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95章 这个忙只能你来帮
    第95章这个忙只能你来帮

    叫了一辆车,赶到别院时,正好是半个小时之后。

    阮诗诗走进大门,看到容姨正在客厅收拾东西。

    容姨看到她,眼底闪过一丝光亮,“阮小姐…来了。”

    阮诗诗冲她点点头,勾唇笑了笑,“我来取东西。”

    “都在卧室,我都已经打包好了,要不我去取下来?”

    阮诗诗轻声道,“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虽说只在别院住了一段时间,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容姨点点头,任由她自己去取。

    阮诗诗深吸气,上了二楼,回到卧室,看到放在床尾的行李箱,心头有些复杂。

    她的东西一搬出去,这个房间顿时空了许多。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婚戒和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拉起行李箱打算离开。

    这场短暂的婚姻,到这里就真的结束了。

    咬了咬唇,一想到喻以默还有他身后的那个女人,阮诗诗心头还是忍不住泛起了一阵酸楚。

    是她对这场婚姻期待太多了,以至于最后失望更多。

    阮诗诗拉着行李箱,迈步走出房间,刚要将房门拉上,走廊上就传来了脚步声。

    她一回头,就看到了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

    喻以默迈步走上前,看到阮诗诗手里拉着的行李箱,不自觉的收紧眉心。

    他强撑着耐心,冷声问,“干什么?”

    她说走就走,也不问问他的意见,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阮诗诗垂眸,不同他对视,一字一句的道,“我来拿行李。”

    婚都离了,搬出别院,和他划清界限,这点觉悟她还是有的。

    半天没听到男人的声音,阮诗诗吸了一口凉气,轻声道,“婚戒和钥匙我都放桌子上了。”

    说完,她迈开步子就要绕开他离开。

    突然,手臂一紧,阮诗诗感觉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后推,她踉跄着后退,手中的行李箱直接倒在地上,她整个人被推到卧室,门“砰”的一声关上,下一秒她的整个人就被压到了门板上。

    男人带着侵略性的力量瞬间将她包裹,她这才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阮诗诗整个人被抵在墙上,两只手也被喻以默直接压到了头顶之上,她又羞又恼,“喻以默,你……放开!”

    喻以默微微低头,声音低沉沙哑,开口质问,“我什么时候说让你走了?”

    听他这么说,阮诗诗又震惊又生气,“我们都已经离婚了!”

    难道她还要赖在他的家里他的卧室他的床上不走吗!那她不就真的成了小三了!

    听到“离婚”二字,喻以默皱了皱眉,下一秒就沉声道,“我不管。”

    阮诗诗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她该不会是听错了吧!哪有他这么霸道的!

    她咬了咬牙,狠狠道,“喻以默,你是不是有病?”

    喻以默答非所问,挑了挑眉,轻声道,“总之,我不发话,你不准走。”

    “你……”阮诗诗气的咬牙切齿,“我不管!我就是要走!”

    喻以默勾起她的下巴,眼底布满了血丝,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片刻后,他动了动唇,声音放轻了许多,“奶奶知道离婚的事之后,回到老宅就病倒了,你忍心看她这样吗?”

    阮诗诗一愣,原本涌到嘴边的话顿时收住了。

    奶奶病了?

    “真…真的吗?”

    喻以默一字一句的沉声道,“她待你如何,不用我说。我们离婚的事,对她打击不小。”

    一句话,说的阮诗诗心底生出一阵愧意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知所措。

    奶奶对她的好,她很清楚,也不愿看到她难受生病。

    喻以默沉沉道,“阮诗诗,这个忙只能你来帮。”

    阮诗诗不知所措,“……怎么帮?”

    喻以默犹豫了一瞬,薄唇轻启,“陪我回去看看她,这段时间先不提离婚的事。”

    阮诗诗愣了愣,疑惑不解,“这样做…真的行吗?”

    谎言终有识破的那一天,只怕老太太知道了真相,会更加无法承受。

    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喻以默眸光沉了沉,轻声道,“起码在她生病的这段时间你别离开,以后我再跟她慢慢解释。”

    阮诗诗咬了咬唇,不知该不该答应,可一想到银发苍苍的老太太,她就于心不忍。

    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抬眼望向喻以默,轻声道,“我答应你……”

    就算是为了奶奶。

    闻言,喻以默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他松开她,后撤了一步,伸手拉着她走到桌边,将婚戒和钥匙拿起来,沉声道,“这些你先收着。”

    看着泛着银光的戒指,阮诗诗心里直打鼓,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选择究竟是不是正确,她咬了咬唇,开口道,“我要先说好,我只会陪你在奶奶面前演戏。”

    在其他场合,他们依旧是离了婚的前妻前夫的关系。

    喻以默抿了抿唇,淡淡道,“嗯。”

    从别院出来,阮诗诗心情复杂。

    她两手空空的来,是为了拿行李,没想到走的时候也什么都没带走。

    本来她想要带走行李,谁知喻以默要她留下,原因是在老太太眼下装装样子,她竟也无力反驳。

    回到小区,阮诗诗心猿意马的朝家走,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了刘女士的声音。

    “诗诗?”

    阮诗诗一回头,就看到了刘女士和宋阿姨。

    “妈,你还没回家?”

    刘女士连忙上前,“你这是去哪了?”

    阮诗诗支吾道,“我…去见了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刘女士满腹狐疑,凑近了些,皱了皱眉,“你身上怎么有股酒味?去喝酒了?”

    阮诗诗有些心虚,拉着她要回家,“没有,妈,回家吧。”

    一旁的宋阿姨见状,连忙凑上前来,“诗诗,刚才我和你妈还在说你呢!要不去我家坐坐,和我儿子聊聊天喝喝茶?”

    阮诗诗一听,顿时头就大了。

    她刚才好不容易躲过了一劫,现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是真的招架不住。

    “妈,宋阿姨,我不太舒服,先回家了。”

    阮诗诗支支吾吾应付着,躲开两人的拉扯,快步回家。

    她要是继续待在家里,恐怕刘女士会把整个小区的单身适龄男青年搜罗出来,排队给她相亲。

    咬了咬唇,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心情复杂。

    看来,她要想想办法,从家里搬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