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喻少心尖宠 第123章 最需要他的时候
    第123章最需要他的时候

    阮诗诗闻声抬头,看到宋韵安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诗诗,你没事吧!”宋韵安伸出手将她拉起来,左右看了又看,一脸焦灼。

    阮诗诗暗中松了一口气,连忙摇头,“没事,安安,我没事。”

    要是她再晚来一步,只怕她就要出事了。

    确认阮诗诗没事之后,宋韵安转身,冲着众人冷喝,“你们想干什么?一群人欺负一个女人,下得去手吗!”

    屋子里的几个经理老板一看到这架势,都愣了愣,程总率先反应过来,眯着眼睛笑笑,“小阮助理,你不至于吧,不就是喝个酒吗,还叫人来,你这样把你的领导徐副总置于何地啊?”

    他这么一说,顿时将火势引到了阮诗诗的身上。

    阮诗诗抬眼,看了看面色难看的徐峰明,攥紧拳头深吸气道,“不知道徐副总将我置于何地?叫自己手下的女员工给客户陪酒,难道这就是对的吗!”

    她这么一说,徐峰明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一双鹰眼泛着冷光,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他冷哼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可从来都没逼着让你陪酒!”

    阮诗诗闻言气结。

    徐峰明竟然说没逼着让她陪酒?难道真要把刀架到她的脖子上才算逼吗?

    宋韵安拉了拉阮诗诗的手,“诗诗,别跟他们废话!我们走!”

    阮诗诗深吸气,点了点头,还没迈步,旁边的程总突然发话。

    “我倒是要看看!今天谁敢走!”他随手抓起一个酒瓶,“砰”的一声砸在桌角上,酒瓶的碎片哗啦啦碎了一地,泛着银色危险的光芒。

    程总显然是喝得多了,面色涨红,额角的青筋都隆了起来。

    包厢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阮诗诗看着一屋子漠然的目光,不自觉的攥紧拳头。

    “砰砰!”

    突然,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众人循声望去,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杜越,刚才的声音正是他抬手扣门板发出的声音。

    阮诗诗愣了愣,下意识看向他身后,却没看到那个期待中的身影。

    “徐副总,我是来接阮助理的。”

    杜越走进来,不紧不慢的冲着徐峰明微微躬身,语气却坚决肯定。

    不等徐峰明开口,距离门口最近的程总突然怒吼,“滚出去!扫兴的东西!”

    徐峰明面色沉了沉,突然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话,“程总。”

    接着,他又看向杜越,抬了抬眉,冷声询问,“是喻以默的意思?”

    杜越微微点头,“对,是喻总吩咐的。”

    包厢内的众人听到“喻以默”这个名字,面上的表情都有点变化,尤其是程总,有些惊愕的看向杜越,说不上话来。

    相比之下,徐峰明反而要镇定许多,他转头深深地看阮诗诗一眼,暗紫色的唇掀了掀,沉声道,“行了,走吧。”

    杜越点了点头,看向阮诗诗和宋韵安。

    阮诗诗深吸了一口气,拉着宋韵安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她不自觉的左右看了看,都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诗诗,快走!”

    一出包厢,宋韵安拉着她,脚上就加快了步子。

    阮诗诗来不及询问,只能跟着她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从流光会所出来,上了宋韵安的车,在他们身后的杜越走跟着上了车的后排。

    阮诗诗愣住,看看杜越,又看看宋韵安,“这是……怎么回事?”

    杜越是喻以默的人,没有他的吩咐,他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可是为什么杜越跟他们下来之后就直接上了他们的车?

    宋韵安启动了车子,这才松了口气,“诗诗,刚才可吓死我了,还好我把杜越叫来了!否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们……”

    怎么是宋韵安把杜越叫来的?

    宋韵安看她一头雾水,连忙解释道,“我刚才接到你的电话,找不到人帮忙,我哥现在在外地出差,我没办法了,就只好给杜越打电话了,你不会介意吧!”

    介意倒谈不上,她只是好奇宋韵安怎么能使唤的动杜越。

    阮诗诗勾了勾唇,“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两个……”

    宋韵安似乎猜到了阮诗诗想问什么,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了一些,“哎回头再跟你解释!”

    阮诗诗闻言,也没多想,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平复了些,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抬眸,透过后视镜看向坐在后座的杜越,轻声问道,“喻以默…他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

    当时在情况最严峻的时候,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喻以默,可是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杜越脸上掠过一丝犹豫,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阮诗诗看到他这个表情,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他……是在应酬吗?”

    “没有。”杜越轻声道,“喻总在医院。”

    闻言,阮诗诗瞬间明白过来。

    看来,此时此刻喻以默正在医院陪叶婉儿,怪不得连她的电话都不肯接。

    宋韵安看到阮诗诗明显失落的神色,忍不住追问道,“医院?他去医院做什么?”

    杜越本不想说,可话头赶到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得不说了,“明天上午叶小姐做手术,喻总留在医院陪她。”

    他这话一出,车厢内的气氛明显的冷了几分。

    宋韵安察觉到不对,悄悄瞄了一眼旁边阮诗诗的表情,然后抬眼看向后视镜,狠狠的瞪了杜越一眼。

    她看了看阮诗诗,转移话题道,“诗诗,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

    阮诗诗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有些喘不上气来,再加上刚才在包厢里噩梦一般的经历,她的头又昏又沉。

    她抬手摁了摁眉心,放轻声音说道,“安安,麻烦你送我回公寓吧,我有些不太舒服。”

    旁边宋韵安立刻应声,“好。”

    一路无言,车厢内静悄悄的。

    到了小区门口,阮诗诗开口,“就送到这里吧。”

    宋韵安看她推门下车,连忙问道,“诗诗,我把你送回去吧?”

    阮诗诗摆了摆手,似乎很累的样子,“不用,你把杜特助送回去吧,今天多亏了他了。”

    说完,她转身朝小区里走去。

    穿过大门,阮诗诗脑海里来回回荡着刚才杜越说的那些话。

    就在杜越出现在包厢门口的那一瞬间,她都以为是喻以默来了,没想到,一切都是她想的太多了。

    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正陪着另外一个女人,亏她对他还抱有这么多的希望和期盼。

    阮诗诗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个苦笑。

    等到她答应喻以默的事情做到,她一定会离开这里,离开他,义无反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