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神医女婿〕〔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16章 选择和我合作
    第116章选择和我合作

    这种事?哪种事?

    阮诗诗脸红着,心脏砰砰直跳,她应付着点点头,不敢直视喻以默的双眼。

    喻以默笑笑,后撤一步,转身走出浴室,开了总电闸。

    果然,浴室的灯“啪”的亮了,阮诗诗一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整张脸红的像个红透的苹果,她连忙打开水龙头,放出冷水洗了把脸。

    她一边洗脸,一边暗中骂自己。

    阮诗诗啊阮诗诗,他不就是身材好点吗!至于这么花痴吗!

    过了好一会儿,心情平复了一些,她才迈开步子走出了浴室,到了小客厅,就看到喻以默正站在沙发旁,盯着沙发上的一堆衣服看。

    那是她昨天拿出来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衣服!都是一些夏天穿的薄衬衫和小短裤,还有内衣内裤!

    阮诗诗一惊,连忙跑上前,一把将衣服拢到一起抱起来,慌张的收进旁边的收纳箱里,“我…我还没来得及收拾……”

    看着女人着急上火的窘迫模样,喻以默倒是要淡定许多,紧抿的唇微微动了动,轻声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

    “啊?”

    阮诗诗没想到他一开口,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见她愣住,喻以默不急不缓的接着说道,“还是说,你已经准备好一百万的违约金了?”

    阮诗诗哑口无言,“我……”

    一百万她当然没有,这个班也不得不继续上。

    深吸了一口气,她慢慢冷静下来,轻声道,“我明天可以回公司。”

    躲避也不是办法,看来只能去面对了。

    喻以默闻言,刚要说话,可谁知就在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咕噜咕噜……”正是从阮诗诗的肚子里发出来的。

    她一抬头,对上男人的目光,顿时又难为情起来。

    她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一口食物都没吃,饿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她咬咬牙,硬着头皮问道,“那个……你今天不上班吗?”

    只有喻以默走了,她才能去准备早餐。

    喻以默淡淡的说了句,“今天上午公司没什么事,不需要去。”

    那…听他这意思,他是不打算走了?

    阮诗诗绞尽脑汁想理由请喻以默走,可偏偏他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反而走到了小厨房,打开了冰箱。

    阮诗诗连忙跟上去,开口问道,“你…找什么?”

    喻以默随手从冰箱里拿出胡萝卜,青菜,鸡蛋和面,淡淡的道,“我刚才来的匆忙,没吃早餐,难道你不该管我一顿饭吗?”

    管饭?

    她可不怎么会做菜,早餐的话也就煎个鸡蛋,烤片面包完事,让她做顿饭,那岂不是难为她吗?

    看到喻以默亲自动手洗菜,阮诗诗愣了愣,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要下厨?”

    喻以默掀了掀唇,淡淡道,“不然呢?你会?”

    一句话说的阮诗诗有些害臊,她确实不会。

    在家里的时候,都是刘女士下厨,到了喻家,也是容姨做饭,她也就只会煲个汤而已。

    等她反应过来,喻以默已经将食材准备的差不多了,他熟练的开火,准备盘子,仿佛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一样。

    阮诗诗忍不住感叹,“你……怎么知道盘子放在哪里的?”

    喻以默闻言,眼底浮现出一丝波动,转瞬而逝,表情又恢复淡然,什么都没说,继续手上的动作。

    很快,两碗面煮好,盛到碗里,色香味俱全,阮诗诗尝了一口,连面条的软硬度都煮的正好。

    之前在喻家时,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下厨,现在才发现,原来他做饭做的这么好。

    看着面前热腾腾的面条,屋子里竟然增添了几分烟火气,阮诗诗心头也跟着生出一阵暖意来。

    她抬眼,看向对面优雅吃面的男人,忍不住轻声开口,“喻以默,谢谢你帮我换灯泡,还有这碗面。”

    喻以默动作微顿,似乎想说什么,可到头来动动唇,沉沉道,“食不言寝不语。”

    阮诗诗闻言,忍不住想翻白眼,可最后还是“哦”了一声,低头吃面。

    很快,面吃完了,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房间内安静的有些尴尬。

    喻以默放下筷子,冷不丁的开口道,“你明天回公司,可能会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别太介意。”

    阮诗诗愣了半秒,随后明白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自从上次徐峰明的夫人来公司闹了一场之后,大家都认定了她和徐峰明有暧昧关系,这次她回去上班,肯定会不可避免的听到一些传言。

    心头收紧了些,阮诗诗的心情顿时压抑了几分,她淡淡的应道,“嗯。”

    看到女人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喻以默开口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徐夫人手里的照片是哪里来的?”

    这句话一出,阮诗诗的脸色顿时严肃了几分,她确实想过,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追究照片从何而来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看她沉默了半天都没说话,喻以默伸手拿出手机,调出了一段视频,递向她。

    阮诗诗伸手接下,看到手机上播放的是一段监控录像,一个女人躲在柱子后面,鬼鬼祟祟的拍照片。

    她定睛一看,看清了那女人的脸。

    是程璐!

    原来是她偷拍了她扶着徐峰明的照片!这么说,徐夫人拿到的那些照片就是她发的!

    阮诗诗攥紧拳头,心头生出一阵怒火来,平日里程璐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讽刺挖苦,没想到背地里还使这些卑鄙手段!

    她本以为上次的芒果事件给她足够的教训了,没想到她还是不肯罢休!

    阮诗诗咬了咬牙,心头犯堵,“她…她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喻以默沉默了片刻,看着她淡声问道,“你想怎样处理?”

    怎么处理?就算把程璐赶出喻氏,对于她来说也没什么用,因为她的名誉已经受损了,大家已经认定她就是那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她还有可以挽回清白的办法吗?

    心头泛起一阵酸楚,阮诗诗深吸气,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我…我现在还有得选择吗?”

    他不肯让她离开公司,她也不得不在喻氏工作,不得不承受那些骂名和白眼。

    “你有。”喻以默眼底闪过一丝暗光,语气坚定不容置喙,“你可以选择和我合作。”

    阮诗诗一头雾水,“和你…合作?”

    喻以默微微颔首,声音低沉,“这件事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的目标是徐峰明,而现在,只有你能帮我。”

    阮诗诗勾了勾唇,扯出一丝苦笑,“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

    她逃避他还来不及,凭什么帮他?

    喻以默目光沉沉,深邃不见底,他顿了顿,轻声道,“因为只有我,能还你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这个诅咒太棒了〕〔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