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进化的虫子〕〔万古神尊〕〔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02章 只是一枚棋子
    第102章只是一枚棋子

    刘女士看看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阮诗诗,立刻侧过身让喻以默进门。

    将阮诗诗放到卧室床上之后,刘女士一边给她扯被子,一边看向喻以默问道,“她…她怎么会喝这么多!”

    喻以默顿了顿,轻声道,“有一个工作上的酒局,她喝了些酒。”

    刘女士一听,顿时脸色变了变,“酒局?你怎么能让她陪酒?”

    喻以默眉心收了收,眼底闪过一丝暗光,沉默着没有应答。

    他早就想到徐峰明可能会为难她,特意叮嘱她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可她偏偏不听,若不是今天碰巧在江洲国际门口碰到她,说不定还会发生别的意外。

    刘女士见他半天都没说话,脸色也跟着越发难看起来,“之前我一直都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女婿,现在看来,诗诗跟你离婚真是正确的选择!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喻以默犹豫了一瞬,向刘女士微微躬身,放轻声音道,“打扰了。”

    说完,他转身走出了卧室,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扪心而问,阮诗诗嫁给他之后,他确实没有尽到做丈夫的义务,也并没有保护好她,不管刘女士怎么说,责任在他,他也不会说什么。

    从小区出来,上车之后,杜越看出喻以默脸色并不太好,连忙询问,“喻总,现在去哪儿?”

    喻以默回过神来,沉声道,“去医院。”

    近两日,他费尽心机,终于又找到了一例和叶婉儿匹配的肾源,双方联系好之后,最近就要安排手术,在手术之前,为了保证一切如常,他会夜夜守在叶婉儿身边。

    抬手摁了摁眉心,喻以默脸上浮现出几分倦意,无意中低头,视线突然被胸膛间的一小摊水迹吸引。

    他正疑惑,突然想到刚才阮诗诗趴在自己怀中的场景,顿时了然,原来是她留下的口水。

    不知为何,想到刚才女人的模样,喻以默顿时觉得倦意消散了些,唇角也不自觉的勾了勾。

    他欠阮诗诗的,早晚有一天会补偿给她。

    ......

    翌日上午,日上三竿,阮诗诗醒来时,只觉得头痛欲裂,嗓子干的就快要冒烟了。

    她艰难的坐起身,抓起床头桌上的半杯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之后,脑海里的回忆像是碎片一般慢慢的拼接。

    昨天她是怎么回来的?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刘女士端着一杯温开水走进来,看到她醒来,连忙走上前来询问道,“诗诗,你怎么样?”

    “我有点头疼……”阮诗诗倒抽了一口冷气,伸手接过那杯温开水,又喝了几口,顺势问道,“妈,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

    刘女士脸色一变,似乎不太想说,搪塞道,“你赶紧起来,时间不早了,还要上班呢!”

    阮诗诗应了一声,又接着询问,“我昨天是自己回来的吗?”

    刘女士皱了皱眉头,有些生气的道,“昨天是…喻以默送你回来的。”

    “什么?”

    竟然是他?可她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啊?

    “算了算了,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赶快去洗漱,等会儿吃早饭!”

    刘女士推着阮诗诗进了洗手间,她这才没有继续问下去。

    吃了早饭,阮诗诗直接前往公司,刚到部门,就有同事通知临时开部门大会议。

    部门大会议不同于部门会议,是公司里几个部门的主要员工一起召开的会议,因为喻以默不在,所以会议就由徐峰明主持。

    阮诗诗拿了会议记录本,随着部门同事一起到会议室开会,才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徐峰明和几个手下迎面走来。

    他那双凛厉的眼眸扫过人群,视线最终在阮诗诗身上锁定,顿了半秒,当着众人的面,微微抬了抬下巴,冲阮诗诗道,“过来。”

    阮诗诗怔了怔,“徐副总,有什么事吗?”

    “去给我冲杯茶送来。”

    丢下这句话,徐峰明迈开步子,直接走进了会议室。

    阮诗诗一时间顿时觉得周围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视线和目光如芒刺背,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她是行政部门的主管助理,如今公司的副总突然指名道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派她去给他泡茶,自然会引起不少人的猜想和怀疑。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随手将手中的记录本交给了旁边的小韩,“小韩,你先帮我带进去,我等下就进去。”

    小韩点了点头,拿着本子随着同事们一起进了会议室。

    冲好一杯茶,阮诗诗端着茶杯,走进会议室,将杯子放到了徐峰明的手边,轻声道,“徐副总,这是您要的茶。”

    徐峰明微微颔首,沉声道,“你就坐在我旁边。”

    阮诗诗一愣,下意识拒绝,“徐副总,这不合适。”

    这样的会议都是根据职位大小来排的,徐峰明旁边的位置是主管的位置,她一个小小的主管助理,怎么能越位坐在这里呢?

    徐峰明眸光一沉,冷声道,“我说合适就合适。”

    他声音不大不小,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阮诗诗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上次他让她在他的办公室里直接办公,这次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坐在他旁边,这样不知会引起多少人的猜疑和误会,如此一来,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她,影响都不好。

    徐峰明这样做,难道真的像小韩说的那样,是对她有意思?还是说他是故意做戏给大家看,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不管是哪一种答案,都让她胆战心惊,无法适从。

    咬了咬唇,阮诗诗压低声音,接着道,“徐副总,有什么事,您现在直接吩咐我就行,我保证完成任务。”

    徐峰明闻言,挑了挑半边眉毛,眼底浮现出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勾唇冷笑着道,“昨天晚上的时候,我看你也没这么抗拒我啊?”

    这话一出,阮诗诗只觉得耳边一炸,后脊背都不由自主的发凉。

    周围一些同事听到了徐峰明的这句话,都面色惊愕的看着他们。

    徐峰明这分明就是故意让人误会他们的关系!

    阮诗诗攥紧拳头,眼底慢慢地只剩下冷意,“徐副总,话可不能乱说,昨天晚上在酒局上您喝醉了,我把你送上车之后就走了,您贵人多忘事,可我记得清清楚楚。”

    徐峰明眼底闪过一丝不明显的诧异,似乎没有想到阮诗诗会这么硬气的反驳,他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角,淡淡笑道,“开个玩笑而已,阮助理怎么还当真了?”

    阮诗诗冲着他点头笑了笑,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就朝行政部门所在的方向走去。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徐峰明目光微沉,到底没有再说什么。

    阮诗诗强撑着一口气,回到自己的位置,一旁的小韩连忙凑过来询问情况,“怎么回事啊?”

    阮诗诗深吸气,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可她心中很清楚,徐峰明绝对酝酿着什么阴谋,而她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相公很腹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