泊,慢慢荡起了涟漪。

    抬眼看了看面前的男人,阮诗诗冲他勾了勾唇,“好,那改天见。”

    转身走进公司大厅,她还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诗诗!”

    阮诗诗转头一看,就看到小韩小跑过来,笑着冲她眨眼。

    小韩用肩膀轻轻地撞了撞她,“刚才那个大帅哥是谁呀?”

    阮诗诗不知为何有些紧张,“一个…朋友。”

    “是吗?”小韩八卦的冲她笑了笑,“我还以为是男朋友呢,看着那么般配!”

    阮诗诗脸颊有些燥热,连忙道,“你可别乱说!”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部门,阮诗诗还没来得及进办公室,就有同事提醒,“阮助理,刚才你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好的,谢谢。”

    阮诗诗应了一声,连忙回办公室,翻了翻座机,这才发现是公司的内线打来的,扫了一眼熟悉的尾号,竟是总裁办的电话。

    二话不说,她立刻拿起电话回了过去,“喂?我是行政部阮诗诗。”

    那头传来安冉平缓的声音,“阮助理,麻烦你把上午开会整理的会议记录送来,喻总等着要。”

    阮诗诗连忙应下,“好的,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她看看还没整理好的会议记录,一时之间有些心焦。

    平日里会议记录什么都不需要这么着急,怎么喻以默这么快就要她送去?

    来不及多想,阮诗诗立刻开始赶工,草草的整理了一下之后,也不敢耽误太久,立刻起身去总裁办。

    到了门口,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扣了扣门板,听到里面的声音,这才推门进去。

    看到喻以默正在批文件,阮诗诗迈步上前,公事公办的将会议记录送上,“喻总,这是您要的会议记录。”

    她将记录放到桌角,可低头翻动着文件的男人却没有半点反应,阮诗诗站在桌前,也不敢擅自离开,只好等着。

    终于,男人手起手落,在文件最后的签字栏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才慢悠悠的放下签字笔,抬眼朝她看来。

    目光清冷,眼神深邃,让人压根几天猜不到他在想什么,甚至连同他对视的勇气都不足。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垂下眸光轻声道,“这是会议记录。”

    喻以默随手拿起来,翻开看了几页,眉心蹙起,“这就是你做的会议记录?”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向他,“有什么问题吗?”

    喻以默放下记录,面色沉了沉,正欲开口,目光掠过桌前的女人,视线突然在她膝盖处停顿。

    眼底划过一道不明显的寒光,喻以默抬眸,盯着阮诗诗开口道,“问题多了去了,你想听哪个?”

    阮诗诗一愣,没听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什么?”

    喻以默二话不说,霍然起身,迈步朝她走来,直直的朝她逼近。

    两个人的距离突然拉紧,阮诗诗心底发虚,不敢退步,也不敢同他对视,只好将视线落在男人的喉结处,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男人带着几分质问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处理膝盖的伤?”

    听到他的问题,阮诗诗有些诧异,抬眼对上男人微沉的目光,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

    她腿上的伤就是今天开会时摔倒产生的擦伤,膝盖处有红痕和青紫,但没破皮,不算严重,再加上她一直在忙,也没来得及处理。

    看着女人清亮的双眸,喻以默脑海里一闪而过中午在公司门口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并肩而行的场景,心头顿时又增添了几分烦躁。

    他伸手,一把攥住女人的手腕,拉着她直接朝旁边的沙发走去。

    “干……干什么?”阮诗诗顿时有些慌了。

    这里可是办公室,他竟然对她动手动脚的,要是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她试图挣开,可男女力量悬殊,终是抵不过,被他拉到了沙发旁,肩头一沉,被按着坐下。

    “别动。”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带着无形的威慑力,阮诗诗身子一僵,也不敢乱动了。

    喻以默顺势在她身旁坐下,伸出手一把捏住了她的脚腕,将她的腿抬了起来……

    阮诗诗身子一麻,“你……你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顶级气运,悄悄修〕〔大王饶命〕〔世子很凶〕〔大唐扫把星〕〔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