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太荒吞天诀〕〔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南明第一狠人〕〔乡村桃运小神医〕〔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年代之悍妻超〕〔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修真弃少混花都〕〔透视邪医混花都〕〔重生之战神归来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叶辰盛冰莹〕〔冷艳总裁的贴身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18章 没戴戒指
    第118章没戴戒指

    阮诗诗心中清楚,如今她走到哪里,大家的议论声就会跟到哪里,她也不想连累小韩,引得她被同事们孤立。

    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有我的道理,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再一起吃饭。”

    听她这么说,小韩知道不便多问,只好犹豫的点点头,答应下来。

    一到中午下班时间,各部门的员工同事们都纷纷去吃饭,员工食堂和公司里正是人走动最多的时候,阮诗诗刻意避开饭点,想着等人少一些再出门。

    过了一会儿,听着外面的声响小了一些,阮诗诗这才起身离开办公室。

    走到公司大门口,她打算随便去附近的小店里打包一份外卖回办公室吃,这样既方便又快捷,还可以避免和同事们碰面。

    她下了台阶,低着头走路,映入眼帘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还没反应过来,头顶就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在门口等你半天,你要是再不下来我都打算上去了。”

    阮诗诗一愣,一抬头,就看到了正冲她微勾唇角的程子霄。

    “你…你怎么来了?”

    程子霄唇角笑意加深,上前一步逼近她,“我怎么不能来?”

    “你……”

    阮诗诗支支吾吾说不上话来,她只是太过惊讶,毕竟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了。

    看着阮诗诗脸上的表情,程子霄笑意更浓,“是不是对我日思夜想,现在看到我太惊喜了?”

    “才不是。”阮诗诗瞥了他一眼,迈步就要绕过他走开。

    “哎你去哪?”程子霄连忙追上,“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阮诗诗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心情跟他开玩笑,“有什么事?”

    程子霄不急不恼,追着她道,“这段时候我出了趟差,这不一回来就来找你了,阮助理也不肯赏脸吃顿饭?”

    阮诗诗冷冰冰的拒绝,“我没时间。”

    她和程子霄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没必要跟他一起浪费时间。

    程子霄走到她前面,转过身来一边退着走一边冲着她笑,“你现在不是要去吃饭吗?”

    阮诗诗一时哑言,“我…”

    看她犹豫,程子霄嘻嘻一笑,伸出手抓起她的手腕,拉着她就往旁边走,“既然你要吃饭,我也要吃饭,那不如一起吃。”

    阮诗诗皱皱眉,开口说道,“吃饭可以,但是你先放开我。”

    虽然和程子霄认识的时间不算久,但是他的脾性她已经摸得差不多了,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就不会轻易改口。

    如今与其和他争执磨嘴浪费时间,还不如答应下来,吃顿饭赶紧结束。

    程子霄见她答应下来,也不再多说,带着她走进旁边的一间餐厅。

    落座之后,服务生送来茶水和菜单,程子霄直接示意让阮诗诗来点。

    阮诗诗随手翻了翻菜单,点了两个菜之后,将菜单递给程子霄。

    不知为何,程子霄的面色突然沉了几分,原本脸上不羁的神色消散得无影无踪,一双丹凤眼始终在阮诗诗的手上徘徊。

    阮诗诗没察觉,将菜单递过去之后,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程子霄随便点了几个菜,打发走服务生,立刻看向阮诗诗,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怎么了?”阮诗诗看程子霄这副表情,不由得有些惊讶。

    平日里程子霄都是一副潇洒不羁的模样,可如今却目光沉沉的盯着她看,她顿时有些心底发毛。

    阮诗诗深吸气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程子霄皱起眉头,“你和喻以默离婚了?”

    阮诗诗握着杯子的手抖了抖,“你…怎么知道?”

    程子霄瞄了一眼女人葱白的手,“你手上没戴戒指。”

    往前他纠缠她时,阮诗诗都会亮出戒指说自己已经有丈夫了,可今天她不但没有这样说,甚至连手上的戒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阮诗诗低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左手,心头沉了沉,唇角勾起了一丝苦笑。

    上次喻以默说戒指让她留着,方便应付奶奶,她收着,可平日里都不会戴,毕竟每次看到手上的戒指,她都会想到自己那段仓促且可笑的婚姻。

    坐在对面的程子霄脸色不太好看,“你们真离婚了?”

    阮诗诗垂眸,淡淡道,“嗯。”

    事到如今,她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程子霄闻言,手攥紧成拳,一起一落,直接砸向桌面。

    “砰!”的一声响,引得周围的人都朝他们看过来。

    他也不顾及周围的目光,气愤的道,“这个喻以默!老子非要找他算账!”

    阮诗诗惊讶的看着他,怎么她的事情,程子霄看着要比她还生气?

    “…你干嘛这么生气?”

    程子霄咬牙切齿道,“我气他眼瞎!”

    看着他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模样,阮诗诗莫名的有些想笑。

    正巧服务生来上菜,程子霄皱了皱眉,拿了一双筷子递给阮诗诗,沉声道,“吃饭,赶紧吃,吃完了我们去找喻以默算账!”

    “啊?”阮诗诗一头雾水,有些不解,犹豫之后轻声道,“其实…是我提出离婚的。”

    程子霄皱眉,眼底阴沉沉的,“他欺负你了?”

    阮诗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也不是……”

    程子霄面色冷的能滴出水来,“不是为什么会离婚?阮诗诗你当我是傻子啊!”

    阮诗诗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他上次不是口口声声说希望他们离婚的吗,怎么今天态度转变的这么快?

    看程子霄一副气愤的模样,阮诗诗又气又笑,她慢慢放下筷子,开口问道,“你上次不是说要追我吗?那我和喻以默离了婚,你不应该高兴的吗?”

    程子霄闻言,冷哼了一声,抬手扣了扣子桌面,沉声道,“吃饭。”

    他确实对阮诗诗有好感,一开始是觉得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莫名的想跟她亲近,这段时间他出差,时不时想到她,却并非男女之情的那种,而是出于另一种情感,他无法说,也说不清楚。

    阮诗诗笑笑,没继续追问,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吃完饭之后,在餐厅外面,阮诗诗看看程子霄,莫名觉得他顺眼了几分,“程子霄,我要回去上班了,你也走吧。”

    程子霄走到她旁边,语气正经的道,“我跟你一起。”

    阮诗诗愣住,他该不会真的要跟她一起去公司吧?

    她深吸气,语气严肃的说道,“程子霄,我知道你把我当成朋友了,我很感谢你的关心,但是离婚这件事是我的私事……”

    程子霄闻言,扬了扬眉,“谁说我找喻以默没有其他的事情?一起走。”

    说着,他迈步就朝前走去。

    看着男人坚决的背影,阮诗诗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现在只希望喻以默这个时候不在公司,否则她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发生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人族镇守使〕〔镇妖博物馆〕〔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