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宋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柳暗花明林云〕〔东方梦工厂〕〔陆峰江晓燕〕〔陆峰穿越1988〕〔陆峰穿越1〕〔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07章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第107章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这一下力度不轻,喻以默痛的直皱眉,条件反射的身子往后缩了一下。

    阮诗诗找准时机,用力一推,将他推开,趁机转身,开门直接从商店里跑了出去。

    喻以默眉头收紧,顾不上唇角的痛意,迈开步子立刻追去,三步两步追上,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腕子。

    “你松手!”阮诗诗被拉着停下步子,回头看向喻以默,气的眼圈都红了。

    她刚下定决心不和他纠缠不清,要开始新的生活,可没想到他偏偏不肯放过她!

    看到她眼底氤氲而起的泪光,喻以默心头收紧,可刚才的那股子怒意还是没有消散,他靠近她,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几分沙哑,“跟我回去,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阮诗诗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拒绝。

    她很清醒,如今她和喻以默除了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之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喻以默紧绷的唇动了动,刚要开口,身后不远处就传来一个带着几分焦急的声音,“诗诗!”

    他下意识转头,看到朝这边跑过来的宋夜安,脸色倏地阴郁了几分。

    就是这个男人,上次他在公司门口看到和阮诗诗在一起的人也是他!

    心头生出一股燥火,喻以默捏着阮诗诗手腕的手收紧了些,将她拉到身后,看着靠近的男人,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你放开我,喻以默!”阮诗诗看到宋夜安走近,顿时有些急了,来回挣扎使力可却都挣脱不了。

    宋夜安走近,看到这副场景,面色也冷了下来,皱起眉头看向喻以默,沉声道,“你放开她!”

    “凭什么?”喻以默挑了挑眉,眸光沉冷的盯着他,“你跟她什么关系?”

    “你先放手!”宋夜安皱起眉头,显然也急了。

    喻以默闻言,眉头一拧,不愿再同他多说什么,转身拉着阮诗诗就朝另一边走去。

    “你站住!”宋夜安大跨步上前,一把按住了喻以默的肩,面色同样是严肃又冰冷,“你把诗诗放开!”

    喻以默侧头,眼底冷意明显,一字一句的反问,“如果我不放呢?”

    阮诗诗站在一旁,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男人身体周遭温度的下降,看到他紧握的拳头和隆起的青筋,她几乎能猜到他想做什么!

    如果宋夜安再不让开,只怕喻以默的拳头都要打出去了。

    阮诗诗咬了咬牙,提声开口,“喻以默你放手!”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个因为她而动手打架。

    她一着急,也没考虑力度,用力将手腕从男人手中抽了出来,因为惯性,她的手往后一甩,直接打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上。

    这一下子用的力气太大,正好碰到了垃圾桶尖锐的角上,在小臂上划出了一道血痕,伤口立刻红肿了起来。

    她痛的下意识皱起了眉头,“嘶——”

    旁边的喻以默闻声,立刻转头朝她这边看来,看到她如同白藕的手臂上多了一道红痕,眸光倏地沉了沉。

    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迈步上前,刚要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可谁知阮诗诗后退一步,直接和他拉开了距离。

    “阮诗诗……”

    喻以默心头一紧,要带她去医院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率先开口,“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看着女人眼底涌动的疏离和冷意,喻以默的唇动了动,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她对他,真的有这么讨厌吗?

    旁边的宋夜安见状,立刻走上前,看了一眼阮诗诗手臂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当即开口,“诗诗,伤口需要处理,我带你去医院。”

    阮诗诗移开目光,冲着他点了点头,不再多看喻以默一眼,随着宋夜安一起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喻以默幽深的眸子泛出一丝冷光,终究没有再追上去。

    ........

    人民医院,包扎室里。

    医生看了看阮诗诗手臂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忍不住多嘴问了两句,“这怎么弄的,肿了这么一大块,还好没伤到骨头。”

    阮诗诗神色复杂,面对医生的质问,抱歉的笑笑,也没有心情和他说那么多。

    医生动作麻利的将伤口消毒,包扎,然后嘱咐旁边的宋夜安,“小伙子,你女朋友这伤口最近都不能沾水,不能吃辣椒和海鲜,记住了,还有,下次可得小心点,不然这样是会留疤的。”

    宋夜安闻言,也没纠正两人的关系,冲医生点了点头,应声道,“好的,我知道了。”

    处理好一切,医生颔首,迈步就出去了。

    阮诗诗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半边胳膊都被缠上了纱布,不由得皱了皱眉,如果这被刘女士看到了,又免不了一顿骂。

    一旁的宋夜安看到阮诗诗黯淡的目光,堵在心头的疑问忍不住问了出来,“诗诗,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虽然他刚回国不久,但是对于江州这号人物还是认识的,好几期江州财经杂志上都有对喻以默的采访,刚才遇到他时,他就已经认出来了。

    阮诗诗心头一沉,心中自然清楚宋夜安口中的“他”指的是谁,她咬了咬唇,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到了嗓子口,让她说不出话来。

    她和喻以默的关系,她自己都不清楚,是前夫前妻?还是上下级?不管怎么界定,似乎都不太准确……

    不知为何,她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

    她和喻以默似乎连一个名正言顺的关系都没有,算不上男女朋友,算不上恩爱夫妻,也算不上正经的上下级。

    “诗诗,你……”

    看到阮诗诗眼泪直往外涌,宋夜安被吓了一跳,有些慌乱的从口袋里摸出手帕,想去替她擦眼泪,可最终还是慢慢地递上了手帕……

    阮诗诗接过手帕,随便擦了擦眼泪,深吸气道,“我…没事,夜安,你不用担心……”

    突然,门被人一把推开,伴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一个身穿红色外套的女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阮诗诗循声望去,泪眼朦胧,还来不及看清来人,就看到一团红色朝自己扑了过来。

    “宝贝儿!你怎么了!”

    耳边传来宋韵安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

    阮诗诗连忙擦了擦眼睛,“安安?”

    宋韵安一甩长发,低头看到阮诗诗右手负伤,满脸泪痕,顿时小脸也跟着皱了起来,“宝贝你怎么哭了?还有你的胳膊是怎么回事?”

    不等阮诗诗开口解释,她就已经抬头,面色瞬间凶了几分,瞪着眼睛盯着一旁的宋夜安,“哥!你欺负诗诗了?”

    宋夜安突然被她瞪着质问了一嗓子,顿了半秒,开口就要回答,阮诗诗就已经伸手拉了拉她的衣服,连忙解释,“安安,这事和你哥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