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01章 回你家还是我家?
    第101章回你家还是我家?

    连着拍到了不少暧昧不明的照片,程璐满意的收起相机,快速离开。

    另一边,阮诗诗费力将徐峰明扶上了车,同司机打了个招呼之后,目送他们离开。

    来的时候她是乘坐徐峰明的车来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也不方便再上他的车,让他的司机送她回家了,倒还不如自己拦辆车回去。

    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车子驶离,阮诗诗原本紧绷着的神经倏地松了下来,酒劲上涌,她在冷风中站了半天,可眼前的东西还是出现了重影。

    咬了咬牙,阮诗诗迈开步子朝前走去,脚下一软,身子不受控制的朝旁边栽过去。

    突然,一只有力的臂膀直接扶住了她的肩膀,帮着她站稳脚跟。

    阮诗诗脑袋沉沉的,强撑起理智转身,一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冷峻严肃的面容。

    喻以默的面色阴沉的似乎滴出水来,精锐的光芒在阮诗诗脸上锁定,“谁让你喝酒的?”

    他应酬完从酒店里出来,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小女人在风中摇摇晃晃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倒在地。

    阮诗诗愣了愣,看着男人严肃的面容,心底突然生出了一阵委屈来,眼圈一红,眼泪“啪嗒啪嗒”的就落了下来。

    “你凶我…干什么?”

    她难受的不行,吐不出来,还脑袋发沉……

    看到她说哭就哭,喻以默微微收紧了眉心,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哭什么?”

    “……谁哭了?”

    阮诗诗吸吸鼻子,肩头也跟着抽动,嘟嘟囔囔委屈巴巴的不肯承认。

    她说着,迈步就朝旁边走,身子晃了晃,准确无误的往身侧男人身上靠了过去。

    小脑袋“砰”的一声,直接抵到了喻以默的胸膛口,她闭上眼睛,哼哼唧唧,“带我回家……带我回家。”

    喻以默看着怀中的女人,额头冒出三条黑线,她这样的一举一动,显然是喝大了。

    心头软了几分,喻以默也不忍心扔下她不管,放轻声音问道,“回你家还是我家?”

    酒劲上来,阮诗诗脑子一片混沌,闭着眼睛嘟囔道,“回……小哥哥的家,嘿嘿,小哥哥……”

    喻以默闻言,脸色顿时沉了几分。

    小哥哥?哪来的小哥哥?莫非是她在外面又招惹了什么小哥哥?

    想到这儿,喻以默更是不悦,他伸手,握紧阮诗诗的肩头,力度不知不觉的大了几分,沉声反问,“哪个小哥哥?”

    阮诗诗肩膀一疼,痛的小脸都皱了起来,她身子一缩,条件反射的伸手勾住了喻以默的脖子,“疼……”

    喻以默反应过来,立刻将手松开,伸手搂住她的腰,以防她摔倒。

    靠在他胸膛口蹭了蹭,阮诗诗这才安心了些,搂着他的脖子也不肯撒手了。

    喻以默耐下心来问道,“回哪里?”

    怀里的女人动了动身子,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看向喻以默,看上他的五官,眼底眸光清亮,伸出手指就顺着他下巴的线条慢慢描绘。

    口齿不清的嘟囔道,“小哥哥……好看……”

    喻以默后背一僵,只觉得被阮诗诗手指碰过的地方都激荡起一阵酥麻感,下腹一紧,一股难忍的燥热瞬间升腾起来。

    向来对自制力引以为傲的他,竟然在大街上,对阮诗诗起了反应。

    喻以默皱了皱眉,扣在女人腰畔的手慢慢收紧,声音又沉又哑,“别闹,我送你回去。”

    她要是再乱动,再有什么惊人举动,只怕他就忍不住将她就地正法了。

    可醉了酒的女人不让做什么,偏偏就做什么,阮诗诗像是不知死活似的在他怀中扭了扭身子,轻声道,“我渴……”

    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就像是一只手,轻轻的抓挠着喻以默的心,他低头垂眸,看着怀中面容酡红的女人,那股子燥热更盛。

    眉心收紧,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躬身直接将阮诗诗抱了起来,快步朝旁边的车子走去。

    拉开车门,看到杜越那探究和犹豫的眼神,喻以默直接将阮诗诗放到后车座,“砰”地关上门,沉声吩咐,“送她回家。”

    如果他将人带回自己家,他就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做些什么了。

    杜越立刻应声,启动了车子。

    阮诗诗靠在靠背上,不知怎地,就是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慢慢地就蹭过来,又靠到了喻以默的身上。

    她像是在做梦,一只手伸出去,说着喻以默的胸膛摸来摸去,口中嘟囔道,“好硬哦……”

    这话一出,车厢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喻以默脸色猛地沉了下来,就连杜越也试探的抬眼瞄后视镜。

    喻以默皱眉,沉声道,“好好开你的车!”

    杜越后背一凉,立刻收回了目光,“是!”

    怀中的小女人浑然不觉,葱白小手摸来摸去,趁机揩油,口中还嘟囔个不停,“好硬……嗯哼哼,这枕头好硬……”

    喻以默方才刚刚压制下去的火瞬间重新席卷而来,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阮诗诗的小手,又气又恼,“阮诗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而她却在一次一次挑战他的底线!

    “啊疼…有虫子咬我!”

    阮诗诗猛地要将手缩回,伸手抱紧喻以默,恨不得整个人都吊在他身上,宛如一只喝醉了酒的树袋熊。

    喻以默皱了皱眉,忍不住火大,若不是因为她喝醉了酒,他绝对会好好收拾她一番。

    很快,车子听到了阮诗诗小区门口,喻以默看着伏在自己胸膛口睡得正熟的阮诗诗,将她从车上抱了下来。

    扫了一眼杜越,他沉声吩咐,“你就在这儿等我,我送她回去。”

    说罢,他抱着阮诗诗直接走进小区。

    之前来过几次,对路线倒也熟悉了,喻以默迈步朝前走着,穿过一片林荫道,怀中的女人突然动了动,哼哼唧唧的梦呓,“混蛋……大坏蛋…喻……以默…”

    喻以默闻言,动作一顿,有些诧异的垂眸。

    她在梦里还在骂他?莫非是因为昨天他将她丢在半路的事?

    心头涌上一股复杂的情愫,喻以默看着怀中女人的侧颜,有些愧疚。

    突然,想到另一个如今还躺在床上痛苦艰难的女人,喻以默眼底掠过一丝暗光,原本生出的那些愧意也顿时消散,他迈步快步朝前走,直接走进了阮诗诗家所在的单元楼。

    到了门口,他按了门铃,很快有人过来开门。

    刘女士打开门一看,看到门口的喻以默和他怀中醉醺醺的阮诗诗,顿时吃了一惊。

    “你们……”

    喻以默并未过多解释,只是淡淡的道,“诗诗喝醉了,我送她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