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19章 他在追求你?
    第119章他在追求你?

    眼看着程子霄就要走远,阮诗诗连忙迈步跟上他,开口问道,“你真的要去找喻以默?”

    程子霄挑了挑眉,“不然呢?”

    看他态度坚决,阮诗诗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随着他一起朝公司的方向走去。

    眼看着就要走到公司大门口,阮诗诗有些放心不下,又追问了一句,“你来找喻以默真的有其他事?”

    程子霄微微颔首,“放心吧,我还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听他这么一说,阮诗诗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到了公司,等电梯时,程子霄看向身边的阮诗诗,开口道,“我先送你回部门。”

    阮诗诗下意识开口拒绝,“不用了。”

    要是让部门的同事看到她和程子霄在一起,指不定又要说什么。

    “怎么不用?”程子霄垂眸,试探的开口反问,“觉得我丢人?”

    “这…倒不是,总之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两人争执间,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身旁有同事低声开口,“看,喻总来了!”

    听到“喻总”二字,阮诗诗下意识转头,果然,看到以喻以默为首的一行人正迈步这边走来。

    喻以默站在中间,正微微侧头嘱咐身旁的杜越,剑眉星目,气势逼人。

    程子霄也看到了他,眼底闪过了一丝冷意,冷哼道,“人模狗样。”

    他还没说完,喻以默就已经扭过头来。

    喻以默的目光掠过程子霄,有些诧异,紧接着目光一移,扫到他旁边的阮诗诗时,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顾不上听手下的汇报,喻以默迈开步子,直直的朝他们走。

    半米之外,他停下步子,看着程子霄冷声问道,“小程总,别来无恙。”

    程子霄扯了扯唇角,笑的并不真诚,抬了抬下巴,“喻总,有时间吗?不请我到你公室喝杯咖啡吗?”

    喻以默眸光清冷,面色不变,“小程总要是想,我随时方便。”

    程子霄笑笑,“好,那就喝一杯。”

    喻以默的目光停顿在阮诗诗身上,幽幽道,“阮助理既然和小程总这么熟,那就一起来吧。”

    说着,他迈步就朝里面的专属电梯走去。

    阮诗诗突然被点到,顿时有些慌。

    喻以默叫上她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种情况下,她也不敢多问,保命要紧,只得跟着程子霄一起上了专属电梯。

    原本跟在喻以默身后的手下都没跟过来,电梯里除了喻以默和程子霄,就剩下她了。

    电梯门关上,在封闭的空间里,没有人说话,气氛反倒有些尴尬。

    不知是故意还是怎的,就在电梯里静的没有一丝声音时,程子霄突然转头看向阮诗诗,轻笑着问道,“晚上我来接你?”

    阮诗诗一愣,怎么也没想到程子霄胆子这么肥,当着喻以默的面就敢这样问她。

    如今她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行,妥妥的进退两难。

    阮诗诗攥紧衣角,硬生生扯出一丝假笑,“不用了…”

    说着,她还不忘记冲着程子霄使眼色。

    程子霄见状,笑了笑,像是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似的,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笑的这么难看?”

    阮诗诗连忙避嫌似的躲开,脸上的笑容像哭一样。

    果不其然,另一边的喻以默转过头来,一双沉不见底的黑眸泛着清冷的光,让她忍不住后脊背发凉。

    现在她连杀了程子霄的心都有了!

    终于,伴随着“叮咚——”一声响,电梯到达。

    看到喻以默率先迈步走出电梯,阮诗诗如释重负的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跟着走了下去。

    从电梯里出来之后,没走多远,就到了总裁办公室。

    程子霄随着喻以默走进办公室里,扫了一眼办公室的装潢,唇角浮现出一抹笑容,“记得我上次来喻氏,连喻总的办公室都没能进来,这次终于来了。”

    程子霄话中有话,喻以默自然听得出来,他迈步走到程子霄对面坐下,看向阮诗诗吩咐道,“去准备两杯咖啡送过来。”

    阮诗诗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秒,随后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

    虽说接待来宾,端茶倒水这些都是总裁办秘书的工作,可喻以默在这个时候吩咐她,她也不能推辞。

    待阮诗诗迈步走出办公室,喻以默转头,看向程子霄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察觉到他的眼神,程子霄不怒反笑,轻声问,“不知道喻总今天想跟我谈谈什么呢?是西区的那块地,还是阮诗诗?”

    喻以默身子顿时紧绷了几分,深邃的暗眸燃起了一层薄薄的怒意。

    两秒后,他开口,声音低沉却凉薄,“不管是那块地,还是阮诗诗,都是我的。”

    程子霄闻言,脸色也跟着沉了几分,冷哼道,“要是我说,我打算追求她呢?”

    喻以默眸底闪过一丝冷光,沉沉道,“你觉得你有机会?”

    程子霄勾唇,笑意不达眼底,“怎么没机会,你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

    听到“离婚”二字,喻以默的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他声线紧绷着,“就算离婚,你觉得你有机会吗?”

    他是不会给任何人机会的。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阮诗诗端着咖啡走进来,她看向在沙发上对立而坐的两个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冷意。

    两个男人对视,波涛暗涌,不需要言语,就能让人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对立感。

    阮诗诗走上前,将托盘放到桌子上,轻声道,“咖啡好了。”

    她刚将咖啡端到桌子上,一旁的喻以默突然开口,“不如谈谈西区的那块地。”

    听他转移了话题,程子霄勾了勾唇,顺着他的话题问道,“对于那块地,喻总私下里应该也了解了不少了。”

    喻以默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不急不缓的开口,“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只怕一个风行也吃不下。”

    阮诗诗在旁边,听到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的是关于西区地产的事,犹豫着要不要退出办公室,可喻以默不发话,她也不敢擅自离开。

    在一旁站了将近二十分钟,她打了好几个哈欠,终于,两个人谈的差不多了。

    程子霄临走,还不忘记冲阮诗诗眨眨眼,笑着道,“等我的电话。”

    阮诗诗愣住,看着他走出办公室,回过神来时,发觉喻以默正盯着她看。

    她倒抽凉气,“喻总…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先走了。”

    喻以默盯着她,迟迟不肯发话,终于,他沉声问道,“程子霄在追求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